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六十章 黑暗将至
  “阿丑?”

  秦牧立刻紧张起来,急忙问道:“哪个阿丑?”

  那神人不认得他,道:“这就不清楚了。这里是边境,人和半神混居,我们管不到这里,半神也管不到这里,没有普查人口。”

  秦牧脸色微变,急忙向烟儿道:“看好灯笼,万万不能让灯笼灭了。”

  烟儿不解,灯笼是魏随风的宝物,魏随风好歹也是云罗大帝,他炼制的灯笼岂能轻易熄灭?

  秦牧却很紧张,走来走去,急忙向月天尊和凌天尊道:“立刻迁徙人口,把所有人族迁徙到内陆去,远离此地。这里,即将发生一件无比恐怖的事情!”

  月天尊怔然,急忙吩咐下去,命人迁徙这里的人族到内陆。

  “黑暗将至,黑暗将至,那一日的黑暗应该便是这附近的某个诸天中传出来的,那些半神找错了地方。”

  秦牧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挂着几个诸天,有些强大的半神正在飞向那些诸天,在天空中留下神光的痕迹,像是流星划破天际。

  秦牧喃喃道:“阿丑其实是在附近的一个诸天世界中,不过黑暗降临,势必会波及到这里……这灯笼根本挡不住!月姐姐,凌姐姐,我立刻离开此地,前往天庭,务必要在黑暗降临之前赶到天庭,把我这次要做的事情做完!”

  月天尊和凌天尊都有些不舍,道:“你才刚来,便要离开?”

  秦牧飞速跳上宝辇,向两人道:“今后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你们放心,将来我一定会回来见你们!烟儿,看好灯笼,丕,准备启程!”

  他走入车厢,打开车窗,沉声道:“你们也不要留在这里,立刻离开!”

  月天尊和凌天尊见他面色凝重,也知事情只怕非同小可,凌天尊上前,把桃木发簪交到他的手上,道:“临别之前,你把我的发簪还我。”

  秦牧将那根桃木发簪收入自己的眉心,桃木发簪刚刚落入秦字大陆,凌天尊的发鬓间便多出一根桃木发簪。

  凌天尊露出笑容,低声道:“有这一幕,我可以继续坚持下去。”

  六条天龙拉着宝辇腾空而起,驾驭风云雷电疾驰,待宝辇驶过那大青鸟背负的宫殿前时,被绑在柱子上的那个男子满脸血污,抬起头来,盯着宝辇叫道:“我不能死!我死了,你们谁也逃不出去!”

  秦牧隔着车窗看着那个男子,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宫中的那个女子又走了出来,遥遥与车中的秦牧对视,秦牧轻轻点头,那女子微微还礼。

  “我恩怨分明,将来定有回报。”秦牧的脑海中传来那女子的神识波动。

  天龙宝辇与那座宫殿错身而过,飞向天河。

  柱子上被大枪穿过胸口的那个男子笑道:“女辛,我感觉到可怕的力量在黑暗中涌动,土伯转世了,你想趁机除掉他?”

  “造物主的大敌,除了太帝和太初之外便是土伯。”

  那女子淡然道:“太帝和太初要死,土伯也要死。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除掉土伯,造物主一族便没有了天敌!我可以生,生很多造物主,重新繁衍出女辛部落!”

  “我可以帮你。”

  那男子柔声道:“咱们毕竟是夫妻……”

  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那女子便气不打一处来,转身从宫中取来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百十口银针。

  女子捏起银针,轻轻一晃,变得有一尺长短,一根又一根刺入他的体内。

  那男子痛得惨叫不已,凄厉无比。

  就在此时,那女子突然心有所感,急忙向天空看去。被捆在柱子上的那男子也兴奋起来,急促道:“你也感应到了?这股涌动的黑暗力量!这股力量,正是来自土伯啊!他们已经找到了土伯,咱们夫妻可以联手除掉这个天敌……”

  那女子闻言,恨从心生,挥起鞭子疯狂抽打,打得他遍体鳞伤。

  那柱子上的男子一边惨叫,一边大笑:“只要你在身边,就算打得再狠十倍,我也欢喜!”

  那女子收起鞭子,抬头看向黑暗波动的地方,冷笑道:“暗算土伯并不容易,须得你的真身前来。你的真身何在?为何到现在也不现身?”

  那男子温柔的看着她:“我的真身一直都在,就在默默的看着你,看着你的样子。我看着你打我的样子,哪怕是再看十万年、百万年,我也不会看腻……”

  那女子又是一顿毒打:“给我滚出来!”

  这次黑暗的波动月天尊和凌天尊也感应到了,黑暗并非是来自附近,而是来自他们头顶的诸天。

  元界有诸天万界,悬挂在天际,这些诸天世界从何而来,为何会出现在元界,对于后天种族来说就是一个谜。

  他们只知道诸天万界就挂在这里。

  云天尊从外面游历归来后,曾经透露过这些诸天可能是某个史前种族创造的世界,不过他并没有细说。

  突然,大地剧烈震荡,无数黑暗魔气从地底涌出,边界的人们一片混乱,人们四散奔逃,如同天塌了一般。

  凌天尊和月天尊心中一惊,抬头看去,但见天空中的那个诸天像是一只巨大的魔眼,魔眼四周溢出的魔气像是无数挥舞的触手。

  而元界裂开的大地涌出的魔气正在飞向那座诸天,不过两人立刻感应到这些魔气并非是来自地底,而是来自另一个时空。

  幽都!

  “幽都发生了剧变!”两人同时想道。

  这时,黑暗魔气越来越浓,月天尊急忙飞起,急促道:“快点迁走附近的人!”

  天空中一道道光芒划破天际,纷纷飞向那座诸天,那是异常强大的半神!

  天河上,秦牧不断催促,天龙宝辇越飞越快,直奔天庭而去,就在此时,他看到了天空中的星辰突然明亮起来,遮住了太阳的光辉。

  秦牧心中微动,那是古神在搬运他们的祖星,从远处的时空飞来!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几艘楼船大舰拖着一个庞然大物从天河旁边飞过,飞向元界的一个诸天。

  现在他距离那个诸天已经很远,远远看去,那个诸天像是一个黑色的线条。

  而那几艘楼船大舰拖动的庞然大物,是一座巨大的神台,两道巨大的煞气如同蛟龙相互缠绕,煞气不断卷动,直达天空的最高处!

  “献祭吧,我的子民!”

  天空中传来沉闷的吼声,那是古神的声音:“献祭吧,让我们降临!”

  又有一艘艘楼船驶来,出现在天龙宝辇的前方,一艘艘楼船相互拼接,竟然组合成一座巨大的祭坛。

  诸多半神从船舱中押出不知多少生灵,各族生灵都有,押送他们来到祭坛上。

  血祭开始,那些生灵顿时在血色中一身气血不断蒸发,张开大口仰天惨叫,肉身以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

  天空中,一道道血色光芒牵引着那些星辰越来越近,越来越低。

  一尊尊古老的神祇模样奇形怪状,从天而降,顺着血色光芒落在祭坛上,张开大口长长一吸,数不清的肢体手舞足蹈飞起,落入他们口中!

  一尊尊千奇百怪的古神哈哈大笑,呼喝道:“走吧,去见那位阿丑!”

  天龙宝辇从旁边驶过,龙麒麟回头看向车中,试探道:“教主?”

  “不必理会。”

  秦牧漠然道:“黑暗将至,尽快赶路,不能浪费这次机会。我们只剩下五次机会回到过去。”

  龙麒麟称是,道:“不过,那些楼船封锁了天河,只怕不好过去。”

  “直接开过去。”秦牧道。

  雄踞在祭坛上的古神立刻注意到这辆驶来的宝辇,一双双目光顿时落在宝辇上,诸多楼船上的半神也纷纷向宝辇看来,蠢蠢欲动。

  “这辆宝辇有些眼熟……”一尊狼首人身的古神思索道,他是奎木狼星君。

  一尊鸡首人身的古神思索道:“好像天帝也有这样一辆座驾……”

  “天庭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有这样的宝辇,不过天帝是十条天龙拉车,四帝是九条天龙拉车。”

  一个头生角木的蛟首古神脑袋像是大鳄,开口道:“诸侯是八龙拉车,太子是七龙拉车。六龙拉车的没有听说过。”

  “角木蛟,六龙拉车,我倒是听说过。十万年前,那个凶神便是六条天龙拉车,当时五曜星君都……”

  秦牧打开车窗,露出半张侧脸,目视前方,没有看向这二十八宿古神,淡然道:“就是我,你们不碍我的事,我也不会妨碍你们。二十八宿,让开道路。”

  那二十八尊古神目光落在他的侧脸上,有些迟疑。

  突然奎木狼大手一挥,喝道:“让开河道!”

  一艘艘楼船向两旁移动,六条天龙拉着宝辇向前驶去,两旁古神的目光一直落在车内的秦牧身上。

  突然,一尊古神嘿嘿笑道:“牧天尊当年天河一战,震惊当世,不知道现在的战力还行不行?后来你可是出手了数次,也败过几次。”

  天龙宝辇行驶到舰队的中央,秦牧闭目养神,没有说话。

  鬼金羊笑道:“你从七万年前绝迹,听闻你是与昊天尊一战中落败,从此心灰意冷。十万年过去了,当年你的对手都已经成为了名动天下的强者,而你却还与过去是一个样子。有没有长进啊?”

  秦牧张开眼睛,淡淡道:“我已经从尊神境界,修炼到天神境界。”

  四周传来哄笑声:“别人都已经是凌霄境界了,云天尊更是修成帝座境界了!你却还是天神!”

  秦牧又闭上眼睛:“我与他们不一样。”

  四周又传来哄笑声。

  天龙宝辇继续前进。

  突然,井木犴探手向宝辇抓去,笑道:“牧天尊,下来玩一玩!”

  秦牧依旧坐在车中,一动不动,井木犴的大手眼看要抓住宝辇的华盖,突然一座门户出现在他的手掌前方。

  天地玄门。

  井木犴的手掌从这座门户中穿过去,到了门后,已经变成了白骨。

  井木犴惊叫,想要抽出手掌,然而却被门中的力量拉着唰的一声穿入门中。

  门后,他已然变成了一具白骨,晃了晃,跌入天河,被天河的水流冲刷而去。

  四周一片寂静。

  “我的天神境界,与他们不同。”车中传来秦牧淡然的声音。

  天龙宝辇向前驶去,驶出了楼船的包围圈。

  剩下的二十七宿惊恐的看着这辆宝辇越行越远。

  “比土伯还要可怕的神通……”有人声音沙哑道。

  宝辇上,烟儿目光闪动,低声道:“公子,他们总是说你修为境界低,咱们能不能留在过去修炼千百年?”

  秦牧看着窗外,遥望天庭:“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修炼再长时间也是没用。”

  烟儿不解其意。

  “没有变法的土壤,就算在过去停留千年,万年,十万年,也只是修成普通的帝座。”

  秦牧收回目光,悠悠道:“到那时,我便会泯然众人,只配与昊天尊、火天尊这样的人物争雄,而无法技压当世,无法战胜十天尊。只有汲取延康变法的成果,才能超越他们。我的一切成就,都是来自延康变法,并非是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