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647章 你就嚣张吧
  “你就嚣张吧,呵呵,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非法行医的小子居然还能这么嚣张。”田守望看了叶皓轩一眼,说真的,他没有把叶皓轩放到眼里。叶皓轩是谁他也管不着,他关心的是如何把王医生给拉下水,两人的关系一向是紧张,这一次他终于抓到了田医生的把柄,他就不相信了,这家伙这一次犯了这么大的事

  ,难不成他还能躲过这一劫不成。至于叶皓轩,这小子该如何去收拾就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了,他只知道这家伙非法闯进了他们医院里面的重症监控室里面行医,这已经触了法律,谁知道这家伙来这里是

  害人的还是干什么的?重症室这种地方,岂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

  “我是有医师资格证的,另外我是中医院许老的主治医生,这是许老让我来这里的。”叶皓轩说。

  “许老?什么许第?”这家伙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叶皓轩一眼,他听不出来叶皓轩的话是什么意思。

  “A市的许老下塌到中医院疗养,你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吧。”叶皓轩看了这家伙一眼,他的眼神有点像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我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田守望愣了愣,他又不是傻逼,许老入驻中医院疗养的事情,让整个县城几乎快轰动了。

  要知道许老是什么人物?他可是一方大员啊,可是这么一个大人物,居然屈尊到他们A市这里来疗养,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他们A市的医疗水平上了数个台阶。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殊荣啊,现在中医院因为许老的入住,而成为了县城医疗系统的大佬,就连他们中心医院的风头也被压了下去。

  医疗系统所有的人都羡慕嫉妒恨呢,谁不知道如果和许老走的近,以后距离飞黄腾达只有一步距离了?许老那样的人物,哪怕只是近身看一眼,都会沾了他的福气的。

  “我说了,我是许老的主治医生,他在这的健康问题是由我负责的。”叶皓轩淡淡的抛下了这句话:“你说我非法行医?你这是置许老于何地呢?”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田守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笑了起来,紧接着,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简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你?许老的主治医生?哈哈,你是疯 了还是我听错了?哈哈,好笑,真的是太可笑了。”

  “你应该弄清楚,或许我说的是真的呢?”叶皓轩微微一笑,这家伙的反应也在他意料之中。

  “哈哈,不用弄清楚,你就是一个疯子,你们等着吧,我现在马上报警,马上通报上级,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至于这个病人,呵呵,他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是你们的责任,尤其是家属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们等着吧。”田守望喝道。

  “田医生,老田。”王医生喊道。

  “喊什么喊?别跟我拉关系套近乎王医生,你应该知道你犯的事情有多严重,呵呵,你不是挺嚣张的吗?你不是上边有关系的吗?我就要看看,这一次谁能保得了你。”

  “老田,病人醒了,你看,病人醒了。”王医生的声音都有些变了,他激动的说:“你看啊,他已经睁开眼睛了。”

  “你是傻逼吗?现在转移我的视线有什么用?病人醒了,我就真的把这瓶酒精给喝下去。”田守望说着,还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然而,他这一眼看过去,整个人就呆住了,因为,那个躺在病床上三个多月,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醒过来的病人,现在醒了,他真的醒了。

  虽然他的视线还有些迷茫,虽然他的手还有些发抖,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已经醒了,他已经恢复了意识了。

  “这……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田守望整个人都有些懵逼了,他是知道这个病人的情况的,他觉得这个病人这辈子都不能醒过来。

  非但他醒不过来,而且他的时间恐怕也不多了。

  叶皓轩刚才说他能让这病人醒过来,他真的是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他不相信叶皓轩真的有这么优秀。

  然而,事实却摆在他的眼前,叶皓轩,就是如此的优秀,他真的让病人醒了过来,而且看病人的样子,似乎恢复有望。

  “爸…”李柔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不敢出声,她只是一只手捂住嘴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叶皓轩连忙上前,他伸手为李父把了一下脉,然后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了几下,问道:“这是几?”

  “三…”李父吐出了一个字。

  虽然是简单的一个字,但是却让李柔母女两人热泪盈眶…只要开口吐出第一个人,那就证明人没事了,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叶皓轩又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他已经确定,病人无大碍了,他取下了病人身上的银针,转身道:“没事了,应该无大碍,只是他昏迷的时间太长,最好还是留院观察几天

  。”

  “我回头开几付药,方子回头给你,转到普通病房就行了,我这几天在来为他会诊,如果问题不大,就可以出院了。”叶皓轩说。

  “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李柔激动的说,母女两人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叶皓轩好了。自从出事了以后,这个家到现在几乎是支离破碎,母女两人被高利贷逼,几乎天天晚上都没有合眼,但是现在好了,父亲醒了,家里的顶梁拄等于说又回来了,叶皓轩简

  直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不孝……不孝子…”病床上的李父还在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我爸他怎么了?”李柔吃了一惊,她连忙问道。“问题不大,你爸是因为你弟弟的事情受到了刺激,所以他的意识还不算是太清醒。”叶皓轩说:“不过他的问题不大,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情如果不解决的话,对他来说始终是一块心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