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另一名副将也道:“是啊,会不会是误传?”

  军队的战士也看着御天候,眼中都是不敢置信。

  云斯王是幽戈荒的战神,从无败绩,整个幽戈荒的生灵,特别是军中战士,都十分崇拜他。

  如今,竟然传来他求援的法印,让他们怎么敢相信?

  御天候闻言,冷笑一声,手掌一挥,把传讯法印打到问话的副将身上:“自己看!”

  声音冰冷,心中却很是快慰。

  他御天候也是战功赫赫的大将,但幽戈荒的生灵却只知道幽云斯,而不知道他们。

  被幽云斯压了这么多年,此刻收到他的求援法印,心里多年的郁气总算是消散不少。

  副将急忙接住打在身上的法印,看了起来,一看之下,脸上满是震惊和不敢置信。

  是真的!

  “云斯王真的被围困在万爻山,向我们求援!”

  此话一出,在场的战士全都倒抽一口冷气,竟然有人能困住云斯王,那人得有多恐怖啊。

  御天候看着他们震惊中带着恐惧的脸,说道:“云斯王不是万能的,烈阳荒本就强者如云,他会被围,实属正常。”

  更何况

  他看着结界外的熊熊金火,道:“这些金火太过厉害,弥漫整个万世境,我们的修为、云斯王他们的修为,都被这些金火影响,生生少了一半,战斗力大减一下,战败也在意料之中。”

  大家闻言,看着那些诡异的金火纷纷点头。

  这万世境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金火焚境,这些金火虽然没把他们烧死,却让他们的修为减少了一半,很是恐怖。

  少顷,大家终于接受云斯王被困求援的事实。

  两名副将道:“御天候,那我们赶紧去救援啊,若是晚了,云斯王恐怕”

  御天候闻言,指节敲打着腰间长刀,勾唇笑问:“诸位觉得,我们真的应该去求援?”

  这话问得战士们都是一凛,什么意思?

  难道,御天候不想去救人?

  那可是云斯王啊,是幽戈荒王族,是他们的主子,如今主子被困,他们知道却不去救援,这可是死罪!

  然而,没人敢说出要去救援的话。

  只因,他们都看见了魇血噬月军和幽杀宗门徒飞向万爻山的情景。

  魇血噬月军和幽杀宗的威名,连他们听了都要害怕,他们可不愿意去跟他们正面作战。

  更何况,还有烈阳王府的将士,他们更是战场上的屠夫,战力不比他们幽戈荒的战士差。

  这三方联手,数量众多,修为高超,战力彪炳,他们只有一支军队,怎么去跟这三支悍军厮杀?

  可是

  副将看着御天候,为难的道:“若是不救恐怕荒主那边不好交差。”

  云斯王可是荒主的儿子,荒主历来对他看重,若是他们不去救他,荒主一怒,他们全都要死。

  御天候闻言,笑了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都说云斯王是幽戈荒未来的荒主,可是,我们的荒主正直壮年,正是开创功绩之时,你们说这个荒主之位,荒主是想自己坐,还是让给儿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