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625章 煽动
  “大家别怕,这小子在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一个人不成?况且春花说的对,我们这一群人如果被这群小子们给压倒了,以后我们还怎么在

  王村混?”王春花的一位哥哥壮了壮胆,他大叫一声,领着众人就向叶皓轩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煽动还是挺管用的,他这样高声一呼,余下的人马上便冲了过来,他们大呼小叫的向叶皓轩冲过来,看那架势,是要把叶皓轩给揍翻了。

  这一群乌合之众,叶皓轩当然不怕,哪怕是他现在的实力又是从零开始,是刚刚得到传承,但他一个打十个还是没问题的。

  现场一阵混乱,叶皓轩家的院子本来就是用篱笆扎成的,那群人横七竖八的倒下去,把叶皓轩家的院子都拆的七七八八。

  砰,叶皓轩重重的一脚踹了过去,把最后一个人给放到在地上,王春花带来的娘家军,算是彻底全部倒在了叶皓轩的手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警笛声大作,一辆警车赶了过来,同时李老叫的中医院救护车也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况,这群警察不由得愣住了。

  本来这种乡村的斗殴是很常见的,这也没什么,但是像眼前的这种情况,还真的少见,因为这群大汉的对手只有叶皓轩一个人。

  而且这一个人,把对方十几个大汉揍的跟孙子似的,这在这些警察的生涯里,还真的少见。

  “警察同志,你来了,快,这小子是逃犯,快把他抓起来了。”王家亲戚里,难得有一个机灵的人,看到警察来了,他马上激动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这些人都是你打倒的吗?”一个年长一点的警察走了过来,指着躺在地上惨叫的人问道。

  “没错,是我打的。”叶皓轩一点头道。

  “你一个人?”那警察明显有些不相信,他看叶皓轩的样子,十分年轻,而且看着也有点瘦弱,但是这个文文弱弱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人能打一群的人。“是,我一个人。”叶皓轩无辜的一摊手道:“没办法,这些人冲到我家里来,要打断我的腿,警察同志,我这算是正当防卫吧,他们一群人打我一个,我总不能不还手吧。

  ”

  “你这出手也太重了吧。”一个警察看着手臂都弯曲的王家老大,他皱眉道:“就算是正当防卫,你下手也没有必要这么狠吧。”“警官,我也是没办法啊。”叶皓轩苦笑道:“他们一群人冲过来,气势汹汹的要打我,我这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我家里还有一个老太太,现在老太太还吓的心脏直跳在

  屋里躺着呢,万一他们伤了我家老太太怎么办?”“警察同志,你千万不要听他胡说,这孙子就是恶人先告状,是他先动手打我妹子的,我们这些人气不过,是找他来理论的,但是来到这里还没有开始说话,他就动手了。

  ”那个王家的汉子拐着腿,可怜巴巴的说。“我看恶人先告状的人是你吧,你在胡说,信不信我现在还揍你。”叶皓轩恶狠狠的瞪了那家伙一眼,刚才这小子就精明,他躲到人后面,本身就是怕挨打,叶皓轩真后悔

  自己下手有点轻了。

  那家伙吓的脑袋一缩,他连忙退到了警察的后面,尖叫道:“警察同志,你也看到了,这家伙现在当着你们的面还敢这么嚣张。”

  “都少说两句,你说说怎么回事,你打这个女人没有?”一个警察问道。

  “没错,打了。”叶皓轩一点头。

  “为什么打人?”警察眉毛一扬,本来他以为叶皓轩是个刺头,不好对付,但是他没有想到叶皓轩居然会这么痛快的就承认了。

  “因为她虐待儿童,而且还口出恶言,我气不过,就抽她两耳光。”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放屁,我儿子不听话,我教训了几句,可是谁想这孙子上来就抽我 耳光,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招惹谁了。”王春花身子一颤,她有些害怕的说。

  “你敢保证,你没有做过亏心事吗?”叶皓轩冷笑一声道:“你对天发誓,你敢吗?”

  “我,我敢。”王春花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像她这种人,最怕的就是对天发誓了。

  “你说说,她怎么虐待儿童了?”警察看了王春花一眼,他也觉得王春花这种人不是什么善人,叶皓轩的话,他倒也相信几分了。“这些针,就是从这孩子的身体里面弄出来的。”李老走上前道:“这些银针是浸过水银的,一旦进入人体,就会顺着人体的血液向身体里流去,现在这孩子身上至少有六根

  针,可是我们只弄出来了四根,余下的几根,我还不知道在哪里。”

  “如果这些针顺着血液进入了孩子的肺部里面,那问题就严重了。”李老摇头叹气道:“这么小的孩子,这辈子恐怕就要毁了。”

  “你放屁,这是我儿子,我怎么会这样对他,你们胡说,你们这是诬赖。”王春花的脸有些发白了。“闭嘴,没问你话呢,你哪来那么多话,是不是做贼心虚了?”警察看了一眼那些足足有十公分长的针,他也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这么长的针,如果真的扎到了人身体里面

  ,那该有多难受啊,眼前的这个孩子还小而且一看他的样子,就是长期受到凌辱的样子。

  而王春花又是一幅十足的泼妇样,虽然说没有绝对的证据,但是对于叶皓轩的话,警察们也信了几分。“警察同志,这女人是这孩子的后妈,平时对孩子一直不好,而且她不会生,她这种方法,是从某些地方学来的邪术,她认为这样,才能保佑她生儿子。”李老毕竟也是体

  制内呆过的人,他三言两语就把话说清楚了。“他们胡说,他们都在胡说,我跟他们关系不好,他们所有人都联合起来诬赖我。”王春花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