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上门女婿 > 貌似纯洁 第九百三十四章 女人
  龙渊阁,距离茶餐厅大约五六公里。没什么特色,只消费高的离谱,全国知名。

  据新闻上的一些八卦消息,好像有人一顿饭在这儿花了将近八十万。

  真假不知,贵是特色。

  韩东跟关新月到龙渊阁门口后,并没立刻下车,而是在车里等着。等涂青山跟那帮朋友来了后,一起过去。

  随口交流间,他记起来妻子前几个小时打过电话。

  碍于关新月在没好直接回应,低头通过微信问她什么事。

  “还没谈好吗?”

  “没意外,这两天就能签好合同。到时我回东阳一趟,不过呆不了太久。涂总这人很快,做事快,资金到位也快,海城还等着安排……”

  消息发过去,妻子视频迅速过来了。

  韩东不等声音响起,点了拒接:“不方便,等晚会咱们再视频。”

  “我想看看你。”

  韩东心里微热,隔着冰冷的字体也能想到妻子打这些字的表情。

  但并不奇怪她变幻莫测的态度。

  一直都这样,时好时坏,像神经质。

  夏梦跟着又发了一条信息:“你说的晚会是多久,我等着你。”

  “等下涂总请客,估计结束后至少也要九点多……要不你早点睡。”

  “你别喝太多酒。”

  “不喝。”

  应着,韩东把手机装回口袋,先拉开了车门。是外头涂青山的车到了,后头还跟着一辆大众辉腾,一辆奔驰六百。

  随着车门打开,包括涂青山在内,一共六个人下车说笑着走来。俩保镖一前一后,十分警惕的开路。

  六个人,年龄大多在五十来岁,就一个戴着眼镜的熟悉男子,看上去才三十多。

  像在哪见过,韩东招呼迎上去之际,想了起来。

  天海卫视经济栏目的一个常驻嘉宾,有事没事就在电视里面对着全国观众瞎忽悠。其本身好像也是个挺厉害的投资者,跟涂青山关系不错,有此还专门因为涂青山做了一档面对全国观众的演讲。

  站定,涂青山右手笑着搭在韩东肩上,亲热转身:“各位,振威的董事长韩东,小韩总。人年轻,可特别厉害,退伍没几年呢,振威在他手下已经成东南省行业内龙头了。跟他比起来,我这老人家都有些汗颜。”

  “关总,你们肯定都认识,不用介绍了吧。小韩,这你周叔,华亭药业的董事长。赵振铭,宜宾集团的董事长,他公司有几款饮料在国内卖的很好……”

  互相介绍,认识着。一并进了龙渊阁。

  韩东对赵振铭跟宜宾集团感兴趣,因为振威投资蔡丛明的食品厂,也涉及到了饮料这一块。他个人于食品行业一知半解,求知欲使然,想取取经。

  关新月同样应对自如,只视线偶然转向韩东之时,会有些恍惚。

  圆滑,随着步入商业这一块,再清高的人也不免对金钱折腰。韩东确实跟她记忆里那个清高到送钱都不要的人不一样了,更成熟,知道自己要什么,说话更具备目的性。

  放在以前,他对这种人人想参与的场合,大概是不屑于顾的。勉强参加,肯定也没什么话说。但如今,已经完全跟得上涂青山等人的交流节奏,举重若轻。

  笑着进入包厢,关新月主动坐在了韩东下位:“涂总,菜还没上呢,您先叫这么多酒干嘛……”

  “小关,你跟小韩远道而来。酒都不管够,传出去我这脸上也没光啊。”

  摆手让包厢服务生出去,涂青山继续:“就你一个女人。你先喝,然后你做主,给大家随便倒!”

  “您都这么说了,肯定要喝。”

  关新月声音软糯,举止却干脆,倒满一杯喝光,起身先去涂青山身边。

  韩东注意到她脸上因酒水导致的片刻不适,垂目,手指动了下,但没说话。

  大多场合,酒,生意,美女。前者是气氛调和剂,后者是最受瞩目。至于生意反不沾边,说高兴,喝高兴,玩高兴,生意顺理成章。

  怪圈。

  所以即便不想她勉强硬喝,也知道不喝不成。涂青山开口,别说一杯,一瓶两瓶有人也要喝。

  关新月帮涂青山倒了一杯,跟着才帮所有人都倒上。

  ……

  觥筹交错,时间流逝。

  气氛也随着酒水减少,更加粘稠。

  韩东始终没喝太多,一则这种场合远谈不上酗酒,再则大多他要喝的酒,都被关新月巧妙挡了。

  没人喝醉,除了关新月。

  全都是酒场上走过来的主,关新月会醉,是因所有矛头都在她身上。

  韩东终于理解,她为什么来前刻意叮嘱自己不要多喝。她是认识一张桌子上的所有人,或者说是了解酒桌上这种稍病态的喝酒方式。

  晚上九点半。

  有人言辞开始发飘,各种粗俗语言在酒的催化下层出不穷。不管是电视上光鲜亮丽的国民专家,还是风管无限的企业董事长。

  酒后,全都是俗人。

  韩东找机会陪关新月抽离而出,带她去了趟洗手间。

  女人干呕漱口声音清晰,他在外头等待间不禁又点了支烟。

  似乎懂了点为什么有的人要力争上游。

  最简单如酒桌文化,她不想喝,身不由己。整个桌上,只有涂青山有资格说身体不舒服,这杯你干了,我给面子陪一点。

  一支烟抽完,关新月摇摇晃晃走了出来,还要进包厢的时候被韩东拉着胳膊扯住了。

  “别进去,我送你先回车上等着,就说你睡着了。”

  “哦,你别被他们灌多……”

  “他们啊。不是我吹牛,加一起也不行!”

  关新月双手搂住韩东脖子,全身重量挂了上去:“东子,我是不是很丢人……”

  酒味,香味,红唇近在咫尺。

  韩东吐了口气,抬手抚了下她面孔,将散落的头发掖在耳后:“别说话了,走!”

  “你抱着我!”

  关新月直直看着他,不肯挪步。

  韩东停顿,弯腰把人抱起来,摁电梯走了进去。

  关新月始终揽着他脖子,乖巧靠着男人胸膛:“我故意喝醉的,知道你一定会心疼……没有几个人会真的关心我,只有你,刚才是不是特别想动手揍那个说话不干不净的黄总……”

  “我不动手,等下我回包厢。不把他喝的钻桌子,算白来一趟。”

  关新月笑个不停,慢慢也不说话了。

  静静听着男人因走动而慢慢起伏变快的心跳,闭上了眼睛。藏在他胸口前的面孔,时而失落,时而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