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神武至尊 > 第二千六十五章 探听消息
  对于浮生盟这个名字,云霄属实并不是很陌生。

  之前在天青城之时,他就曾听严岳仁等人提起过浮生盟,按照严岳仁等人的说法,浮生盟乃是一个传承久远的大势力,整个浮生盟有着七座直属城池,盟主乃是早就晋级了神之境的无上强者,虽然渭水域六大城池并不归浮生盟所有,但浮生盟的影响力,却是完全能够辐射到渭水域的。

  据说,再过半年左右的时间,就是浮生盟的那位盟主的千岁大寿,不管是浮生盟下属的直系七大城池,还是距离浮生盟比较近的城池,几乎都在为浮生盟盟主准备寿礼。

  就像这次挖掘大罗密藏,各方势力之所以投入那么大,其实也是想着要从大罗密藏里面得到像样的宝贝,到时候好在浮生盟盟主的寿辰之时献上去,从而得到浮生盟的关照。

  浮生盟盟主属于那种老牌的神级强者,那种人物手段通天,如果能够得到那位的赏赐或者是指点的话,将来晋级神之境的可能必然会大大提高。

  此番竟然路过了浮生盟,云霄倒是真的很想在这里驻足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在此寻找到一些机缘。

  ………………

  降临到浮生盟的核心城池之后,云霄并没有急着去找落脚之处,而是就这般在繁华的街市上闲逛起来。

  浮生盟已经存在数千年之久,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刚刚建立的天谕盟所能比拟的,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浮生盟街市当中经营的买卖,就要比天谕盟那边的规模大得多。

  就连天谕盟那样的新兴小势力都会得到富甲商会的青睐,想必这浮生盟当中,也会有富甲商会开始的店铺就是了。

  “不愧是存在多年的超级大势力,像天谕盟那样的新兴势力,恐怕没有个几百年,那是肯定发展不到眼前这等地步的。”

  在街市当中逛了许久,云霄的心下难免有些隐隐的震撼之感,跟这里的一切相比起来,天谕盟简直不能更差劲了。

  “先找一家酒楼喝一杯吧,一来品尝一下浮生盟的美酒,二来也能探听更多的消息,总比我随处乱逛好得多。”

  逛了半天也没什么收获,他干脆在周围寻觅了一番,很快就发现了一家规模极大的酒楼,整座酒楼应该是一座类似于神殿的宝贝,他逛了这么久,就属这一家酒楼的规模最大了。

  收敛气息,他就像是那些普通客人一样,走进了这家名为宏图楼的酒楼。

  “呦,这位客官有礼了,不知客官是要包间儿还是散席?”

  刚走进酒楼,一个年轻模样的伙计便是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地询问道。

  “散席就好,就坐那里吧!”

  对着小伙计笑了笑,云霄一打眼就看到了一张靠窗的空座,随手一指,却也懒得去找其他的位置。

  这宏图楼应该有好几层,他此时所在的是第一层,里面正在用餐的人不少,而且他已经感受到,这些食客当中,就连传说境强者都有两个,无尽境的强者竟然有七八个之多,在这里探听一会儿,说不定能够打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当然了,话说回来,他的精神力如今已经十分强大,只要他想,却也完全可以把精神力蔓延到酒楼的上层,想来也没有人能够发现。

  在选好的位置坐下,很快,小伙计便是端上来了酒菜,都是浮生盟当中比较有名的饭食,价钱全都不菲,反正普通武者是绝对吃不起的。

  “修为越高的人,就越是注重细节和品位,这宏图楼的美酒,应该是我所喝过的最好喝的酒水了吧?”

  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沁人心脾的酒香,简直让他不由自主地叫了声好,就这一口的享受,花费一座小型灵脉都值了。

  修为越高,想要有所突破就越是困难,而不管到了什么时候,用美酒佳肴来放纵自己一番,都是提升心境,寻找突破契机的选择之一。

  “算了,还是干正事吧,听听这些人都在聊些什么!”

  简单地喝了几杯,他倒是没奢望过能够从几杯酒里体会到什么,毕竟,他想要突破的难度系数,要比正常人大了太多,这种用美酒来麻醉自己的方法,对他肯定是没用的。

  精神力散开,很快,整个一层的酒楼就全都被他监控起来,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丝毫不差地传入他的神魂当中,供他分析筛选。

  这些食客,多数都是在聊一些家长什么的,还有一些修炼狂人,竟然是一边喝酒一边探讨修炼事宜,而对于这些,他基本上都是直接屏蔽,却是懒得听下去。

  听到最后,只有一桌客人的对话让他多留意了一下,竟是在探讨参加浮生盟盟主千岁大寿的。

  这一桌客人只有四人,说话的声音很低,甚至还将各自的力量释放在了周围,显然是有意不让外人听清楚他们谈什么!

  只可惜,云霄的精神力无形无相,他们四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四人如此小心的情况下,竟然还会被云霄听了去。

  “吗的,这次实在是太倒霉了,原本都已经准备好的贺礼,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意外,眼下时间这么紧,我们又去哪弄一件像样的贺礼去?”

  “谁说不是呢,都怪老三,非要跟人家打赌,不但自己被人家揍了一顿,而且还搭上了所有的身家,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们就不要埋怨我了,我哪里会想到,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然有着那么恐怖的实力?再者说,要不是老大看上了那女人,我也不会跟她身边的小子打赌不是?”

  “咳咳,你们也看到了,那女人实在是漂亮的紧,我这辈子就好这么一口,见到如此极品,当然难以自持了。”

  “行了行了,眼下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要说责任,大家都有责任,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把问题解决了。”

  “还怎么解决问题?为了那件贺礼,我们兄弟四人足足准备了三年多,现在时间不到半年,根本不可能找到替代品的。”

  “还是要从那女人着手,我可是听说了,她和她的那个护卫不止赢了我们,而且还赢了不少人,估计这会儿,他们身上的宝贝绝对不少,要是能从他们身上赢来一件,说不定可以挽回咱们的损失……………”

  四人你一言我一语,探讨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