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死士这一愣神的功夫,便没有及时接住那张卖身契。

  玄御音微微皱眉,很不耐烦:“拿着啊。”

  这张卖身契,可是她花了许多功夫伪造的,仅此一张,宝贵得很。

  “属下该死。”死士急忙跪下,双手接过卖身契。

  “记得交代旖旎阁的人,让梦惊澜今天就接客,所有玩弄她的男人都不必付钱!”

  玄御音眼中泛着阴狠,许是怨气太重,她的脸上竟然出现一片片的蛇鳞,随着她表情的变换,蛇鳞还在缓缓挪动着。

  “啊!”死士看得真切,吓得惊叫出声。

  玄御音眉头一皱,打出一道符咒,符咒化雷……

  轰——

  把死士劈得浑身是伤。

  “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死士忍着伤痛,颤抖的跪在地上。

  “滚!”

  “谢大小姐。”死士逃过一劫,急忙遁走。

  玄御音眉头紧拧,走进屋内,对着镜子查看自己的脸,没什么不对啊。

  她摇摇头,觉得刚才的死士是在瞎叫唤。

  玄御音根本不知道,自她从蛇腹中重生后,就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人了……

  ……

  天云破晓,魂王府外,已经围满了人。

  这些人中,有一支千人的天玄岛军队。

  按理说,军队进入京城,必须经过国主批准。

  但今天,别说国主了,就连京城的官员都似瞎了一般,对这支闯进京城的军队视而不见。

  除了军队外,还有几百名围观群众。

  没错,冬雨连绵的,竟然还有围观群众。

  不是围观群众发神经想来受罪,实在是有人许给他们一金铢,让他们来围观魂王府的凄惨时刻。

  一金铢啊,他们吃个肉饼才一铜铢,这一金铢能吃一千个肉饼,够一家人生活一个月了。

  为了钱,他们便忍受冷雨,来这里围观。

  砰砰砰砰砰砰!

  “开门!”玄将一边叫门,一边大喊:“快开门,我们是来接收魂王府的!”

  这座王府也被抵押给了天玄商馆,现在是天玄岛的产业。

  然而,玄将喊了许久,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开门。

  玄将怒了:“拿攻城锥,把这破门给本将撞开。”

  “是!”武者们应着,真的搬来攻城锥,撞击魂王府的大门。

  可惜,他们才撞了一下,府内便飞出一个纸包。

  纸包落在他们头上,‘嘭!’一声,炸开。

  无数粉末落在这些武者的头上。

  下一瞬,他们的身体便奇痒无比,纷纷扔下攻城锥,脱下玄甲,死命挠痒。

  “好痒,好痒啊!”

  “痒死了!”

  “是不是有虫子在我们身上爬啊,怎么那么痒?!”

  武者们疯了一般,在雨里抓痒,把身体抓得皮开肉绽,依然止不住蚀骨的瘙痒。

  玄将皱眉,已经明白,他们中了魂王府的阴招。

  “混蛋!”玄将大怒,指着另一队武者道:“给本将上!”

  他就不信,今天攻不破魂王府。

  “是!”

  武者们纷纷上前,抱起攻城锥,撞向魂王府大门。

  然而,他们也和刚才的武者一样,被一包粉末打退。

  瘙痒让他们扔掉攻城锥,跑进雨里,死命洗刷身体。

  玄将差点气疯,可他不信邪,又点了一批武者,想要继续撞门。

  可惜,那些武者都怕了,一个个的往后退。

  痒死是什么样,他们之前不知道,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他们才不会傻得再去送死。

  “你们这群废物!”玄将大骂着,脚步也忍不住后退,生怕魂王府再飞出一包粉末,让他也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