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国小霸王 > 第1482章 围殴
  郭图以袁绍的名义传令全军,袁绍受了伤,需要休养,暂时由沮授指挥战斗。 X 23 U S.C OM

  为了安抚军心,郭图还让袁绍坐在车上巡阵。虽然袁绍坐在车里,很多人根本看不到袁绍的脸,可是看到袁绍的马车,看到郭图和陈琳,军心还是稳定了不少,陆续撤回来的溃兵在指挥的位置集结,敢冲乱阵地者格杀勿论。砍下上百颗首级后,形势总算被稳住了。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韩银率部赶到。

  韩银来送亲,要向孙策展示韩家的实力,挑选的自然都是精锐骑士,不论是个人武艺还是整体战术都堪称西凉精锐,再由孙策提供了精钢打造的武器、甲胄,经过大半年的训练,战斗力更胜一筹,此刻出击如宝刀出鞘,神挡杀神,佛挡杀神,怎一个爽字了得。

  这一路走来,这千余凉州精骑所向披靡,没有遇到任何真正的对手。胡骑只顾逃命,只想逃得越远越好,没人愿意迎战,冀州步卒倒是有心迎战,可是在纵马奔驰的骑兵面前,他们仓促建立的阵地不堪一击,迅速被韩银摧毁。零星的反抗反倒激起了凉州骑士的残忍本性,他们肆意杀戮,一路上留下无数鲜血和残肢断臂,斩首无数,几乎每个骑士都见了血。

  但韩银对普通士卒没什么兴趣,再多的首级也比不上袁绍。

  孙策提醒了他,韩遂当年入京上计,曾到大将军府拜诣,受到冷遇,罪魁祸首就是袁绍。袁绍控制了大将军府,排挤凉州人,即使他父亲韩遂是凉州名士也无法在京师谋得出路,只能灰溜溜的回凉州。堂堂名士,为什么甘作上计吏?不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出仕么,结果全被袁绍毁了。如果当初不是袁绍从中作梗,韩遂又怎么会和马腾一样成为叛军?

  这些世家盘踞朝廷,阻碍了寒门子弟出人头地,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不砍了袁绍绝不罢休。袁绍已经受了伤,是孙策和马超的功劳,阎行拖住张,为孙策和马超突袭创造机会,也有功劳,可是他韩银还没有功劳,不砍下袁绍的首级,以后还怎么和他们站在一起说话?没脸啊。

  韩银一口气追了五六十里,来到十字沟附近。他久经战场,一看前面的形势,就知道遇到硬骨头了。这些袁军骑士阵型严整,完全不是那些溃兵可比,尤其是阵前横戟而立的将领,绝对是高手,手中的兵器更不多见,既有典雅,又有杀气,让人不敢轻视。

  借着落日余晖,韩银看到了战旗上的名号,认出是张,不由得心中一凛。他知道张,孙策为了将他从袁绍身边调开,特地让阎行出击。即使是平时遇到张,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况且追杀了五六十里,骑士、战马的体力都消耗严重,并不是与张对决的最好机会。

  韩银一边观察张的阵地,一边派人回头求援,他知道阎行就在身后不远,只要收到消息,肯定会来增援。有阎行助阵,他就有把握多了。

  看到远处韩银停止前进,张心里也很忐忑。他比韩银早到,休息了一段时间,体力稍好一些,但优势非常有限。之前已经和阎行缠斗过一阵,损失了近半大戟士,后来因为捏心袁绍的安危,他不惜马力的狂奔,又损失了一些大戟士,剩下的人也体力不足。

  如果韩银悍然发起攻击,他未必能挡得住。可是为了能让沮授有时间安抚军心,调整阵型,他不得不顶到前面来。韩银不攻,他当然求之不得,但沮授说了,这是他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他不能满足于挡住韩银,最好还要能斩将夺旗,提振士气。

  富贵险中求,顾不得那么多了。

  张举起大戟,厉声长啸:“来将何人?河间张在此,敢一战否?”

  见张叫阵,韩银有些犹豫,不过他看了一眼张身后的大戟士人数,又回头看看自己的部下,顿时信心大涨。论人数,张身后的大戟士人数有限,最多三四百人,而他有千余精骑,两个打一个,优势明显。论装备,大戟士的越虽然样式古雅,但质量和普通战刀差不多,身上穿的也是普通铁甲,而他的部下穿的全是最好的精甲,手里拿的是百折钢矛,优势更明显,有什么好担心的?大戟士还是袁绍的亲卫骑,杀不了袁绍,重创他的亲卫骑也不错。

  韩银热血上头,换了一匹战马,踢马上前,大喝道:“金城韩银,特来领教。”一边喊一边挥舞长矛打暗号,示意亲卫骑们加速,尤其是近卫骑士,一起上前围殴张。亲卫骑士们见状,纷纷踢马上前,迅速在韩银身边聚集,形成冲锋阵地。

  张看得真切,暗自叫苦,却不能后退,只能硬着头皮,举起大戟,喝令大戟士出击。他死死地盯着韩银的位置,径直迎了上去。要想以少击多,最好的办法就是杀将,直接干掉韩银。不久之前,孙策就是这么干的,一击重创袁绍。现在他也要这么做,快刀斩乱麻,杀掉韩银,砍断韩银的战旗,迅速解决战斗。

  号角声、战鼓声交相呼应,一千多骑士策马冲锋。

  张双腿夹紧马腹,身体微微前倾,手中大戟端平。数名凉州骑士迎了上来,挺矛刺向张,却被张用大戟拨开,没能挡住张的步伐。张不求伤人,一意突进,直扑韩银。韩银看得真切,知道张来者不善,高度紧张,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就在刺出长矛的一瞬间,他突然灵机一动,长中的长矛略低了些,由刺向张胸腹改为刺向张的战马,在感受到长矛刺入马脖子的那一刻,他的右手松开了长矛,竖起右臂挡在脖子前,同时手伸向腰间,握住了战刀。

  “哧喇”一声刺耳的摩擦,张手中的大戟侧刃从韩银的臂甲上划过,划出一道耀眼的火星,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却未能割断韩银的手臂。

  与此同时,张的战马被韩银的长矛刺穿脖子,扑倒在地,将张扔了出去。

  韩银早有准备,狂笑一声,右手紧紧握住刀柄,顺手一挥,战刀出鞘,划了一个半圆,劈向张的后背。“嚓”一声脆响,张的背甲被一刀劈开,战袍撕裂,鲜血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