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瞧您这话说的,谁不知道二姑娘是西京有名的才女。”于嬷嬷陪笑道。

  “她不过是认识了几个字,骨子里没什么心眼,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嬷嬷不要介怀。”大夫人一笑道,心里越发的不安。她差人去传夏荷知,不久她便到了。

  夏荷知给于嬷嬷见了礼以后,便跟着于嬷嬷从后门上了马车,马车绕过重华大街,进入雍安门,直入德妃的寝宫永寿宫。

  夏荷知是第一次进入玉辰宫,入眼的是一个凤凰墨翠镂金檀香炉,德妃半卧在贵妃榻上,轻笑着说:“你就是二姑娘,听说你心性聪明,本宫托你一件事,不知你愿不愿意做?”

  “奴婢一切听娘娘吩咐。”夏荷知沉声说,德贵妃淡淡一笑道:“你果然聪明,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做下毒之类的事情,我只是要你在夏叶子跟前安插一个人。连心你过来见过二姑娘。”

  “奴婢连心见过二姑娘。”一个面目清秀的宫装女子跪下说。

  夏荷知低声道:“连心姐姐起来吧,日后娘娘有何吩咐,您吩咐我就是。”

  “好,送二姑娘回去。”德妃一笑道。随后着人把夏荷知送了回去。德妃心里打着鼓,目下她已经不敢轻易出手,进过调查,帮助夏叶子的人,既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睿王的人,那这神秘人物会是谁呢?不久就会真相大白了。

  夏荷知无心欣赏那华丽绝伦的玉辰宫,只想快些回去,她不知道这德妃娘娘还会让她做什么,但有一点她心里明白,她和夏叶子一样都是夏家的女人,德妃娘娘不会让她好过,处置了夏叶子,下一个差不多就轮到她了。

  ***

  御史府放生了抢劫之后,太子夜千寻和睿王周昭南连夜带兵封了西京城,彻底追查这刺客的来路。二人天一亮就匆匆赶到御史府看望玉凤公主。

  夜千寻坐在红棕色的汗血马上轻声说:“不然把玉凤带回去吧?”

  “意旨是要她在夏家住上三天,我们带她回去就是抗旨,我怕母妃会不高兴,母妃的意思是把玉凤嫁给夏云峰,这此时正是他们培养感情的好机会。太子哥,你在这里看着玉凤,我去看一看三姑娘。”周昭南一笑道,他很好奇那个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三弟,你是喜欢三姑娘对吗?莫忘了她可是就要进宫的人,很可能是父皇的人,本宫劝你离她远一点。”夜千寻淡淡的说,这夏叶子聪明非常,再加上夏家如今的势力,他必不会让给别人。

  “太子哥,我和叶子是旧识,我想以她的个性不会乖乖进宫的。”周昭南一笑道转身走向紫薇阁。

  “你很冷静呀,昨天一场刺杀,按理说你应该给吓到了,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惬意得很……”周昭南微微一笑道。

  “王爷不去看玉凤公主来我这里做什么?”夏叶子一笑反问道,心中有些担心周昭南查到了什么,她很害怕连累了海棠。

  “我稍后回去的。咱们聊聊怎么样我有些事问你。”周昭南看着缠绵于她明眸中的不安,由此周昭南更加确定这夏叶子认识这暗中搭救她的人,而且和那人有些关系,这看似温柔似水的三姑娘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呢?

  “王爷还有什么事情吗?”夏叶子心中一颤问道,看向那张笑意融融的脸的时候,不觉间有些不安。他的眼睛锐利如剑,带着一种穿透力,让她似乎无所遁形。

  “呵呵,三顾念咱们就不能聊一聊吗,我们可是老朋友了。”周昭南依旧笑意融融的说。

  “昨晚我受了惊,所以要回去休息,王爷若要聊天,可以找大姐姐,四妹妹她们。”夏叶子不理会周昭南的挽留,径自回到闺房。

  周昭南追上去拦住夏叶子,见她不理会自己便想要跟她开个玩笑,突然想起范围成提的那件大楚奸细的事情,如是冷声道:“其实我是怀疑三姑娘你并非夏家的女儿,而是大楚的奸细。”

  夏叶子脸色如常,心里却捏了一把冷汗,他怎么知道她的身份?如是她苦笑道说:“王爷这是开的什么玩笑,你有证据吗?”

  “爷自然有证据。”周昭南半开玩笑的说,虽是逗弄,但他也想真的找出夏家的软肋,如果这三姑娘若是奸细,对自己和母妃自然有莫大的好处,至少可以除掉夏氏,奠定徐家在大晋牢不可破的地位。

  “那王爷去禀报陛下吧,不过就算王爷有证据也是假的……”夏叶子淡淡的说,如今只有一条路,就是死不承认,就算承认了,她也不可能活命,那免死金牌也就形同虚设,如今只有不承认,才有活命的机会。

  “什么叫就算有证据也是假的,若我说是那陈五出卖了你,这回你信了吧?”周昭南步步逼近,打算看她如何声辩。

  站在一旁的姜红,见夏叶子没有立刻应答,便开口道:“王爷,那个人的话若能信,母猪都会上树了,那陈五只是个赌鬼,你给他钱,他连亲爹亲娘都能出卖,何况我们姑娘,你让他做人质不觉得可笑吗?”

  周昭南本就是来开玩笑逗弄她们的,见这夏叶子的丫鬟有些急了,便故意说道:“那陈五说姜红你也是大楚的奸细,而且还是奸细头子,这夏叶子的主子。”

  “呵呵,王爷不觉得太过可笑了吗?我是姑娘的主子,还会在这里伺候姑娘?”姜红冷声的说,周昭南冷声说:“你不过是掩饰身份。”

  “我的身份不用掩饰,我本来是药王谷里的人,是药王救了姑娘,后来药王谷出了事情,触怒了权贵,药王便让我跟着她来晋国,我们姑娘最大的错,就是救了你,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就该让你淹死。”姜红咬牙切齿的说。

  “药王谷,爷从来没有听说过,具体在什么地方可能考证?”周昭南冷声问,他很想多了解一下她的过去。

  “这药王谷出了事,自然不复存在了,不过王爷我相信六叔不会出卖我,更不会说奸细之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