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天下为聘:重生娇妻入怀来 > 第559章 太子的苦恼
  “杜康,找到人了吗?”

  “属下无能。”

  太子看着一桌子菜,笑了一下:“那姑娘在这儿会不会很喜欢这些菜?”

  杜康扫了一下满桌子的大鱼大肉,太子一向口味清淡,不喜欢吃这些,自从见到那个山大王,隔三差五的总是要这么一桌子。

  “罢了,没胃口,去醉霄楼看看。”这是太子殿下第几次去醉霄楼了?

  自从见了那个女扮男装的山大王,太子殿下就疯魔了。

  “那酒出自醉霄楼,她该是会去那里。”

  ……

  黄舟挽和池寻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两个人却每天都要往街上跑。

  夜里有时可能不会出门,但是白天是一定要上街走走。

  “这长街就像是一幅画,走进去就是浮世三千。”

  黄舟挽一步步走着,看见了喜欢的东西总会忍不住买下来,递给身后的人。

  不用回头,池寻一直都在她身旁站着。

  “阿寻,我们这样好像很败家。”

  黄舟挽冲动之余,总会买很多用不上,但是很喜欢的东西。

  这些小玩意,她买了很多,总是玩一阵儿,就不喜欢了,隔几天很有可能会想起来,要着玩,但是大部分是想不起来。

  无影和无风每每清清爽爽的出门,回来时,身上挂着拨浪鼓和小泥人之类的小玩意。

  “我们铁卫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现在这……。”

  只能说一言难尽。

  黄舟挽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又在搜罗弹弓,这是她最近最感兴趣的东西。

  拿弓箭射东西有时还是太麻烦了,不如弹弓方便携带。

  池寻自然也是由着她,这东西不会伤了她自己就好。

  逛了老半天,黄舟挽又起了心思去坐船,莫愁湖湖水清凌凌,刚好泛舟。

  “阿寻,你会钓鱼吗?”

  “我们今天就钓了鱼,烤着吃怎么样,再来一壶好酒。”

  池寻怎么可能不答应。

  黄舟挽却皱眉:“不行,只有烤鱼也太单调了,清蒸、红烧也要有,另外再来一盆鱼汤,我们今天来一顿全鱼宴。”

  无影和无双已经不知道应该摆什么样的表情,主母你真的可以不用这么能吃,这水里的鱼其实没有那么容易钓上来。

  莫愁湖流经京城,水岸两侧都是民居,和人接触的多了,这鱼也格外的精怪,很难捉到。

  “好。”池寻牵着黄舟挽的手上船。

  公子,您不能这么习惯的纵着主母。

  黄舟挽揽住池寻的手臂,笑得眉眼弯弯。

  如果成亲之后也是这样过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船开了,黄舟挽最开始还说着要帮忙划船,没一会儿,就躺在船头,绣帕一扬盖住脸,阳光暖和,清风微醺,刚好睡觉。

  两岸总有人家种了很多花,顺着清风,送到了黄舟挽鼻尖儿。

  这么好的天气,当然是更适合睡觉。

  池寻把披风给她搭上。

  一人呼呼大睡,一人认真钓鱼。

  黄舟挽再醒过来时,就看到池寻竹笼子里满满都是鱼。

  “好多鱼,好多鱼,阿寻你好厉害!”

  无影已经不想吐槽了。

  我们家公子是先皇和先皇后的嫡子,自小聪慧,被世人尊称为第一公子,这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结果,现在居然被黄舟挽招呼着钓鱼。

  主子钓鱼也就算了,主母你不帮着放鱼饵,或者是收鱼,居然在一旁睡觉。

  这鱼可是您要吃的!

  黄舟挽忽然朝无影看过来:“阿寻,无影为什么你总看我,他好像很想和我说话。”

  池寻眼刀子不要钱的丢过来,无影很委屈,公子,属下只是替您委屈。

  “算了,他爱看就看吧,我长得好看,想看的人自然是多。”

  这话一出,池寻看着无影更加的面无表情,暗卫之首真是越看越不顺眼。

  无影:“主子,属下是冤枉的。”

  黄舟挽手指玩弄着着青丝缕缕:“为什么冤枉?你家主母不漂亮?”

  靠,真是让人想哭!

  “公子,主母,您二人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队,你们二人的荣光实在是璀璨谣言,属下不过区区凡人,不看窥测。”

  这马屁拍得,真不愧是暗卫之首,太佩服了有没有。

  黄舟挽一抖鼻子,好香的酒:“那是醉霄楼。”

  停船靠岸,池寻带着黄舟挽,无影等人带着鱼,进了醉霄楼。

  池寻把黄舟挽送到包间:“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厨房,今日给你做一种你没吃过的鱼。”

  “还有我没吃过的鱼?”黄舟挽很好奇,据说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合格的吃货,会有没吃过的鱼?

  “快去,快去,我倒要看看,你如果做不出来,待会儿你背着我回去。”

  池寻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若是做出来了呢?”

  “那你就抱着我回去呗,难不成还想要我背你?”黄舟挽真不是看不起自己的小身板。

  “你以前抱过我,也背过我。”池寻声音带着笑意,寒羽山那一次太惊险。

  黄舟挽拽自己头发:“反正我也想不起来,你说了算。”

  “快去做鱼,做得好了,赏你陪着本小姐吃饭。”

  “荣幸之至。”池寻摸了摸黄舟挽的脑袋,转身去了厨房。

  黄舟挽捧着自己的小脸,好奇的不得了,池寻好像很对做菜的样子。

  他给谁做过菜?

  没失忆前的自己,好像过得也挺幸福呀。

  除了脑残的喝了忘忧,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黄舟挽把脸埋在床铺,还是睡不着,算了,不能睡太多,找找池寻。

  都说男人认真的样子最帅,池寻认真做菜的样子应该更帅。

  门刚一打开,就听见隔壁房间里一阵笛声清越动听。

  黄舟挽最喜欢的就是笛声,没忍住贴着门板听。

  “什么人!”

  “啪!”房门被大力打开,黄舟挽一个没站住,跳到了屋子里。

  “你突然发什么疯,吓死我了!”黄舟挽拍着自己的小心肝儿,好好的听着笛音,结果差点没被吓死。

  刚刚吓唬她的大高个儿,一脸冰寒纠结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黄舟挽对这人没好感,吓唬她的都不是好人。

  “是你!”太子很激动,走到黄舟挽面前。

  眼前的女子芙蓉玉面,眉眼精致,如明月临碧波,明媚清秀动人,生动活泼。

  “终于又见到你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醉霄楼。”太子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