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哟呵,听这声音还挺嚣张,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蠢货,才能在烈阳驰死后说出这种话。

  然而,下一瞬,梦惊澜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只因那人下一句又说道:“本殿下劝你们快点滚开,若不然等我父君出来,有你们好看!”

  听令前来拦住他们的烈阳王府将士道:“烈阳驰已死。”

  话音未落,那人就炸了:大骂道:“大胆奴才,你竟然敢诅咒我父君!”

  “你可知,我父君是宗王叔他老人家钦定的烈阳荒荒主?烈阳荒谁人不知,只要有宗王叔在,我父君就不会死,就永远都是烈阳荒的荒主!”

  这话说得中气十足,有理有据,只可惜换来的是将士的冷笑:“呵,本将已经跟你说过了,烈阳驰已死。”

  呵呵,这个蠢货还想着宗王叔给烈阳驰撑腰呢?

  属殊不知,那些用来凝结天弃秘术的血脉金火中,就有宗王叔的金火血脉,从宗王叔把自己的金火血脉送来万爻山,用来结术对付烈阳驰的那一刻起,宗王叔就已经放弃了烈阳驰,转而支持他们烈阳王府。

  那人闻言一噎,半会之后又骂道:“你个狗奴才,本殿下已经说了,我父君没死,你竟然还敢一次次的说我父君死了,你这是在诅咒我父君,幻帝有令,但凡诅咒荒主者,格杀勿论,你死定了!”

  这一回,不仅是那名被骂的将士,其余的烈阳王府将士都笑出了声。

  哈哈,烈阳驰是个蠢货,他生的子女果然也是蠢货。

  有将士忍不住了,好心劝道:“我劝你们还是安分一点,别找死,若不然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今的烈阳荒可不再是烈阳驰的天下,现在是烈阳王和澜郡主说了算,他们若是不闹,可能还有一条生路,若是再这么闹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那人见这些将士油盐不进,气得不行,刚想再骂,一阵哭声突来传来,打断他的话。

  一名女子哭着道:“呜呜呜,不管父君有没有死,我们都还是烈阳王族,你们这些将士……怎能欺负我们至此……呜呜呜……我们只是想进万爻山看一看,我们做错了什么?呜呜呜……”

  这么一哭,立刻博得生灵们的同情。

  那些同样被拦住无法进入万爻山的王族成员和神权世家生灵道:“对啊,他们再如何也是烈阳王族,你们这些奴才,怎敢这么欺负他们,都把人欺负哭了!”

  生灵们群情激奋,有烈阳王族成员指着烈阳王府的将士道:“你们不让我们进山,那就让烈阳赫出来,本王还不信了,他烈阳赫已经嚣张到这种地步,连叔伯兄弟来了都不见!”

  此话一出,立时引来其他王族成员的支持:“对啊!我们怎么说也是烈阳王族,来求见烈阳赫,烈阳赫凭什么不见?”

  大家的身份地位都是一样的,烈阳赫凭什么不见他们?凭什么对他们发号施令??

  烈阳王府的将士听得乐了,这口改得可真快,他们不是来求救东皇殿下的吗?怎么一转眼就成了来求见烈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