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不见了?

  怎么会全都不见了!

  他明明把御天候和那些战士关在里面的,昨晚他还拿出来查探过。

  烈阳赫震惊,脸色骤变,把箱子一翻,箱口朝下,用力的晃动起来,却什么东西也没有晃出来。

  幽曜阳看了烈阳赫一眼,垂下眼眸,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幽曜阳的心腹大将秦陶见状,还假惺惺的道:“烈阳王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个空箱子较劲?”

  幽戈荒的战士闻言,接话道:“是啊烈阳王,您有什么难处就跟属下们说,虽然我们是幽戈荒的生灵,但看您这般着急,也不会袖手旁观。”

  说得很是恳切,但那一张张脸上,却是欠揍的表情。

  黑鸾怒不可遏,拔刀指向幽戈荒的战士:“闭嘴,再敢冷嘲热讽,本将宰了你们!”

  烈阳王府的将士也纷纷唤出烈焰灵枪,指向那些幽戈荒战士。

  秦陶和幽戈荒的战士见他们亮出灵器,不甘示弱,也要唤出自己的灵器,却被幽曜阳拦住。

  幽曜阳扫视黑鸾等人一眼,道:“幻帝殿前,怎可动武?别人不知道规矩,你们跟了本荒主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规矩吗?”

  幻帝殿前动武,视为不敬,可是要命的大罪。

  秦陶等人闻言,一脸受教的道:“属下该死,多亏荒主提醒,若不然属下们可就犯了死罪啦。”

  言罢,一双眼睛幸灾乐祸的睨向黑鸾等人。

  黑鸾和烈阳王府的将士脸色一白,慌忙收起灵器,对着幻帝跪下:“幻帝恕罪,属下们只是一时情急!”

  幻帝不理会他们,只看向烈阳赫:“烈阳王,你的证据在何处?”

  又道:“没有证据就是诬告,这个罪责可比殿前动武要严重得多,你担当不起。”

  声音不大,却字字带着噬骨寒意,让闻者胆颤。

  烈阳赫的脸色有些惨白,他很清楚幻帝的做事方式,别看她是个女人,但她的手段一样也不比东皇绝差。

  如果说东皇绝是嗜血的阎罗,那幻帝就是杀人的暗器,都是要人命的主。

  烈阳赫捏着乾坤箱的手狠狠一收,道:“证据,不见了。”

  此话一出,殿内的文臣都在心里冷笑,好一个证据不见了。

  证据不见了你还来告状,这是活得太闲了,想要找死吗?

  殿内的武将们却是同情的看了烈阳赫一眼,他们很欣赏烈阳赫的领军才能,但这一次,他们也帮不了他。

  幽曜阳则是不言不语,只一动不动的跪着,仿佛一个局外人般。

  他的属下却没有这么安静,秦陶对着幻帝道:“幻帝,烈阳王诬告一荒之主,以下犯上,请您为我们荒主做主!”

  其他幽戈荒的将士也跟着道:“请幻帝为我们荒主做主!”

  言罢,脑袋重重一磕。

  砰砰砰砰砰!

  狠狠砸向地面,表达着他们心中的愤慨和委屈,似乎幻帝若是不严惩烈阳赫,他们就会磕死一般。

  幻帝依然不搭理任何人,只是直视着烈阳赫,道:“你还有没有其他证据?若是没有就留下遗言。”

  言下之意,便是认定烈阳赫诬告,要取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