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404章 终于抱到你了(3)
  她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忽然听牧子良问道,“林宜,我听下人说,你母亲过世后,你外公外婆就一蹶不振,一直闭门不出,没有人际往来也不工作?”

  “……”

  林宜转头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下一秒,她就听到牧子良的日常嫌弃,“你们一家怎么都是胸无大志之人。”

  林宜蹙眉,有些生气,冷淡地道,“我外公外婆他们只有一个女儿,为这女儿付出半辈子却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一生的指望都没了。”

  “养育后代是为了传承,只想着指望儿女养老是无能之人才会说的话。”

  牧子良道。

  闻言,林宜不由得气笑了,“我说的指望是对亲情的指望。”

  “……”

  牧子良沉默。

  “您高高在上,您儿孙满堂,一个孙子坐牢了你也可以不闻不问,任何人能力差了半点,您就多加鞭挞,冷落的冷落,送国外的送国外。”林宜看着他讽刺地道,“像您这样的人,一定不明白失去一段亲情就跟割了心口肉一样的痛吧?”

  她这样嘲讽他,牧子良却没有回击,格外沉默地坐在那里。

  亲情……是心口肉。

  当初失去长子的时候,他也很难受,可他知道自己不能沉在这种悲怆中,他要撑起整个家族,他不能想那些……

  到如今,他的孩子们谁拿他当成心口肉呢?

  车子缓缓驶向医院,医院中的人进进出出,十分忙碌。

  林宜给牧子良戴上口罩,姜祈星推着他下来,往里边走去。

  三人直接去往周医生的办公室。

  周医生的办公室外却是格外安静,没什么人,只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面容严肃似保镖的人站在走廊两侧。

  林宜看了一眼,正要继续往前走去,就听牧子良沉声道,“我们回去。”

  回去?

  她正要问什么,牧子良就厉声催促,“快!”

  林宜和姜祈星对视一眼,两人转身离开,站在电梯前等。

  电院的电梯很繁忙,一层到一层间就要上上下下几个人,刚刚他们上来就花了很长的时间,看着电梯上方的数字,牧子良冷冷地道,“走扶梯。”

  旁边的扶梯不是楼梯式的,轮椅也可以从上面上下。

  “到底怎么了?”

  林宜不解地看着他,但还是照着他的话走向扶梯的方向。

  牧子良坐在轮椅上,脸色越来越差,刚刚在医生办公室门口的那些保镖显然训练有素,站姿都与别不同,在S城他还没见到过这种素质的保镖。

  小心些好。

  “先回去,检查的事以后再说。”

  牧子良冷冷地道。

  三人乘着扶梯下去,林宜也慢慢回过味来,刚刚那几个保镖有些眼熟,好像在应寒年的身边见到过。

  正想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

  “让一让!”

  中气十足的吼声。

  林宜回过头,就见那些保镖正快步从扶梯上走下来,脚步声沉重。

  她皱了皱眉,准备和姜祈星他们站到一侧,但保镖的速度太快,人瞬间到她身后,她被推了一把,整个人往下摔去。

  “林小姐!”

  姜祈星大叫一声,准备弃了轮椅去拉她,一个身影从他身边飞快地冲过去,他眼底只是一个闪过,那人已经扑下去眼疾手快地抓住林宜。

  林宜在一刹那间都做好从扶梯滚下去的准备了,手却突然被人抓住,她被动地一个转身撞上温热精实的胸膛,一双手环住了他,抱得紧紧的。

  她惊得脸色发白,一双温软的薄唇贴住她的耳,嗓音喑哑性感,“终于抱到你了。”

  扶梯还在往下走。

  “……”

  林宜从余惊中回过神来,推开面前的人,应寒年站在她面前,薄唇勾着,一脸得逞的坏笑。

  她怒视着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应寒年就看着她道,“原来是你。”

  “……”

  他这戏进入得太快太突兀,林宜都不知道怎么配合他演了。

  “林大小姐哪病……”应寒年接着演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激动不已的声音,“寒哥!”

  “……”

  应寒年沉默,回过头来,视线对上姜祈星的,姜祈星喜出望外地看着他。

  “你怎么也在这?”

  应寒年装得很到位,态度冷冷的。

  “……”

  姜祈星不知道应寒年已经回来,此时见到他态度冷淡,顿时想起自己做过的事,不由得低下头去,惭愧内疚再次浮上心头。

  应寒年随意地靠着扶梯,目光随意一瞥,便落在轮椅中的老人身上。

  两人对视几秒。

  牧子良的脸色沉到极点。

  应寒年却笑了起来,“今天这是怎么了,什么人都在这见到了。”

  “……”

  牧子良的脸色更差,蜡黄蜡黄的,可坐在轮椅上的他什么办法都没有。

  他几乎是立刻认为林宜告的密,但林宜要告也该告诉牧羡枫,不会是应寒年。

  难道是姜祈星?

  姜祈星呆在林家他曾经也有过疑虑,林宜说得简单,称应寒年为林家工作过一段时间,于是她和姜祈星也有些很浅的交情,看他身手不错就聘用了。

  她也保证过,姜祈星不会出卖他,主要是不会害林家。

  姜祈星对林家的忠心他也确实看得出来,而且经他观察,姜是非常不擅撒谎、装模作样的人,如果是他告的密,他刚刚就该避嫌,不会那么激动地喊出来……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着,应寒年站在那里笑得更轻狂了,“老爷子,你说我这算不算得来全不费功夫?”

  “……”

  牧子良想拿自己的龙头拐砸过去。

  扶梯到底,应寒年大手一挥,一群保镖立刻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你怎么在这里?”

  牧子良冷冷地问道,帝城距离S城那么远,他这时不在帝城忙着巩固自己的地位,却跑到这里来?

  “来治伤啊。”应寒年抬起手,手掌上包着纱布,“手不小心被划破了。”

  “划破个手跑医院?”

  林宜都听不下去了,他的借口要不要这么烂?牧子良能信?

  “那当然,划破手可大可小,万一细菌感染了呢?”

  “……”

  是啊,你不来医院伤口还愈合了呢,多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