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1510章 朕一个人,也无妨
  傍晚时分,祝烽到了翊坤宫。

  这两天昼夜颠倒的,即使他身体强壮,也难免有些难熬,今天打算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当然,还是要先来这里看看。

  翊坤宫还是和过去一样,灯火通明,刚一走到门口,报信的小太监就已经传话了,听福他们已经在大门口候着。

  “拜见皇上。”

  祝烽只摆了摆手,直接往里走去,一进门,就看到南烟坐在窗边,两眼出神的看着门口,那样子,像是在等待什么似得。

  而一看到自己进来,她的眼睛顿时一亮。

  祝烽的心,仿佛也跳了一下。

  他走过来,正要开口叫她,南烟已经起身,对着他叩拜下去:“妾拜见皇上。”

  “快起来,你腰疼不是吗?”

  祝烽急忙拉着她。

  众人听到他这话,虽然只是寻常的一句关切,但也明白,皇上将贵妃的什么事都是记在心上的,彤云姑姑他们的脸上都忍不住泛起了笑意。

  南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似得,只能低下头去。

  祝烽立刻道:“好一点了没有?”

  “汪太医来看过了,说不碍事,喝了几碗药,又走动了几圈,现在好多了。”

  “好了就好。”

  祝烽牵着她的手到卧榻前坐下,彤云姑姑他们已经乖乖的退了出去。

  还关上了门。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祝烽回头看了一眼,眼中仿佛闪烁着一点笑意的,又看向了南烟:“你刚刚,在看什么?”

  “啊?”

  “你看着门口,是在等什么?”

  “……”

  看到他眼中闪烁的光芒里,满是喜悦之意,南烟立刻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顿时脸红了起来。

  她说道:“妾,妾只是发呆。”

  “……”

  祝烽看着她慌乱的眼神,脸颊和耳朵都有些发红,忍不住嘴角又勾了一下。

  就算是发呆,只怕想的,也是自己吧。

  反正,他是这么认定的!

  于是笑道:“好吧。”

  他这么说,虽然是承认了自己,但不知为什么,看到他满眼含笑的样子,南烟反倒更感觉尴尬了似得,巴不得把脸都埋进胸膛里。

  两个人坐着屋子里暖暖的,不一会儿,祝烽的双手都暖了起来。

  他捧着她的手,道:“不过,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也不要每天都只顾着发呆,应该出去走走才是。”

  南烟抬头看着他:“妾出去了。”

  “嗯?”

  “汪太医交代的,妾饭后都在这宫中走了一会儿。”

  “朕的意思,不是在这宫中走动。”

  “……”

  这话听得南烟一愣,一时间还有些回不过神似得,道:“什么?”

  祝烽看着她,道:“朕的意思是,你也该出宫去走走。”

  “出宫?”

  南烟顿时睁大了眼睛。

  要知道,自己可是贵妃,不是寻常什么大宅院里的夫人,连他们都不能说出门就出门,更何况自己?

  而且,还是皇帝来这么说。

  南烟道:“皇上要妾,去哪里?”

  祝烽道:“不是朕要你去哪里,而是你的舅舅先前跟朕请了旨,希望朕能准你在除夕那天回去省亲。”

  “省亲?”

  南烟又是一愣。

  祝烽道:“虽然,顾亭秋的家里对你来说,也不算是娘家,不过你这个舅舅,倒也得用,朕算是给他一个面子。”

  “……”

  “况且,你这些日子的心情也不太好,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

  “你愿意吗?”

  祝烽说着,又道:“当然,顾亭秋也说,你的母亲,带着她的女儿也到了北平,似乎是准备举家搬迁到这里。”

  “……”

  “你若是不愿见他们,朕也可以收回旨意。”

  南烟还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不是因为省亲,也不是因为顾亭秋的“自作主张”,而是他话语间,处处都在为着自己着想。

  甚至,连自己不喜欢见到顾亭春他们,他都想到了。

  南烟不由得,声音有些沙哑:“皇上……”

  祝烽道:“现在你就想想,愿不愿意回去。”

  “……”

  “朕也派了玉福过去顾家指点他们迎接省亲的利益,倒也没有太多的事。你若不喜欢,就罢了。”

  “……”

  南烟望着他,目光随着桌上的烛火不断摇摆而闪烁着。

  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妾,妾——愿意。”

  “……”

  “谢皇上隆恩。”

  听到她这么说,祝烽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笑意。

  但下一刻,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眼中隐隐的闪过了一点阴霾,将脸偏向一边。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不过,南烟又接着说道:“对了,舅舅是说除夕回去省亲?那皇上你——”

  听到她一问起自己,祝烽的眼睛立刻又亮了一下。

  他转头看向她:“嗯?”

  “……”

  南烟迟疑了一下,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妾身为贵妃,又有协理六宫的责任,若不在宫中度过除夕,不知道合不合礼仪。”

  看到她这样,祝烽的嘴角又勾起了一点笑意。

  他轻咳了一声,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然后说道:“今年除夕,朕原本也不打算在宫中办什么。冯千雁的事,还有小公主——”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又微微的一黯。

  南烟被他抓着的手,微微用力的反手握住了他。

  祝烽才又说道:“这几件事情,朕也没心情过这个年了。所以,宫中大家自己过年就是了。”

  “……”

  “连惠妃,她家人也请她回去省亲。”

  “……”

  “你——你要回去,便回去吧。”

  说着,又露出了一点仿佛是寂寥的神情。

  道:“朕一个人,也无妨。”

  “……”

  这话说得,好像一个孤家寡人似得,若是别的人也就罢了,可他这样睥睨天下,甚至能扼住命运的咽喉的人,说这样自怨自艾的话,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南烟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

  他这话说到了这里,也的确让南烟没有办法再说别的,她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轻轻的说道:“那,那皇上要不要……要不要与妾,一同回去呢?”

  说完这句话,南烟就感到,他的呼吸都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