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呜——!

  呜——!

  黎明时分,魂王府的主船上,传来一阵号角声。

  这是扬帆出海的集结号。

  狐狸总管命人抬来几十个箱子。

  这些箱子里,装着一瓶瓶笔筒大小的酒壶。

  酒壶上,还系着一条红色的小绳子。

  狐狸总管拿起一壶酒,系在梦惊澜的腰上:“这是七海的规矩,出海杀妖,都要带上一壶酒……这酒烈,能抗寒。”

  七海围猎是在冬季,海上风冷,出海杀妖的时候,喝上一口烈酒,能暖到人心里。

  梦惊澜拿起酒壶,看着透明酒壶中的碧绿液体,仰头喝了一口,皱眉笑道:“真的很烈。”

  烧得她的嗓子都疼了。

  “这酒叫什么?”她问。

  狐狸总管怔了怔,道:“念归……”

  这种酒,本是为了抵抗严寒而酿。

  后来……却成了战死之人尝到的最后的味道。

  这味道有他们对家、对生的眷恋,因此,叫念归。

  念着生者归……念着亡魂归……

  狐狸总管的眼睛,染上哀伤,这些年来,有无数人葬身海底。

  它抬眼,看向梦惊澜。她只有十五岁,又是个女孩,本不该让她出海杀妖。

  但……魂王府已经没人了,只有她一个能抗事的小主子,只能她去冒这个险。

  “名字还挺诗意。”梦惊澜微微一笑,忽略狐狸总管脸上的哀伤。

  能给酒取这种名字,其中的故事一定不怎么美好。

  但……活着嘛,总不能愁眉苦脸,就算下一刻会死,这一刻也要快乐嚣张的活。

  梦惊澜仰头,又狠狠灌下一口酒:“好好看家,等我回来啊!”

  言罢,身形利落一转,裙摆随风飘起,配上她拎着酒壶的动作,随意中透着几分潇洒,很是帅气。

  那些来领念归酒的魂师见状,也纷纷对狐狸总管道:“大小姐说得对,你们就好好看家,等着我们回来!”

  狐狸总管闻言,也笑起来,大声道:“行嘞,我一定好好看家,等着你们凯旋归来。”

  这次七海围猎,狐狸总管没有跟船出海,它要留在陆地,照应魂王府的产业。

  还有……处理这期间会发生的所有危机。

  它在甲板上对渡厄交代几句后,便转身下船。

  船上的魂师们领了念归酒,每人都喝了一口后,才系在自己的腰上。

  渡厄看看天色,半会,下令道:“起锚,出海!”

  魂师们得令,纷纷叫嚷起来:“出海咯,出海咯!”

  说话间,他们褪去身上的长袍,系在腰间,光着膀子拉起铁锚的铁索。

  嗦嗦嗦嗦嗦

  重达数吨的铁锚被魂师从海里拉起,挂在船身侧。

  下一瞬,他们升起船帆,转舵开船,离开这处码头。

  呜——!

  呜——!

  行船的号角声响彻天际,在昏暗的黎明中,魂王府的百艘楼船转舵出海,进入预定航道,驶向遥远的深海。

  ……

  梦惊澜倚在主船船头,迎着冷冽的海风,眺望这片浩瀚大海。

  晨曦微光中,海浪翻腾,激荡撞击间,筑成一面面高达十米的浪墙。

  浪墙在空中弯出一个弧形后……

  嘭——!

  一声巨响,狠狠砸在海面上。

  海水飞溅,如雨般落在船上。

  很多站在甲板上的魂师都被海水淋湿,梦惊澜的裙摆也被溅湿一片。

  渡厄看到后,对着魂师们骂道:“都干什么吃的?还不快点结阵罩住楼船,海水都把大小姐的裙摆打湿了!”

  魂师们急忙结出魂阵,罩住楼船。

  还有人跑到梦惊澜身边,聚起魂火,烘烤她的裙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