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光标怒火一压再压,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

  “我是想问你,交账是什么意思?”光标耐着性子尽量心平气和地又问了一遍。

  黑皮嘿嘿一笑,道:“就你这态度,还想问我?你要是跟你上头也这么个语气说话,你小子恐怕是活不到现在。”

  “你又不是我们老大。”小个子嘀咕道。

  “劳资耳朵好着呢。”黑皮看向了小个子,道:“你刚刚说你老大是吧,现在你没有别的老大,只有浩哥,我们浩哥清清白白的,别他妈瞎叫。”

  小个子皱着脸瞪了黑皮一眼,低下了头。

  “劳资跟你说话呢!”黑皮怒吼道,一巴掌直接呼到了小个子脑门上,吼道:“听见了就给劳资应一声,当小弟会不会?你就这么给人当孙子的吗?”

  小个子被吼得脸色惨白,六神无主之际看向了光标。

  “看什么看!你老大在前头给你开车,你看这光头干什么!”黑皮又是一巴掌拍了上去。

  黑皮力道不小,那小个子一看就是个不练身体的。被拍的差点流眼泪了。

  “黑皮,轻点。”张浩淡淡说了一句。

  “嘿嘿,我轻点轻点。”黑皮贱笑着,轻轻摸了摸小个子被自己狠揍了两下的脑门,宽慰道:“我下手重了你多忍着点,这也是为你好,你看看要是让牛头来揍你,这两下你脑袋都不知道去哪了。”

  “我……”小个子委委屈屈地看了一眼前面缩在副架势地牛头,他那身板一个人一个位置都不大够,还得缩着脖子。

  光标没开口,小个子也没胆子继续说话。

  黑皮玩得高兴了,闭上眼睛就开始打盹。

  一路开到西区的4s店门口,张浩招呼一声,率先跳下了车。

  “先生!您来了!”

  一见张浩下车,穿着小黑马甲的服务员立马冲了上来,热情得差点把黑皮吓一跳。

  “你还真等在这。”张浩看了一眼那服务员,笑着递过去一张红票子,道:“上去找个坐,要靠窗的。”

  “好嘞,您跟我来!”服务员利落收了钱,腰不酸腿不疼地弓着身引了张浩上楼,压根没看后面几人一眼。

  大老板都没回头招呼,那跟在大老板后面的一看身份就差一截,请客的是谁谁就是主,认钱的也就这么点道理。

  上了楼,张浩和黑皮、牛头三人依次坐下,光标杵在旁边,小个子也跟着杵着,一动不动的。

  “这才有点样子嘛,早这么自觉点不就不用挨打了,去倒两杯水来。”黑皮大大咧咧地吩咐着。

  小个子立马机灵地去接水,张浩翻着菜单,跟着补充了一句,“你也去吧。”

  光标愣了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是说给自己听的,被黑皮瞪了一眼也跟着一块去了。

  两人一走,黑皮立马贴了过来,小声道:“浩哥,就这家‘和光’了吧,不过你带光标来又是为啥?”

  牛头听不懂两人说话,拿着笔勾菜单勾得开心,只要是带肉的几乎都勾了一遍。

  “台球场也是贾岩的产业,今天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咱们看看好戏。”张浩笑道。

  转头,又对牛头道:“牛头,多点些,今天黑皮请客,你不多吃点对不起就是看不起他。”

  闻言,牛头抬了脸看向黑皮,道:“烤全羊。”

  “还惦记你那烤全羊呢,你只管点,只要他有别说烤全羊了,就是烤鳄鱼都随你!”黑皮神气十足,叹道:“娘的,今天算是充了一会土大款,这感觉,爽!”

  牛头得了点单金牌,勾得更起劲了,也不管吃不吃得下,见菜就勾一笔。

  “浩哥,光标肯定不会帮咱们打掩护,就是今天让他们打起来了,贾岩不还是得找你麻烦吗?”黑皮问道。

  “他不敢。”张浩淡淡笑道。

  “不是,浩哥!”黑皮有些急了,道:“你真知道贾岩是什么人物吗?我这么跟你说吧,咱们市里只要是做生意的,每一个不得跟贾岩有牵扯,你要实在想阴他改天我叫人两个靠谱的咱们打他两闷棍成不成?”

  张浩看向黑皮,问道:“你知道天阁集团吗?”

  “……不知道。”黑皮愣着摇头,“没听过。”

  “那你现在查一查。”张浩笑道。

  黑皮狐疑地看着张浩,边掏出手机来打开网页开始查询。

  天阁的网页出来,张浩的名字赫然挂在第二,第一就是董事长柳韬光。

  黑皮愣了一阵,猛地紧紧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再睁开看着张浩,指着手机道:“浩哥,这人跟你同名。”

  “不是同名,那就是我。”张浩笑道。

  “你!天阁集团二老板?”黑皮还是有些发愣,又回头去盯着手机。

  网页上自然显示不出来天阁是个多大的集团,基本上是个公司官网都是一个劲鼓吹。

  但除了官网,还有不少新闻媒体报导,也有专家对天阁的预测。

  比如说最有希望顶替园洲集团作为房地产大亨地位的集团,比如说十年内必定成为世界百强企业的预测,又比如说预估天阁现有资产几十亿。

  别的黑皮不了解,但公司价值预估他可是知道的。这实打实的数据,是不会骗人的。

  “几十亿……”

  黑皮呢.喃着,咽了口口水,眼神慢慢亮了起来。

  “浩哥,你现在有几十亿?”黑皮呆呆问道。

  “嗯……不准确,那些是公司的钱,不是我的。”张浩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

  “几十亿,那我是不是能再打包几份回去。”牛头愣头愣脑地说道。

  “打包你个亲娘的!直接把这饭店买了都行!”黑皮猛地抄起菜单敲在牛头脑门上。

  牛头皱着眉拉下菜单,不满道:“买个饭店有什么用,买个厨子不就行了。”

  “黑皮。”张浩看着黑皮正色道:“我只是先让您安个心,今天的事儿只是个开始,叫你们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浩哥。”黑皮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看着张浩,道:“你老实告诉我,你真是这什么几十亿大集团的二老板?”

  张浩摇了摇头,看着黑皮道:“天阁集团不止几十个亿,远远不止。”

  “我滴个乖乖……”黑皮彻底无语了,双眼泛空地瞪着张浩,到小个子把水杯放在他面前才清醒了点。

  “您喝水。”小个子小心招呼着,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惹恼了这个看起来最瘦弱,实际上最暴躁的黑脸家伙。

  黑皮压根没有理他的心里,抄起水杯往嗓子里咕噜咕噜灌了个干净。

  “牛头,菜都点好了吧。”张浩笑着问道。

  “嗯,全都点了一遍。”牛头呲着一口白牙笑。

  光标只觉得一阵肉痛,这一顿下去怕是得好几千了,这钱可都是他的啊。

  小个子也皱着眉,他自己都还没吃过这么好的大餐,这饭店可不是什么路边小饭馆,正正经经上了三星的,一道菜怎么说也得个上百。

  “光标。”张浩看向光标说道:“今天我心情好,你挑二十个人过来,我请他们吃饭,菜随便点,酒随便喝。”

  光标眼睛一瞪,道:“不行!”

  “轮得到你说不行吗?”黑皮立刻炸了,指着光标脸骂道:“你他娘二十个人都叫不来是不是?请你们吃饭还给脸不要脸,你当你是谁大爷呢?你他妈再敢说一句不行劳资立马去你场子里喊一百个人来!”

  光标脸都气红了,嘴唇着颤。

  “黑皮,坐下。”张浩扫了一眼两人,淡淡开口,道:“光标,我不管你从哪里给我叫二十个人,你花钱叫人来也好,直接叫你弟兄来也好。总之我要看到二十个人坐在这,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