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明末好女婿 > 第858章 还请王爷早做准备
  因为往日的功绩,满清朝廷定鼎北京以后,册封范家为皇商,范永斗更是被清廷任命主持贸易事务。比如此次南伐,便有范家负责一部分的军需物质。

  所以范家在清廷可是有着官商的身份,在临清城内可以自由出入。

  范天宇回到临清城,亲自查看了范家商队运来的物质,交接给清军军需官。然后以继续筹措物质为借口,离开了临清。对他的离去自然没人会在意。

  “五爷。准备妥当了。”一个黑衣汉子骑马走到了范天宇的身边,低声道。

  范天宇点点头,下令商队宿营。上百人的商队开始有条不紊的扎下营盘,准备生火做饭。

  范天宇喊来商队的管事,低声吩咐几句。

  “五爷,您离开商队去哪啊?”管事犹豫着问道。

  “去哪你别管,我有重要事情去办!你对外就说我偶感风寒,需要坐在马车里静养,做出我还在商队的假象。到达通州后,大少爷便会和你们会合,到时商队之事一切便有大少爷做主。”范天宇吩咐道,管事犹豫着答应了。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范天宇换上一身劲装,把毡帽两边拉下来蒙住半拉脸,下了马车开始巡营,很快便消失在营地之外。

  “五爷跟我来!”身穿黑衣的男子出现在营地不远处。

  “你找的人可靠吗?”范天宇冷声问道。

  “五爷放心,都是些流窜鲁西北一带的马匪,向来只认钱不认人。护送您往南方这点小事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

  二人抹黑往东走了四五里,进入了一个河谷,眼前出现了一座黑洞洞房舍。

  黑衣男子上前敲敲门,房门大开,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冷厉的目光看了过来。

  ......

  月明星稀,黑夜中七八匹战马向东疾行。范天宇身体随着战马起伏,他突然有些后悔,不知道这些马匪会不会真的守诺。或者拿了银子后会把自己干脆杀掉。毕竟穿越临清清军防线太过危险。

  马队又往前行走了一会儿,范天宇辨别了方向,心渐渐定了下来。原来是一直往东,看来马匪们是想着绕过临清,绕到济南。

  马队行走半夜,快天明时分停了下来,躲进了一座密林之中。

  在这座密林一呆便是一天,直到天黑时分才再次上路。

  夜间行走自然跑不快,哪怕是有马匹代步也不行。好在这些马匪对这一带十分熟悉,知道该怎样能避开城镇避开清军。但也正因为是走的偏僻的小路,足足用了三天时间,趁着天色刚明渡过了大清河,接近了济南。

  “再往前便是明军的地盘了,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一路上几乎没和范天宇说话的马匪首领冷冷的道。

  范天宇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枚玉佩,“把这枚玉佩交给和你们联系的人,他会把另一半银两给你们。切记,此事不许走漏任何风声。”

  马匪首领喜笑颜开的接过玉佩:“放心放心,咱家连你是哪个都不知道,肯定不会乱说。”

  “大当家!”一个马匪突然惊叫了起来,马匪首领一惊,就觉得地面震动,一支数十人的骑兵正高速飞驰而来。

  “官兵来了,快跑!”马匪首领怪叫一声,调转马头就逃。

  看着落荒而逃的马匪,在看看正冲刺过来的明军骑兵,范天宇果断的跳下战马,举起了双手。

  几十匹战马如同旋风般从范天宇身边冲过,一骑停在了范天宇身前,一把明晃晃的马刀架在了范天宇的脖子上。

  “你是什么人?”冷厉的话语从骑士的口中说出。

  “在下是齐王殿下旧识,有重要军情报告齐王。”范天宇恭敬的道。

  ......

  “有本王的旧识从北方来,还带来了重要的军情?”

  临清府大都督行辕,听闻这个消息陈越愣了一下,自己的旧识,又是哪个?

  “我属下巡查的骑兵在大清河抓到的,口口声声说是您的旧识,便把他送来了临清。”余枫笑道,“我问过之后,确实是您的旧识,便是属下都认识此人。”

  “别卖关子了,快说此人是谁?”陈越笑骂道。

  “范天宇,山西范家的人,当初咱们在青石口的时候,这人为咱们办过军需。王爷您还记得吗?”余枫笑道。

  “他啊!”陈越也笑了,“当然记得,当初在青石口也算帮了咱们一些忙。不过范家不是一直跟着满跶当汉奸吗?找本王作甚,难道他们还想着和本王做生意不成!”

  “我问过了,他口口声声说带来了重大军情,必须当面告诉王爷您。”余枫笑道。

  “让他进来吧!”陈越摇摇头,随口令道。

  “草民范天宇见过齐王殿下,当初在青石口时草民便知道王爷您非同凡俗他日必能飞黄腾达,没想到数年的时间,您竟然高居王爵,实在让草民想象不到。”

  很快,范天宇便被士兵带了进来,见到陈越恭敬的磕头见礼,恭维的话语从口中说出,让人听了格外的熨帖。

  “呵呵,”陈越微笑了起来,“竟然真的是故人,范掌柜一向可好,范家生意兴隆否?”

  范天宇顿时苦笑了起来:“草民该死,这些年范家做了太多错事,还请王爷赎罪。”

  “废话不要说了,说说你的来意吧!”陈越没精力和他叙旧,大家也没有太多交情,直接问道。

  “王爷,范家这些年做了不少错事,草民深感罪孽深重,可身为范家子弟很多时候也无可奈何,可是草民却是大明人,是汉家子弟,时刻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现在范家为清军负责筹措粮草,草民无意中察觉了满清一项针对王爷大军的阴谋,遂冒死前来报信。”

  范天宇摆出一副忠贞之士的姿态,为自己和范家洗刷了一番,然后才把多尔衮决定联合顺军共同对付明军的计策说了。

  “你叔叔受命前往陕西游说顺贼,你却跑到我军中告密,到底我该不该相信你?”陈越静静的看着范天宇,冷冷的问道。

  “草民说的都是真的,绝不敢欺骗王爷!”范天宇赌咒发誓道,“此计是满清大学士范文程所献,家叔也是不得不听从,毕竟我范家上百口都在满清的治下。不过范家身为明人,不忍看到我明军因此遭到重创,草民这才劝服了家叔,由我前来报信。还请王爷您早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