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407章 打包丢进车里(3)
  旁边的女生们都将信将疑,“林宜,你是不是新交男朋友呢,以后来的就多了对吧?你在难为情?”

  刚谈恋爱的女生都害羞。

  这猜测都猜到北极去了。

  “真的不是,你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他不可能再来了,再来我……”林宜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索性不再说。

  她不说,旁边的女生蹦蹦跳跳地笑着道,“再来怎么样?你明天跳钢管舞给我们看。”

  她们一群跳舞的女孩子喜欢拿这个打赌。

  林宜被她们围得紧紧的,只好道,“行,他再来我就跳钢管舞。”

  她性子本来冷清,不是特别多话,但上学以后围着一群活泼热情的同学,她实在有点招架不住。

  “好吧,看来真不是男朋友。”

  这话可不容易在林宜的嘴里说出来,大家只好耸耸肩不再追问。

  逃过一劫,林宜暗暗松一口气,和大家继续往外走去,忽然身边的人都站住了,下一秒,她手臂被拍了下。

  林宜转身,只见身边的女生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傻了似的望着前面,“林宜……你明天跳钢管舞的衣服记得穿性感火辣一点啊……”

  “什么?”

  林宜怔了下,忽然明白了什么,立刻转头往前望去。校门外,一排的顶级豪车呈一字形停在那里,万丈霞光下生生折射出嚣张跋扈的气息,中间的房车前,应寒年一派慵懒地靠着车,风衣长至膝上,利落的短发下,戴着一

  个大大的黑色口罩,露出漆黑的双瞳。

  他还真是不加掩饰,他是觉得S城里没人能凭一双眼睛认出他是不是?

  他站在那里,是最特别的存在。

  学生们都纷纷驻足,望着他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什么。

  “……”

  林宜真是无语了,他已经将牧子良接走,还来干什么?

  她转身就想走,应寒年已经发现她,直直地朝她走来,她又被两个女生攥住,“你跑什么呀。”

  “……”

  林宜跑不走,只能站在那里,应寒年穿过学校大门走到她面前,黑眸盯着她,带着一丝笑意,嗓音低沉,“上车。”

  “……”

  林宜目光清冷地看着他,明显是不欢迎他。

  接受到这样的讯息,应寒年眼中的笑意慢慢淡去,站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正色道,“我有点事找你谈。”

  “我没事和你谈。”

  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他还来。

  林宜拉开身旁女生的手,快步离开。

  女生们站在那里,面面相觑,都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尴尬,个个看着应寒年。

  应寒年站在那里盯着林宜的背影,唇抿了又抿,蓦地,他眸光一深,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一把将林宜从后抱起来,强行抱到自己单肩上,直接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啊——”

  林宜没想到他会这样乱来,惊得叫出声来。

  但她的叫声毫无用处,瞬间被学生们高亢的起哄声所覆盖。

  “你放我下来!”

  他是疯了吗?

  林宜倒挂在他肩上,手用力地打在他的背上。

  应寒年连哼都不哼一声,任由她打,司机眼力极好地拉开车门,林宜被应寒年放下,手段强势地将她推进车里,她一头长发都凌乱了。

  她坐在车里挣扎要出去,男人高大的身躯很快坐进来,带着强大的逼仄感,用力地关上车门。

  “应寒年,你干什么?”林宜将凌乱的长发往后捋去,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他。

  应寒年没理她,一把扯下口罩,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缓缓启动起来。

  林宜连忙扑到车门边要去开车门,车门被锁死,开都开不了,她回头瞪向应寒年,应寒年坐在那里,眸子深深地看着她,“我真有事找你。”

  “我没什么和你谈的,你让我下车。”

  林宜冷冷地道。

  “……”

  应寒年抿住薄唇看着她不合作的态度,不发一言。林宜见状,更加生气,眼看车速越来越快,也不知道应寒年抽什么风,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她拿起书包朝他身上砸去,愤怒地道,“应寒年,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个流氓!

  ”

  应寒年没有躲,被她的书包砸中。

  他按下书包,眸子灼灼地盯着她,压抑着痛苦,“我真是流氓的话你还能好好地在这里?你以为我就那么忍得住?”

  两年了。

  不是两天,不是两个月。

  他早就忍不住了,可他知道他当初就是再没错,也是伤了她,他对不起她,他欠了她的,所以他碰都不敢多碰她一下。

  “……”

  林宜被他眼中的东西刺了下,目光僵了僵,她别过脸去,冷冷地看着窗外。

  “我准备秘密带牧子良去趟生死街。”

  应寒年开口,嗓音低沉喑哑。

  “……”

  林宜没有动,这关她什么事?

  “老头子提了要求,要你陪着他。”应寒年又道。

  闻言,林宜一下子睁大眼睛,回头错愕地看着他,“什么?我陪?为什么要我陪?”

  牧家的人是都有毒吗?

  “老头子有伤在身,怕我路上把他折腾死了,要你在身边才放心。”应寒年三言两语概括了重点。

  “……”

  林宜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又不是医生,带着她能有什么好?

  “我已经答应了。”

  应寒年的话句句令她受不了。

  “你答应是你的事,我没答应。”她道,她不想去,与其说不想和牧子良呆在一块,不如说是她不想和应寒年呆在一块。

  她花两年的时间才将那些过往压到身体的最深处,她不想被它有机会逃出来。

  “以我现在的手段压迫一个林家是轻而易举的事。”应寒年看她,“要是你不去,老头子会怎么想?他想太多了对林家没好处。”

  他出现在这里,老头子本来就存着疑虑。“那你就别答应,你就说不放心我跟着,怕我会给牧羡枫通风报信,反正在牧家人的眼里,我一直和牧羡枫纠缠不清的,这不是个很好用的借口么?”她道,“你再给他找几

  个医生跟着不就行了?”

  “可我已经答应了。”他道。林宜不明所已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