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梦铮也道:“对,那个玄冰到底是什么来历,你马上说清楚!”

  此时此刻,他恨得想杀人!

  妤儿当年未婚生育,已经受尽苦楚,如果她的死还另有阴谋,那她就死的太冤了。

  烈阳赫看着愤怒的梦铮和梦惊潇兄妹,却是一噎。

  半会之后,他才道:“玄冰是我的亲信,他是玄冰石修炼而成,没有父母族人,也无儿无女,除了我之外,只跟其他三位玄字辈亲信关系要好。”

  正因为玄冰是他的亲信,他当年才会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梦惊澜闻言,眉头深深皱起:“也就是说,线索到了玄冰这里,便彻底断了。”

  她冷冷一笑,不得不佩服玄冰背后的人,手段真是高明,做得这么滴水不漏。

  她看向烈阳赫,质问道:“你难道就因为玄冰死了,所以不再追查?你这个烈阳王只有这点本事吗?”

  这明显就是阴谋,玄冰的死不是结束,而是开端!

  烈阳赫被自己的女儿质问,脸上有些挂不住,但他心中有愧,并未生气,而是说道:“这件事,我还在调查中。”

  又道:“澜澜放心,爹爹不是那等愚蠢之人,爹爹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给你们,给妤儿一个公道!”

  不管这件事的主谋是谁,他都不会放过。

  但他必须先来三洲七海,认回自己的一双儿女。

  只因,如果这件事真的是阴谋,真的有人在背后动手脚,那潇儿和澜澜就有危险。

  他们很可能会被人害死,所以他必须先认回他们,把他们保护好,再继续调查当年的事。

  爹爹?

  梦惊澜道:“我们可还没有认你。”

  梦惊潇也硬气的道:“小澜儿说得对,你别自称什么爹爹,我们根本没有认你!”

  当年的事情一天没有查清,他们就一天不会认他。

  这已经不是辜负不辜负的问题,而是梦妤因他之故,被人谋杀的问题!

  梦铮气得不行,眼中含着血光,怒瞪着烈阳赫,恨不得生吃了他。

  都是这个祸害,若不是他,妤儿就不会受那么多苦,最后,还死于非命。

  梦铮再次落泪,嘴唇颤抖着,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他替梦妤冤屈啊。

  他好好的女儿,就应为爱上这个人,丢了一条命。

  烈阳赫也不好受,心里似被利刃削割一般,痛不欲生。

  如果可以,他宁愿替妤儿去死!

  梦惊澜看着屋中痛苦的几人,扶住梦铮,道:“外公,母亲当年是怎么死的,她怀孕后都发生了什么事,你统统告诉我们。”

  她郑重的道:“这些事情里,很可能藏着母亲被害的细节。”

  她相信,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谋害梦妤的人来过,做过手脚,那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实际的证据已经无法找到,但梦妤当年的一些反应,却是可以回忆得到的。

  梦铮闻言,醒过神来:“好,外公听澜澜的,外公这就告诉你们。”

  原本,他不想告诉他们梦妤真正的死因,是害怕他们心里有负担。

  只因,梦妤当年死得……实在太惨了。

  下一瞬,梦铮陷入沉思,他在回忆着当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