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儒道至圣 > 第2510章 神药榴莲
  或许是胃口大开的关系,双方的关系出奇地缓和了许多,开始谈天说地,甚至相互恭维,只字不提杂家与景国之争。

  双方发现,在许多地方,双方的立场都是一致,关系更加贴近。

  双方从早上聊到午间,瓜果吃饱,开始上糕点。

  和上午一样,许多糕点也是前所未闻,景国人主动介绍,说这些都是方运发明和爱吃的。

  杂家一众官员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但是,方运不来,他们也不好强行发作,只能耐着性子听景国官员介绍糕点,一边听介绍一边吃。

  没想到,这些糕点和那些瓜果一样,除了少数几样吃不太惯,大都非常喜欢。

  结果,杂家官员心安理得开始品尝美食,又开始谈天论地,忘了方运。

  直到晚饭时间,景国官员询问杂家官员想要吃什么,他们才因此面色微变,不做回答。

  眼看气氛出现问题,曹德安轻咳一声,道:“诸位莫急,方虚圣刚刚传书,说一刻钟内必然赶到。”

  杂家众官这才缓和表情,静静等待。

  过了数百息,一阵奇特的臭味传进会议室。

  杂家官员面露疑惑之色,寻找臭味的源头,但始终找不到,可又不好询问,只能沉默不语。

  景国的众官却露出两种反应,一些官员闻之变色,急忙掩鼻,还有一些官员则双目发亮,用力嗅着那气味,好像闻到美味一般。

  突然,会议室的大门大开,武侯车上的方运缓缓驶来。

  就见方运坐在正中,左侧的狐璃双手托着一个大盘子,上面摆放着一个个黄色的奇特之物,形如桔子瓣,但却大若红薯,十分饱满,散发着浓烈的怪味。

  方运以才气摄取,张口大吃,露出满意之色,偶尔会吐出褐色的籽。

  连吃三瓣奇特之物,方运已经抵达景国官员的中间,随后微笑道:“诸位,不好意思,方某抱病在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前来,还望诸位多多海涵。我所吃之物乃是血芒界的一种药物,学名榴莲,别名猫山王,对我大有裨益,只是味道奇特。”

  一些官员怀疑这就是臭刺果,但表面没有刺,与景国官员描述不符,也就没有质问。

  景国官员则有数人直翻白眼,暗道方运真是不把杂家人放在眼里。

  洪茂山没想到此物竟然散发如此臭味,顿觉胃里翻江倒海,又怕不礼貌,没有用才气隔绝气味,最后实在忍不住,生怕当场呕吐,这才外放才气在鼻外,挡住臭味。

  即便如此,洪茂山也依旧觉得那臭味环绕在自己身体周围,明明已经闻不到,可总是能感觉得到,甚是奇特,远胜臭豆腐臭鳜鱼等物。

  洪茂山强颜欢笑,道:“方虚圣身有病伤,自然要随时吃药,不要在意我们。那么,现在可以开始和谈了吗?”

  方运点头道:“当然当然,你们先说,我吃点榴莲压一压病魔。”

  一些景国官员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很苦。

  于是,双方开始正式谈判。

  在圣院的谈判,是景国官员主动降低姿态,希望杂家可以放人一马。

  现在,双方形势逆转。

  洪茂山缓缓道:“老夫身负杂家与圣院重任,希望双方以最友善的态度结束对立,即便贵方整整拖延了十天,我们依旧本着和平共处、互利互惠的原则,主动和谈。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表达我们杂家的诚意,老夫先划出我方的底线。”

  其余杂家官员焦急地看着洪茂山,都想阻止他。

  洪茂山继续道:“我们的底线就是,希望景国将吏员考试交由我杂家主持!由我杂家担任主考官。”

  那些杂家官员这才松了口气,就算不用洪茂山说,其余景国官员也知道。

  “荒唐!”曹德安勃然变色。

  其余景国官员也好像完全没有准备,个个大怒。

  盛博源之前在朝堂上与方运针锋相对,但现在却同样怒不可遏。

  方运一边吃榴莲一边暗叹,这帮老官场油条们演技真厉害,远远超过那些戏子。

  洪茂山丝毫不被景国官员的态度影响,道:“若是贵方愿意让出吏员考试,我杂家不仅会放弃之前所有的条件,甚至愿意全力相助景国,必要时刻,可以帮解决一切祸患!”

  洪茂山的话让所有景国官员一惊,“祸患”二字,大不简单。

  方运道:“景国的祸患,除了妖蛮,就是庆国。你们没办法解决妖蛮,看来就只能解决庆国了。”

  洪茂山微笑道:“庆国不是祸患,庆国愚昧的执掌者才是祸患。”

  景国官员恍然大悟,杂家这是准备把庆君卖了,而且卖得如此干脆。

  看到景国官员的反应,洪茂山很满意,道:“老夫一上来就拿出我方的底线,已经体现了最大的诚意,若是贵方依旧不肯,那便是毫无谈判之意。”

  说到最后,洪茂山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旋即消失。

  一些景国官员轻轻点头,洪茂山能说出前面的那番话,的确是诚意十足,不过似乎有些被拖怕了,生怕景国再继续拖下去,所以干脆开门见山。

  面对如此大事,景国官员无一人敢开口,全都望向还在吃榴莲的方运。

  方运却对众人视若无睹,不紧不慢又吃完一瓣榴莲,才拿出一瓣榴莲递向洪茂山,道:“榴莲包治百病,来一口?”

  洪茂山胃中再度翻江倒海,忙道:“不了不了,老夫身体康健,这等神药还是留给方虚圣自己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方运说完竟然又自顾自吃完。

  其余庆国官员知道方运在故意折腾人,也不恼怒,只是暗道以后一定要报复景国。

  吃完之后,方运看了看狐璃的盘子,还剩五瓣,颇有不舍之意。

  方虚圣移开目光,扫视杂家所有官员,神色恢复正常。

  “本相愿意将吏员考试赠与杂家。”方运的声音无比诚恳。

  沉稳如洪茂山也未能抑制住脸上的喜色。

  但是,方运随后道:“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

  “愿闻其详。”洪茂山道。

  方运缓缓道:“第一,割让庆国五州之地。”

  “你……”一众杂家官员勃然色变,洪茂山手扶长桌,双目圆睁。

  方运不紧不慢继续道:“第二,庆君自裁。第三,杂家永久放弃一切与景国和我对立的行为。第四,处决所有潜伏在我景国的庆国奸细,包括柳山。第五,庆国新君留在我景国十年。第六,宗圣护我景国十年不灭……”

  “够了!”洪茂山猛地一拍桌子站起,如同愤怒的巨兽,直视方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