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燃钢之魂 > 第二十九章 诺查丹玛斯的愿望
  【这世上有一场战争。

  它无关刀与枪,也无关血与火,那是一场有关于文明与进步,阶级与反抗的战争,它寂静无声,无人知晓,参战的一方手握被扯断的枷锁,另一方却是社会本身。

  即便如此,这个战场也一样艰苦卓绝,无数人为之牺牲。】

  光耀纪元究竟给星坠纪元留下了多少遗产,多少烂摊子?

  每次诺查丹玛斯在统计古籍中的资料时,总是忍不住去想这件永远没有答案的事情。

  怎么才能数尽?星坠纪元的一切都是在光耀纪元的骸骨上发展而出,他们继承了上古贤者的魔法,继承了古代斗士的斗气,神明传下圣光的修行之路,甚至就连文化和习俗,都来源于那些曾经的种族。

  魔法的九大分类,斗气的十三种适普修行法,圣光冥想,大型战争傀儡设计图,浮空城核心,魔网……还有许多许多来自地底遗迹的古老技术,甚至就连脚底的这片大陆,那在世界之外旋转的万界祭祀场,都是光耀纪元的遗物。

  仅仅是从这些角度上来看,光耀纪元的遗产是如此的丰厚,让初始人口只有百万出头的星坠先民们在千年之内就发展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诺查丹玛斯毫不犹豫的相信,倘若不是有混沌残留的黑森林阻碍,各大人类聚集区早就能在百年前统一力量进行技术交流,然后发展出现在的魔能工业。

  但与此相对的,光耀纪元也留下了无数的烂摊子——频发黑潮的黑森林,位于深渊周边的糟糕世界环境,联通众多混沌之地的时空通道,一个死掉的世界,无数邪恶的窥视,还有世界意志的敌视。

  星坠纪元的人民就是这样,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利用上个纪元的遗产,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这一步,这样的速度,即便是在多元宇宙中也算得上是快捷。

  但这样是远远不够的……面对注定要到来的灾难,那在几十年后到来的邪神,这样的进步速度还是太慢了。

  诺查丹玛斯不禁想到了万界祭祀场,群星世界,那足以覆灭一个文明的虚空母兽,还有在其背后的瘟疫邪神。

  这是足以令人绝望的力量……虚空母兽还好说,他与乔修亚联手就能灭杀一个,如今他们两都实力大进,即便是一人应付一个也应该不是难事,但谁知道这样的母兽究竟有多少个?瘟疫邪神的恶名仍在多元宇宙中传播,它手下的眷族集群数量很可能超过整个迈克罗夫世界人类的总和,倘若是这个邪神全力进攻迈克罗夫世界,那么他们应该如何应对?

  要知道,这一次,他们可没有圣贤了。

  如此想到,诺查丹玛斯转头看向身边的战士。

  此时老法师已经与乔修亚走出了地底世界,来到了地表之上,此时仍是深夜,银色的月光混杂着极光,夜空绚丽非常。

  诺查丹玛斯知道,这所谓的极光,其实并非是自然现象,那正是自己身侧这位传奇战士存在所造成的异象之一——强大的磁场即便是被压制,仍有部分会影响周围的世界,它干扰高空的磁场,令极光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天气都会出现。

  自从离开了那古朴的大地神殿后,乔修亚一直都很沉默,这次大地神力事件并没有诺查丹玛斯他们想的那么严重——比如说,世界意志脱困的后手,但即便是如此,他们还是知道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钢之蟒迈克罗夫几乎是以自己的存在为代价,朝着世界周边发送求援信号,只要能够让它脱困,它就愿意将世界之力奉上。

  由于并不专精于召唤学和降灵学,诺查丹玛斯并不知道这所谓的世界之力究竟有多大,能够吸引怎样的存在,但看乔修亚那严肃中带着一丝期待的表情,老法师就明白那绝对是足够棘手的敌人,想来也是,会对世界之力感兴趣的存在,即便不是传奇,也定然是和虚空巨兽差不多,与传奇没什么差别的超凡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迈克罗夫世界已经位于深渊周边,附近有着强大实力的世界很少。”

  这时,乔修亚突然开口了,他就像是自言自语,随口说出自己的推断:“周围的世界大多都和当初的迈克罗夫世界一样,火焰渐熄,只有少数是正常的世界,这种地方可孕育不出强者,也只有那些深渊领主和在附近巡游的虚空巨兽值得提防。”

  “那也足够紧张了。”

  因为乔修亚曾经说过,所以诺查丹玛斯也知道此时的七神还有其他种族的神明为了封印世界意志,如今无法出手,甚至还可能需要部分人去保证封印的安全,老法师轻轻的摇头道:“只要有一个存在穿过封锁,那么它就有可能让世界意志突破封印,传奇的力量你我都知晓,只要倾尽全力,摧毁位于地底的封印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而已。”

  实际上,这裂谷便是明证,乔修亚全力出手,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就撕裂了一条深达数千米的局大裂谷,假如他将力量集中,只是单纯的为了破坏封印,这速度和深度还会更快。

  “假如有个哨站就好。”

  如此想到,诺查丹玛斯轻抚自己魔导书的书脊,他的语气带有一丝压抑:“观星所虽然能够观察周围的世界,但是它的观测目标太大,并没有办法看见你我这样人形的传奇强者……倘若有个位于虚空中,能够清晰捕捉到强大能量波动的哨站,那么进行防御准备也轻松许多。”

  “这正是对外探索部建立的意义,在我的设想中,对外探索部的第一个任务并非是寻找生命世界,而是在迈克罗夫世界周围建立大量的预警哨站。”

  乔修亚随手一指,银色的光辉便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光幕,他平静的说道:“想要开拓远方,至少后院不能起火,等到这次解决钢之蟒事件后,便是对外探索部正式启动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战士转身,对诺查丹玛斯微微点头,他颇为感慨的说道:“凛冬堡学院我基本没管事,都是你在进行协调……它很成功,如果没有凛冬堡学院培养的大量技术人员,对外探索部的底子压根不可能这么快的搭建起来。”

  “那是自然,别的不说,单论培养学生,整个世界除了巴巴罗萨,其他人都别想和我比。”

  难得听见乔修亚这么直接的吹捧自己,诺查丹玛也是丝毫谦虚,他颇为自得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但随后,却又叹了口气:“可惜,目前只有一个凛冬堡。”

  此时,两人已经一路慢走到了北乌拉尔平原的边缘处,能够看见前方有无数草原野兽魔兽正在被凛冬堡学院的学生们引导,前往位于另一片草原开辟的特殊试验区,这些学生的实力并不强,无法像是第一小队或者龙人少女莉莎那样进行高难度任务,所以学院安排的这种大型活动就是他们为数不多可以轻松得到积分的途径。

  两位传奇强者远远的观察着这些虽然还年轻,但运用魔法斗气都是很娴熟的学员,但并没有靠近,站在远方,乔修亚沉默了一会后,才开口道:“为什么只有一个凛冬堡?”

  战士的语气十分疑惑,他注视着这些可以说是未来希望的年轻人,语调中带着不解:“前段时间我就想问了,凛冬堡模式如此成功,你应该在帝国的其他地方多开一些类似的职业者学院……就算那些地方因为没有传奇强者,发展会比较缓慢,但也比没有好。”

  这的确是乔修亚觉得比较奇怪的一个地方,凛冬堡学院在这五六年来,虽然吞了摩尔达维亚领大量的流动资金,但反过来,它也为摩尔达维亚带来了大量的利益,乔修亚作为领主,完全不把钱当钱,在不清楚自己有多少资金的情况下想扩展城市就能扩展城市的底气就来自于凛冬堡——就算是其他地方的职业者学院无法像摩尔达维亚这里发展的这么完美,但也不应该没人尝试。

  对于这个问题,诺查丹玛斯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乔修亚,这个帝国并非是人民的帝国,而是皇帝,贵族还有超凡者的帝国。”

  诺查丹玛斯直接指出了最本质的问题:“除了你这个对权利毫无兴趣,压根不管事,没有任何威胁的传奇强者,任何在地方建立的职业者学院都只是单纯的给当地贵族提供他们当本地霸主的力量,而无法将这力量扩散至所有阶层。”

  “不,我不是,我……”

  听到这里,乔修亚皱起眉头,他啧了一声想要反驳,但仔细想了想,只能承认诺查丹玛斯说的的确没错。

  而他也明白,这也是为什么伊斯雷尔想要进行改革的原因——就如同前世想要工业化,就必须将土地和农民从地主手中解放那样,想要达成超凡世界的超凡力量普及化,就必须要将拥有超凡天赋的普通人从贵族和超凡者手中解放。

  “但我们有三位传奇强者,伊斯雷尔更是帝国皇帝,我以前就想问了——如果想要改革,我们随时能杀光任何不愿意配合的贵族,把整个帝国从头到尾清扫一遍,甚至都不需要三天时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必要时,杀的人头滚滚也是无可奈何的,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没功夫让这些人慢慢的转变思想了。”

  说这话时,乔修亚语气漠然,仿佛压根就没有把人命当一回事——他的确愿意守护世界,愿意抵抗混沌,但这可不代表他是什么圣母,他愿意守护的,是那些无力抵抗不可阻挡灾难的弱民,而并非是那些有着力量,却影响着世界进步的阻碍者。

  当然,对于那些无罪的,他并不会真的杀光他们,但全部关押起来用物理手段改造思想,乔修亚自认为还是做得到的。

  “那有什么用。”

  对于乔修亚简单粗暴的方法,诺查丹玛斯只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你能掀翻压在人民身上的山,将他们从贵族的手中解放,给予他们改变命运的力量……但那又如何,你掀不掉人心中的山。”

  “乔修亚,你看看这些学员。”

  顺着老法师的话,乔修亚重新看向那些正在导师的指令下,进行各种工作的凛冬堡学员。

  这些年轻人服从指挥,工作一丝不苟,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对对方一视同仁,没有人觉得自己比对方差,也没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是多年来凛冬堡学院中一直奉行的准则:身份毫无意义,能力才是第一。

  “你大可问一问,这些看上去已经没有贵族平民之别的学员,问问他们未来的理想是什么。”

  诺查丹玛斯的语气平静,但是乔修亚却能听出一丝寒意和愤怒——对于这个问题,战士并没有真的随便挑一个人去询问,因为他早就知道答案。

  “他们想成为大人物。”

  摇着头,乔修亚如此说道:“学会了魔法,就等于贵族,成为了骑士,便能为帝国开疆扩土,当上了牧师,便能统领一座教堂,然后管理教区,最后成为主教,大主教,那也是和伯爵乃至于公爵平起平坐的大人物。”

  听完这个回答,诺查丹玛斯闭上了眼睛:“是的,你说的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他们现在的平等,是觉得对方未来都是大人物,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都是统治平民,固化阶级,令平民几乎没有上升空间的‘统治阶级’……所以贵族才会与平民欢声笑语,伯爵之子才会和猎人之子勾肩搭背。”

  乔修亚头一次听见诺查丹玛斯如此压抑自己情绪的声音,他感觉到对方就如同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但是很快,老法师就重新平静了下来,他冷眼注视着这一切,然后露出了冷笑:“就是这样,谁都知道,传奇强者有改天换地的力量,你我联手,即便是将整个大埃阿斯山脉从地图上抹平也不是难事,杀些贵族土霸王比翻掌还简单……但是不开民智,不让民众觉醒,掀翻他们心里的山,他们就算拥有了超凡力量,也不过是成为新的压迫者。”

  “开民智吗。”

  对此,乔修亚却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经所在的世界,他回忆起了历史书上曾经写过的那一场场在思想与信念上的战争,他忽然惊觉,迈克罗夫世界这个在他眼中颇为原始的社会居然也走到了这一阶段,而这一阶段的第一步似乎就要在他眼前发生。

  “普及知识,全民扫盲,义务教育,初中便开始进行的集体政治教育……”心中闪过前世种种刚刚开发出来的教学方法,乔修亚不禁沉默了起来,他并不知道当年的革命究竟是怎样发生,又是怎样成功的,但他却知道,开启民智势在必行,只是他不知道,如此大范围的改造世界到底合适不合适。

  归根结底,前世并没有超凡力量,倘若一切照搬,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这个世界是魔法和斗气的世界,和前世农民和地主的关系完全不一样……

  因为知道的更多,所以在这个时候反而会迟疑。

  “我们有资格为人类选择未来社会的方向吗?”

  乔修亚如此问道。

  “你错了,乔修亚,我们从未替人类选择他们未来的道路。”

  说到这里,诺查丹玛斯反倒是嘴角翘起,他仰头,看向璀璨的星空与极光:“不久前你对我说过的那句话,让我一直铭记于心……你说的没错,我们只是带领着他们向前,来到这一步。”

  “然后,人类选择了这条路。”

  “……哈哈哈哈,居然用我的话来回复我。”

  听罢,乔修亚先是眯起了眼睛,他似乎陷入了回忆,但很快,他颇为畅快的笑了起来:“我还在为你们担忧,但是现在看来,你和伊斯雷尔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对吗?”

  “是。”

  简短的回答道,诺查丹玛斯也笑了起来,而在短暂笑声过后,老法师的话语再次响起,令乔修亚微微一愣:“就在几天之后。”

  “这个消息本来早就打算告诉你了,不过因为你前往远南参加友人的婚礼,所以就没有打扰。”

  诺查丹玛斯与乔修亚对视,他诚恳的说道:“拉德克里夫伯爵,那时请你务必到场。”

  “让我们一起,注视着新时代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