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855章 绝强禁法
  方一举进窥‘造化天境’,并因获得了紫光雷威能量而修为暴涨,连带融合那枚‘凝元至巅大丹’,他的境界直抵‘凝元后期境’之巅,差一点窥进‘巅峰境’。 X 23 U S.C OM

  他现在的实力,相当于数百尊造化凝元初境的总和,而且还有成长空间,他一但到达‘凝元巅峰境’,实力将再翻十多倍,这个没有一点夸张。

  就是普通的凝元巅峰境也比凝元初期境强大一千倍,何况是方这种变t呢?他不比一般的凝元巅峰强十倍以上都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十倍是最最保守的估计。

  最不保守的估计可能是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吧。

  总之,方的潜力是不好估测的。

  而且造化境的强者,激增修为的最好方式是修行‘两间法则’秘技,虽说‘时间秘技’极难参悟到,但是空间秘技在造化境来说,已经不是多难的奥秘了。

  许多的造化者,都拥有空间秘技次极变秘技了,不过参悟到空间秘技终极变的强者还是有如凤毛麟角,一般来说,空间秘技终极变只会是掌握在‘道王’手中的终极大杀技,道王以下能参悟到空间秘技终极变的,那基本都是拥有‘造化天赋异体’者。

  比如蚩魅,拥有‘戮界妖瞳’,她的空间秘技‘万幻叠空’就达到了终极变的高度,这强大的秘技威能,还在时间秘技次极变之上,无比的恐怖。

  方现在唯一拥有的一门空间法奥终极变还是掠夺自冥族老祖冥无殇的‘冥法真空’。

  其实过去一段时间,方也没有把心思专门放在空奥的修行参悟上,一方面是境界太低,无法参悟,一方面是事有点多,不能静下心来苦悟这些。

  现在他的境界终于达至‘造化’高度,在空间秘奥的参悟上,再没有了境界低的忧扰,甚至就是参悟时间秘技的终极奥义也不是没有可能。

  ‘空’与‘时’的变化,那就是‘世界’的变化。

  世界的变化就是宇宙乾坤的变化,就是天地苍穹的变化,掌握到真的‘空间’和‘时间’的变化,就能站在最巅峰,或可触摸到最神秘莫测的‘生灭法则’;

  ---

  方这一晋升‘造化天境’,本体甚至本源都起了宏巨的变化,‘元海’中的混沌本尊圣相也在进一步演变全新的形态,这新的形态也正在弥散浓郁的造化气息。

  端坐于‘元海’之中万古不动的这尊圣相,身躯渐渐凝成一团,如一个浑圆的太极图形,半阴半阳,似乎有进一步的融合又似要彻底两极分化的趋势。

  一股无上玄妙奥义,此时在方神窍中衍生出来。

  ‘本命之造化阴阳神丹,乃集天地无上灵而孕蕴生成,无坚而不摧,无法而不破……其大圆满后将演化造化皇天**相而震荡亿古周天,成就此**相者,异日必身登道皇之境,成就亘古不灭之传奇造化大功……’

  呃,‘造化阴阳神丹’?本命神丹?

  要集天地灵才能衍生?

  ,指的是二阶化境的‘’吧?

  不过叫方疑惑的是,自己的混沌法则中的本尊圣相怎么会衍生变化为‘造化阴阳神丹’?

  难道是混沌秘境晋升了造化境后的自然转变?

  若非如此,不能解释这个现象啊。

  在自己认识中,一直以为混沌法则和造化法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走到终古它们也不可能交汇,就好象两条永远不会交叉的铁路轨道那样。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认识有误。

  混沌秘境的进阶演变显然就是造化境的体现了。

  也就是说造化境是混沌秘境的进阶状态。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造化境真的和‘混沌古境’是同一个高度的境界,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太大了吧?

  差距肯定是有的,不然,为什么‘混沌秘境’的进阶不是‘混沌古境’,而是‘造化天境’?那说明混沌古境要更高一筹,是混沌秘境进阶后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

  晋升了‘造化天境’的方,的确起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就他祭使‘造化天器’的威能就达到百分之百,以前因为境界不符,他只能催发出造化天器百分之一的威能,而现是百倍的提升。

  再就是方的两门本命法器之奥技,同样是威能提升百倍,和祭施天器的限制一样,以前只能发挥百分之一的威力,现在就是百分之百的威能释放,简直惊天动地。

  为什么说‘惊天动地’呢?

  因为能衍生出奥技的晋阶法器极其罕见,有些**器即便进阶,但衍生奥技的玄妙可能会止于前一品质,新达到的品质就没有了衍生奥技的玄妙。

  除非是拥有能进阶‘混沌古器’的**器,才会一直延续衍生奥技的神奇玄妙,一般法器在进阶后不可能再拥有这样的神奇功效。

  要知道造化天器衍生出的奥技,那便是造化大术。

  造化大术是什么概念?

  拥有造化天赋体的绝代神才才能参悟出天赋中秘蕴的造化大术,八万四千门‘造化大术’虽已经在亿亿兆数的修行历史上出现了,但是至今失传的不知有多少。

  想要一门‘造化大术’重现,除了无比幸运的获得失传之道统,再一个就是‘造化天赋异体’中去参悟。

  但是造化天赋异体每一个纪元也不会出现多少,这个几率可能比寻获失传道统还要低的可怜。

  ‘造化大术’那是镇宗之宝,镇压宗门气运的大术,宗门中非核心弟子或长老,根本不会被传授这种大术,而且这种大术门门都是18重,每一重都要传授才能习得。

  混沌秘境的造化大术是前九重,一般来说是奠基的九重,真正发挥威能的是造化境的‘后九重’,每一重都会暴增十倍的威力,九个十倍威力的翻升有多可怕?

  方的两件本命造化天器,就是拥有进阶‘混沌古器’的无上珍宝,所以这种法器衍生的奥技就是惊天动地的‘造化大术’;

  尤其这种器奥秘技,是无法传授给他人的,因为它施展的基础是‘法器’,威能全部是法器能量提供的,而非拥有法器的修行者,释放法器衍生的造化大术,都不需要耗费自身的元气,试想,法器的元气储存量有多大?

  再就是到达造化品质的‘本命法器’,它是随着主人的晋升而晋升的,它们永远不会超越主人的境界,只要有充足的元气,它们就能跟随主人提升境界,若元气积累不能达至饱和状态,即使主人晋升了它们也不能晋升。

  当然,这只是简单的元气充盈饱和的问题,不涉及秘密门槛儿或是任何瓶颈,即便有也是针对‘主人’的。

  换个说法,本命法器太强大,可能要拖累‘主人’的晋升,除非主人放弃对本命法器的品质提升。

  好在法器的品质直接包含三个境界,比如下品的造化天器就包含了造化下三阶这三个境界,不过它在晋升中品时就是非常大的难度。

  再如中品天器又包含了造化中三阶,它要晋升上品时,所遭遇的劫数是十分巨大的不可想象的。

  到达上品之后就更细分出了‘绝品’这个品质,这个品质是‘道王境’才能发挥百分之百威力的品质。

  ‘绝品天器’不能完全达到七阶道王境的高度,其器灵也就是‘半步道王境’的强者,只有‘王品天器’才算是道王境的真正巨头大佬。

  上品天器也属于造化上三阶的**器,但是它就比较普通了,不象‘绝品’的那么珍贵,更不象‘王品’的那么稀有,一般来说道王大能不会用上品天器,太丢人。

  做为‘道王’巨佬,拥有一件‘王品天器’也是他们的最大追求,毕竟王品天器与道王是同境界的强者,只有古老的‘道王’才可能拥有‘王品天器’,度过了十几个纪元以上的道王才能算是‘古老道王’,十个纪元以下的道王只是年轻的道王,连五个纪元都没有度过的道王被称为小道王,这么一说道王也分高低强弱的。

  当然,一般来说在一个纪元之内,道王初期境的想修至中期境都是极难的,因为到达道王高达,除了混沌古气天脉之外,就只能炼融造化级的‘天地奇珍’来增加修为了,而浓郁的造化元息对他们来说没了任何意义。

  这也是诸多道王境以上追求进入‘混沌古境’去修行的一个原因,不然想晋升八阶‘道皇’是没可能的。

  另外提升修为的方式是修练‘造化大术’,每多修练一门造化大术,底蕴就会大增,修为也会暴涨。

  还有就是参悟出更深奥的‘两间法则’秘技的终极变或天地法则秘技的终极变,这些比造化大术还要强大。

  ---

  此刻的方已非吴下阿蒙,哪怕是‘半步玄阳’的蚩魅也不能将他灭杀,因为他保命的底蕴太强大。

  当然,他想战胜半步玄阳的蚩魅是没有可能的,除非他达到半步化境的高度,这样和蚩魅整整相差一个大阶就有了对抗的资格,但胜算仍是很低,最多三成吧。

  如果换一个正常一点的‘半步玄阳’强者,那就不是方的对手了,因为蚩魅是拥有‘造化天赋异体’的绝代神才,她本身就比一般的‘半步玄阳’厉害数倍不止。

  方触摸到了凝元境的巅峰门槛儿,也感觉到元海中浓郁粘稠的造化元息有了一种要‘’化的迹象。

  迈入凝元之巅就开始元气化的修行了,一但化大圆满就越过了大龙门晋抵二阶‘化境’了。

  这是一道非常难以跨越的门槛儿,诸多的造化者都被这道门槛儿拦在外面,‘元气化’要把造化元息万倍的凝炼才能衍生一缕‘天’,这个难度非常之大。

  再就是对造化元息的品质要求极高。

  造化元息也分三六九等,象方拥有的5千条造化元息脉可以说是最低档最普通的那种,也就是地摊货。

  蚩魅族库中秘储的那些造化元息是‘天星元息’,比这个更好一个品质的是‘紫月元息’,最高的元息品质叫做‘碧焰元息’,它是炼制造化玄阳丹的基料。

  日月星三个元息脉品质,‘天星元息’是造化凝元境用来修练的最佳品质,当然,你富有到用‘紫月元息’甚至‘碧焰元息’也不是不可以,但要冒着暴脉灭源的极大风险,因为对应的境界不同,元息狂暴度也不同。

  普通的‘造化元息’也是可以修练的,但修行积累就比蜗牛更慢了,基本已经被造化者们放弃,它更多的作用是用来培养‘混沌秘境’的门人吧。

  这‘日月星’三品也只是造化下三阶的元息,中三阶的元息品质才是最牛叉的,尤其是冲击‘道王境’的必备元息‘苍龙镇宇元息脉’,那才是真正的至宝,六阶天鼎境强者若用‘苍龙镇宇元息脉’来修练,速度要比五阶的‘混天洞冥元息脉’快十几数十倍不止。

  四阶的‘神道逸灵元息脉’,五阶的‘混天洞冥元息脉’都是极罕绝的修行绝资,在天王法界都几乎没有。更不要说六阶的‘苍龙镇宇元息脉’了,那只是个传说。

  造化元息脉计有九大品质,上三阶的品质现在言来尚早,至于‘日月星’三品质的元息脉也只是针对下三阶的造化者,不过品质越高的元息脉越是罕见,甚至绝迹。

  ---

  蚩魅有一些‘造化玄阳丹’就是用‘碧焰元息’炼制而成的,这是极其珍贵的造化元息,在天王法界都十分罕见,除了十二大宗门有‘碧焰元息’,其它宗门或豪族世家都极难拥有,而碧焰元息脉已经成了立宗之基。

  没有一道‘碧焰元息脉’就想立宗开山门的那就艰难无比了,一条‘脉’一般长十二万九千六百里,宽阔一万两千九百六十里,长是宽的十倍,可称之为‘脉’;

  元息是元息,元息脉是元息脉,这是两个概念。

  小的点计量单位叫做‘晶龙’,就是一条元息晶龙都不得了,比如一条元息脉可以分成一万条元息晶龙。

  也就是说一条元息脉是元息晶龙的一万倍。

  脉或晶龙又分五个档次:王品、皇品、圣品、神品、古品;每高一个档次‘量’就大一百倍,而且品质更佳,功效更宏大、更神奇。

  元息晶龙还是不算罕见的,在一些上古、远古遗迹秘藏中都可能遇上,罕见的是‘元息晶龙’的品质,脉或晶龙只是一个‘量’大‘量’小的区分。

  最小的计量单位就是成品‘丹’了,修行商市上丹品也是主要的交易硬通货,当然,高品质的‘元息晶龙’的购买力更高10%-20%不等。

  一般商市上能见到的都是‘王品’以下的元息晶龙,王品元息晶龙怕要去‘太古遗迹’中寻觅了,至于王品元息脉,太古遗迹中也不会有。

  越高品质的‘脉’越罕见绝迹。

  方要‘元气化’,最好的修练元息就是‘紫月元息’了,这是‘气化’用来转炼的效果最佳之元息;

  本来‘日月星’这种元息品质就是元息中的绝品了,那比这个更好的就只有‘王品’紫月元息了,或是更高品质的‘皇’‘圣’‘神’‘古’等。

  当然,后面几种品质就不要想了,‘王品’的或许在商市挂卖着天价,‘皇品’的压根就是有价无市。

  ---

  “小郎,你居然真的只到达凝元后期境,而且还是吞噬了‘紫光雷力劫威’的结果,换个别人,这一下就可能直接晋升二阶化境的啊,你真是变t到家了。”

  蚩魅都倒抽冷气,万分感叹的说。

  蚩魇更是差点就跪拜顶礼大叩,主人的眼光果然厉害啊,居然捡回一尊潜力无比宏巨的人族神才来。

  此时此刻,蚩魇再也没有给‘郎主’当侍婢的那种委屈了,反而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无比的那个奴侍。

  郎主甫一晋升,就比她强大数百倍,一个小指头就能摁死她一万次,这种差距大到她有种想立即死的冲动。

  按理说人和‘妖’是不能比的啊,怎么就反过来了?

  随着境界的提升,方实力暴涨,在蚩魅面前就淡然自若了,这时他倒是主动拉起了蚩魅的手,“准夫人,现在我不怕与你入洞房了,想来你没有把我吸瘪的能力了,哈哈……我隐隐感觉差一丝就进窥‘凝元巅峰’,那就要开始‘元气化’了,不知我家夫人可有珍藏‘紫月元息’这种好东西啊?”

  “有也不多,不过,小郎,我若晋升到三阶玄阳,就可以去探‘魔仙古地’的终极秘核‘魔仙万魂窟’了,那里才是整个魔仙古地的核枢所在,都不知有什么秘藏,我曾以神念探过一次,‘魔仙万魂窟’中有极恐怖的残魂隐藏其中,估计是四阶‘通神境’的残破魂灵……”

  “呃,既然那里是整个魔仙古地的核枢所在,有更强大的恐怖存在也是正常的,估计也不止一尊吧?在真正的秘核中怕还有五阶的巨佬残魂。”

  “五阶的?”蚩魅的脸色都变的好难看,“如果是五阶‘万法境’的残魂,那我也不能幸免,极大可能被它夺舍灭魂,所以我们还是要小心为上。”

  四阶‘通神境’的残魂,蚩魅在晋升到玄阳境后勉强能抗衡,但要是五阶万法境的巨头残魂,她绝对不行。

  方对‘残魂’之流的存在,还是很不在意的,鬼幽星的九阶道祖残魂也奈何不了他,可见他所倚仗的‘生命长河’正是一切残魂的最大克星,根本莫以为抗。

  若非方本源之中融进了‘生命长河’之特质,九阶道祖残魂的一个意念投射过来,他就会灰飞烟灭。

  所以不管是几阶残魂,对于方来说都不值一哂,他就是这个纪元中最强之‘魂祖’,道祖残魂也要跪下。

  方伸臂揽住蚩魅蛇腰,露出强大的自信笑容,“若只是残魂的话,我们现在去也没有问题……”

  “呃,我家小郎可是有应付之法?”

  “我有一门秘技禁法,若是禁于你神窍之上,你再不怕任何残魂夺舍于你,不知你信不信?”

  这话隐含一种试探,既说明了是禁法,又要禁在你神窍之上,你蚩魅敢不敢叫我‘禁’了你呀?

  “来吧,小郎,姐信你。”

  “呃,你就不怕把你禁了害你呀?”

  蚩魅嫣然一笑,“我以真心侍郎,郎若要害我,就只能怪我自己眼瞎,怪我命不好,宿命本由天定,我躲过了这次,也躲不过下次,何妨直面命运之神?”

  对她的坦诚淡然,方大为欣赏,手就忍不住抓捏了她的丰凸p股一把,一般能被方这么下手的,都是走入他心田的女子,否则他可不会这么轻‘薄’人家,他又不是没见过美女,不至于那么j不择s啊。

  这一把抓的蚩魅顺势依偎入他怀中,自方进窥造化天境,他的体形比之前大了一圈,高了一截,就是之前在他眼中算大‘洋’马的蚩魅,此时也变成小鸟依人了。

  他足足比蚩魅高出大半个头,身躯更伟阔有如山岳。

  似乎现在再叫他‘小郎’有点不贴切了?

  下一刻,一道‘生命界限’就把蚩魅的神窍裹了个严严实实,任何比她强横万倍的精神异力也别想破入突袭她的神窍,因为它们首先要突破‘生命长河’这道关。

  蚩魅微一闭眸,心头升起玄妙难明的感受,那禁法虽无形无痕更无迹,却予她一种无比安逸的感觉,一缕浓郁到极致的‘生命气息’加持到的神魂之上。

  蚩魅的神魂蓦地极速成长到一个不敢想象的高度,以前茫不可测的未来命运,居然在这刻显示出了一些模糊的轮廓影子,好似得了命运之神的眷顾。

  一瞬间,蚩魅的精神异力修为节节暴涨,神念直接透溢出了‘魔仙古地’,漫散到混沌古世天王十二星域,而以前被对神念进行反噬的混沌法则这次却寂静不息。

  一股玄阳劫数的气息从虚空深处漏透下来。

  蚩魅在这一刻知道,自己真正到达了化大圆满之巅,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引发‘玄阳大劫’了。

  但她没有那么做,她不是太急躁的脾性,也从不做带有一丝丝疑虑的行为,要突破下一阶,她也要等暴满盈漏的那一刻,到劫数压制不住的那一刻,只要在这时晋升,才能收到最完美的晋阶神效。

  这一刻,蚩魅再望向方的目光中,多了浓的化不开的柔情亿种,不由自主m声道:“郎啊,我化大圆满了,不过还能压制住劫数的暴发,那就还有提升的空间,基底越到极致,晋升后修为越高越厚,你说呢?”

  “当然,魅儿你智珠在握,什么时候晋升还不由你自己啊?若是把我‘吃’了再晋升,有可能直接到达玄阳之巅也未尝不可,毕竟我身蕴混沌三大生灵本源之质,这是你能受益的最大好处,甚至直接盈满‘玄阳境’,晋升到达四阶‘通神境’都不是没有可能啊。”

  一边的蚩魇听到方说这些,差点吓的晕厥过去。

  蚩魅自然知道混沌三大生灵本源之质的强大,那是梦寐以求却不可得的亘古奇珍,要知道混沌三大生灵是在混沌古廷之世都绝迹的神异珍物,世界之大,何处寻觅?

  哪怕蚩魅是造化天赋异体之质,基底十分宏巨,但也不是不可能跨越三阶‘玄阳境’直抵四阶‘通神境’。

  至少这个可能性达到一半,甚至是六七成。

  方情随事迁叫她‘魅儿’就是自信暴涨的体现,实力是自信的强大后盾,有实力才有自信啊。

  “亲郎的禁法好生强大,有浓郁的生命之气加持,甚至让我窥见到一些未来的宿命轨迹,真是神奇。”

  “虽是禁法,但对于我的女人来说,不仅不会受到伤害,反而会得到禁法的加持,哪怕有一天你背叛了我,只要不是主动攻击我,都不会引发禁法的反噬。”

  “那你不会主动引发禁法惩治背叛之人吗?”

  “一世夫妻,没到了非见生灭的地步,真有一天你要离我而去,我会解除禁法对你的禁锢。”

  “不要,亲郎,我要你一直禁着我,死也不离开,魅儿才不会背叛呢,蚩魅对我郎的心,亿兆亘古不变。”

  “哈哈,p股这么弹韧,嘴又这么甜,我想不喜欢也不行了啊,我们这便入了‘洞’房可好?”

  “郎啊,不差这半日功夫,明日是良辰,可否?”

  “都听你的吧,谁叫你是族长呢,哈!”

  “什么族长,我才不稀罕呢,不及我郎一根毛来的重要,若不是怕妖仙一族势微没落,我早甩手不管了。”

  “这可不行啊,我们要在造化之世扎下根基,不能没有种族支持,魅儿你要牢牢把控妖仙一族。”

  “是,魅儿谨遵亲郎法谕!”

  这尊大妖姿态一放低,叫方更有成就感了。

  ---

  妖仙一族族长蚩魅大婚吉日。

  把对立的古魔一族巨头们都给叫了过来。

  古魔一族十分强大,但可惜的是他们没有一尊可与蚩魅相捋的‘化境’大能诞生,所以不得不低头臣服。

  就在良时到达的前一刻,一个震荡古地的宏巨声音传播过来,“我兽族之王‘缈奇’来恭祝妖帝大婚……”

  在魔仙古地也不止魔妖两个异族,还有次级强的兽族是第三方势力,不过比起古魔和妖仙来,兽族群体要小的多,连一亿族嗣都不够,不过兽族的造化者也不少,居然有二十多尊凝元境的造化兽;

  这个叫‘缈奇’的兽王,就是兽族现任的族长,也是凝元境巅峰半步化强者,人形兽首,看上去狰狞而悍猛的威势,兽族也是混沌古兽的分支,与混沌龙神算一个档次的混沌生灵之一,比之混沌三大生灵也不差多少。

  魔仙古地的古魔一族也极有可能是混沌古魔的血脉分支,只是到了他们这一代,混沌古魔的血脉非常稀薄了,如同仙一族是混沌生灵之混沌始妖的分支血裔,同样是始妖血脉无比稀薄的一个裔支,类似的血脉裔族不知有多少,但凡有‘妖质’的族种都是始妖的变种血裔后世。

  古魔族,龙神族,古兽族亦都是如此。

  这古兽族的缈奇突然出现,倒是出乎蚩魅的意料。

  同时,古魔族的凝元造化境也来了二十多尊,若魔兽两族合力在一起,这股实力倒不容小觑。

  不过,他们也捅不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