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烈阳沐见梦惊澜还是没有痛呼出声,心下更是恼怒。

  该死的,这个贱人的骨头可真硬,被她这么折磨,竟然连吭都不吭一声,那被踩裂的脊背,还直挺挺的,没有丝毫向她屈服求饶的意思。

  混账!

  这简直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烈阳沐更加气怒,脸色更加狰狞,原本靓丽的面容,也因为这怨毒的狰狞变得丑陋起来。

  下一瞬,她俯视着梦惊澜道:“本尊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之后,你若是不乖乖就范,那本尊就杀了你十万将士,你耽误得越久,本尊杀得越多!”

  逼迫完梦惊澜,又假惺惺的对满天将士道:“你们听清楚了吗?可不是本尊想杀你们,是梦惊澜不愿意救你们!”

  将士们闻言,有的低下头去,不愿意逼迫梦惊澜,有的却是抬头,目光期盼的看着梦惊澜。

  他们知道这样很为难她,但他们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而这些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梦惊澜的将士,正是玄渝的属下。

  作为烈阳王府四大将领之一的玄渝,早就投靠在烈阳沐和烈阳昭的手下。

  原本,玄渝看见烈阳昭被杀,已经生出别的心思,但看见烈阳沐反败为胜之后,瞬间觉得,再次投到烈阳沐的手下。

  他见梦惊澜迟迟不说话,便哭着求道:“澜郡主,澜郡主救命啊,属下知道这很为难你,但我们为烈阳王府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如果您罔顾我们的性命,那我们这些年为烈阳王府卖命又算什么?”

  言罢,竟然悲痛的哭喊出声:“娘啊,儿子对不起你们,让您白发人送黑发人,静儿、辞儿,为父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小小年纪就没了爹!”

  此话一出,立时引来许多将士的共鸣。

  是啊,他们还有家人,还有父母妻儿要照顾,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而且,梦惊澜并不是不能救他们,她能救,只要她肯受点委屈,那她就能救他们所有人。

  更何况,他们为烈阳王府卖命这么多年,梦惊澜救一救他们怎么了?

  有将士立时喊道:“澜郡主,澜郡主救命啊,救命啊!”

  你若是不救我们,就不配做我们的主子。

  玄济和玄泽看见这些将士这么逼迫梦惊澜,当下大怒,冲着他们骂道:“玄渝,你们这些畜生,你们现在说这种话还有没有良心?”

  “你们本就是烈阳王府的将士,为烈阳王府卖命那是应该,如果没有烈阳王府,你们一个个还都是奴隶,在奴隶营里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现在过了几年好日子,就开始恩将仇报了,主子有难,不想着救主,竟然还说这些诛心的话,逼迫小主子,你们还是不是人?!”

  其他将士闻言,也纷纷骂道:“两位将军骂得对,你们没有良心!我们本就是烈阳王府的将士,有了烈阳王府才有今天的我们,为王府牺牲是我们的荣耀,像你们这种卖主求荣的人,不配活着!”

  玄渝一愣,看着群情汹涌的烈阳王府将士,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