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权门婚宠 > 第669章 你少来命令我
  第669章 你少来命令我

  后来,郑紫琪是被郑子俊强塞进车子带回家的,整个过程她都是懵的。

  原来,在她心心念念想着嫁给他的时候,他却在深思熟虑分手的事情,她的心都凉透了。

  郑子俊深知妹妹的脾性,她要么不爱,要么就爱得彻底,她曾经对顾城骁痴迷的时候,因为爱而不得而做过许多错事,差点误入歧途,现在对范杨木也是这般痴迷,他这个当大哥的真的很担心她。

  郑子俊一路开车回家,郑紫琪哭了一路,一回到家,她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谁劝都没有用。

  郑家二老为这个女儿真是操碎了心。

  郑父:“怎么了这是?子俊,她又怎么了?”

  郑子俊懊恼地说:“跟老范吹了,老范不想耽误紫琪。”

  郑母:“唉,那孩子真是……也好,分了就分了吧,那孩子这一生太坎坷,命不好,不过这人是好人,希望他下半辈子能过得顺坦些吧。”

  郑家的小区楼下,范杨木坐在车里,他一直跟着他们的车进了小区,才放下心来。

  他抬头看上面,那高层小区,密密麻麻的窗户,有亮着的,也有暗着的,他不知道那一间是郑紫琪的家。

  他深深叹气,这万家灯火如此辉煌,却唯独没有属于他的火烛。

  他想起了自己的大儿子,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爱,父亲对他而言只活在旁人的话语里,而他的小儿子,父爱母爱都没有享受到,还带着那种让世人鄙夷的病毒。

  还有他的妻子,那个可怜又坚强的女人,她本来可以嫁一个平凡的人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生,嫁给他,遭遇了那些人间最悲惨的事情,直到死,她还在盼着他回家,他真的很对不起她。

  说到底,他终究还是走不出家破人亡的内疚和伤痛,他终究还是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现在的安宁。

  ——

  城邸,顾城骁喝了不少的酒,但也仅仅只是微醺而已。

  林浅不知道他的酒量到底有多好,这么多年,她都没见过他真正喝醉的时候,顶多就是装醉。

  此刻,他又横着躺在床上,连拖鞋都没有脱,装作醉了的样子。

  林浅没打算理他,放假了,不用想着工作,她就轻轻松松慢慢悠悠地洗了个澡,在卫生间里磨蹭着足足呆了一个多小时。

  “喂,妈,南南北北睡觉了吗?我想看看他们。”

  “我刚从卧室出来,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迷糊了,再进去一视频,睡意都赶跑了,你们明天早点过来就能见到了。”

  “哦,那好吧,今天他们都来城邸吃饭了,热闹了一阵,城骁喝了点酒,这会儿已经倒床上了。”

  “今天就喝开了?”

  “是啊,不过他今天高兴,就随他了,在孩子面前他不喝酒。”

  “嗯,他爸也不喜欢他喝酒,不过明天除夕你们可以喝一点,陪奶奶喝。”

  林浅忽然感性地说道:“妈,这段时间我工作忙,没时间顾着你们和孩子,对不起,也非常谢谢你们帮我照顾孩子们。”

  这突如其来的感谢让叶倩如好不适应,婆媳两第一次这么感性地说话,而且还是通过电话。

  不过这些话当面还真说不出来。

  叶倩如说:“要说谢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你爸以前离不开轮椅,现在跟着两孩子满院子跑,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因为这两个孩子更加惜命了,你们奶奶说了,她起码还要活二十年,看着南南出嫁,看着北北娶媳妇儿。林浅,感谢你,为我们顾家带来了这两个孩子。”

  林浅以为自己的话已经够煽情的了,没想到婆婆更甚,她都没法接招了。

  婆媳过招,走火爆路线她凶不过婆婆,走煽情路线她也煽情不过婆婆,真是完败啊。

  “林浅。”

  “啊?”

  “今天早点睡,明天早点来,我照顾你儿子,也请你一定照顾好我的儿子,谢谢。”

  林浅突然就被婆婆的几句话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自己调节了好久,才郑重地说了一个字,“好。”

  外面的顾城骁终于等得不耐烦了,等得都快睡着了。

  于是,他只能自己支起身子,歪歪扭扭地走到洗手间去。

  手刚要碰上门,门突然从里面开了,一张黑到眼白发光的脸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嚯!”他真的是吓了一跳,瞌睡都吓醒了。

  “干嘛,见鬼了?”

  顾城骁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掰回身去,推她到镜子前照一照,“鬼都被你吓跑了。”

  那一瞬,她自己都被吓到了。

  林浅双手搓着下巴边缘,一点一点将黑泥面膜揭下来,她的肌肤宛如刚剥壳的鸡蛋,细腻通润,又白到发光。

  她一边揭面膜,一边说:“敷个面膜而已嘛,你贴着人皮面具变成另一张脸的时候才吓人好不好。”

  顾城骁看着镜子里的林浅,扎着简单的马尾,有两屡头发随意地挂在脸颊边,她微怒地撅着小嘴,这个样子真是特别特别的可爱,他最迷恋她这种时候的样子。

  他心头一热,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借着酒劲,他用下巴肆意地摩着她的颈窝。

  林浅却嫌弃得不行,“哎呀,你都没刷牙没洗澡,别碰我。”

  顾城骁越抱越紧,越吻越放肆。

  他呼吐出来的气息带着浓浓的酒精味道,可把林浅给熏死了,这澡都白洗了,还有他的小胡渣,刺得不行。

  “啊,顾城骁,停下,你胡子刺得我太痛了。”

  顾城骁眨眼朦胧,看了看被他吻过的地方,确实,她白皙的脖子已经起了一大片红晕。

  随即,他又一狠心,张嘴咬住她的肩膀头,非咬痛了她才罢休。

  “啊,你属狗的吗顾城骁?怎么咬人啊?痛!”

  “痛了才能让你记住,”顾城骁语气略凶,以训诫的口吻说道,“以后这种事情不要插手,万一你有危险怎么办?”

  “这不是没有么,年奇砚是女的,我吃不了亏。”

  “总之就是不行。”

  “喂,你少来命令我,我可不是你的兵,你也别小看我,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顾城骁将她掰正面对自己,双手擒住她的脖子,他低头用力地吻住她的唇瓣。

  这种姿势,她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