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小村那些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交给警方处理
  面对杨小宝,和卓老四的询问,马德水只是嘿嘿的傻笑,一句话都不说。

  其实杨小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法宝,更没有什么特别的手段。

  事情发生之后,他就对燕春的员工们宣称放假。然后一开始也问过了卓老四,都有那些人最有可能接触到那放了硫酸铊的一罐味精。这些人肯定是要重点留意的。这批人里有马德水

  员工们放假之后无所事事,大多请假出去逛街了,当然也有不爱出去趁机会休息的。这批人里又有马德水。

  刚才被杨小宝看出来异样的那几人里,根本没有马德水,是他故意添上的。在卓老四质疑董百川的时候,杨小宝其实一直在观察着马德水的反应。

  正常情况下,人遇到了这种事情就应该第一时间撇清自己,这是本能。而马德水偏偏就帮着董百川说话了,看似是好心,其实真实目的就是想要把水搅浑。

  那两个服务生更不可能,被杨小宝和卓老四一吓唬,尿都出来了。他们要是有那胆量下毒,估计当时就得被人看出来。

  杨小宝用的就是最简单的排除法,一个个的把没有嫌疑的人剔除,最后只剩下一个马德水。而杨小宝忽然动手打了马德水,出气倒是次要的。关键是想最后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他。要是打错了,大不了就赔礼道歉,最多再赔点钱了事。

  结果这两巴掌,就把马德水的原形打出来了……

  卓老四双目通红,声音都哽咽了,他实在不敢相信凶手竟然真的是马德水!

  “他妈的,你告诉我,你到底图个什么?老子都给你开到一万多的工资了,你他妈还有什么不满足?你要是缺钱,你跟老子说啊!你他妈……”

  没想到这个马德水来劲了,忽然喷了卓老四一脸血沫子:“呸!去你妈的吧!卓老四,你少他妈假惺惺的在这里装好人。你还记得当年的燕春歌舞厅吗?郑大志你还记得不记得?”

  卓老四愕然,好一阵子才道:“记得,你跟他有关系?”

  马德水:“废话!那是我爹!老子原本不姓马,老子姓郑!”

  卓老四懵了,喃喃自语道:“操……原来是这样。”

  说起来那都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卓老四还是个刚满二十的热血少年,但是已经和董彪等人开始跟着刘华强混社会了。当时的冀州,还是宋老虎和金老歪的势力最大。刘华强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为了跟宋老虎一争高低,开始疯狂的扩充自己的地盘。

  当时燕春一带的歌舞厅、台球室、录像厅等等,那些个老板大多被刘华强威胁过,用片刀架在脖子上收保护费。刘华强出手狠辣在当时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大多数人也都是破财免灾,没人敢惹他这个煞星。

  结果郑大志也是个脾气不好的人,刘华强来了以后,照例把刀架在脖子上,收保护费。郑大志非常光棍的说了一句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碰到这么有种的人物,刘华强也觉得稀罕。所以最终也没有收郑大志的保护费,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又走了。

  本来这事儿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偏偏这个郑大志很不服气,他觉得光天化日之下就有流氓地痞提着刀往店里来抢劫了,这事儿警察肯定得管。于是郑大志就报了警。

  结果就是警察虽然也干事儿了,但是刘华强找了一个小弟顶的包,反正也是抢劫未遂,又是主动投案,就只判了六个月。

  刘华强是没事儿了,但是郑大志可就遭到了报复。当天晚上,卓老四和董彪二人领了十来个小弟,冲进郑大志的歌舞厅里,活活剁下了郑大志的两条胳膊。

  虽然有人报了警,郑大志也被送到了医院,但是当时的医疗条件没有这么发达。郑大志没有失血而死,反而死于术后感染。事情发生后,董彪和卓老四都逃过了一截,两个头脑不灵光的小弟跑的慢,被警察抓了现行,结果各自被判了十多年……

  事情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当时的郑德水已经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了,亲眼目睹了老爹被人砍掉了两条胳膊,最后感染死了。而凶手则是逍遥法外,混的风生水起,他心里能好受才怪了。

  郑德水早就想找机会干掉卓老四,只不过卓老四人高马大太强壮,而且身边总是少不了兄弟追随。所以这么多年来,郑德水都没有等到一个完美的时机。

  至于金道明怎么知道的郑德水这号人物,又是怎么跟他联络上的,这些都不得而知了。除了当事人,谁都不清楚……

  杨小宝冷声说道:“别问没用的了,郑德水是吧,说说你是怎么跟金道明勾搭上的?他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来干这事儿?”

  郑德水抬起头来,目光中闪现过一丝惊讶的神色。随即就摇了摇头:“金道明是谁?我不知道。你也少扯没用的了,反正老子都落你们手里了,是杀是刮你们看着办!”

  这个郑德水倒是光棍的很,反正已经被揭穿了,而且心知必死无疑。立即显露出了狂妄的本色,根本不把杨小宝和卓老四放在眼里。

  “呵呵,你想太多了。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们就算抓住了你,最多也就是打一顿解解气而已,最终还是要交给警方来处理的。反正你犯下的罪,足够枪毙了。”

  杨小宝这么一说,卓老四却是不愿意了,咬牙切齿道:“妈的,老子管他什么理由,反正被他这么一闹,老子吃饭的行当没了!吃颗花生米就完事儿,也太便宜这王八蛋了。老大,把他交给我吧。”

  杨小宝瞥了卓老四一眼,没吭声掏出来手机,给柳香香去了一个电话。

  “柳大警官,我杨小宝啊!是这样的,你听说了燕春发生了食物中毒事件了没?没听说过……那我告诉你,是有人在调料里混进去了剧毒,人我们已经控制住了,就等你们的人过来带走了。”

  挂了电话之后,卓老四目瞪口呆,问杨小宝:“老大?你真不生气?”

  杨小宝:“废话!能不生气嘛!可是哪怕把这小子千刀万剐,他不还是一个死。交给警察,他也是一个死,咱们何必沾的那一手血呢?”

  卓老四简直不可置信,根本就无法相信这是杨小宝说出来的话。

  “那能一样吗?这小子下那么一点毒,害咱们赔了多少钱?就算警察枪毙他,咱们能解气吗?”

  当着郑德水的面,杨小宝还真不方便跟卓老四解释。于是假装跟他勾肩搭背,然后用食指在卓老四后背上画了一个“金”字,卓老四瞬间明白了。

  ……

  十多分钟后,富华区派出所的人也到了,柳香香亲自给郑德水上了铐子,带上了警车拉回局里审问去了。

  柳香香走后,杨小宝吩咐卓老四:“要是再有记者来,就别拦着了,尽管放他们过来采访,反正饭店是开不成了。你就实话实说,告诉他们就是有人故意投毒,现在已经被警方逮捕了。”

  卓老四无可奈何的答应下来。杨小宝随后,就来到了富华区派出所,见到了所长老王。

  “王老哥,忙着呐!柳大警官呢?”杨小宝笑眯眯的跟王所长打招呼。

  “在里面突击审问你那个投毒犯呢!”

  “情况怎么样了?”

  “供认不讳,把投毒的动机和作案过程都交待了。”

  杨小宝满怀期冀的继续追问:“还有呢?就这些吗?”

  老王哭笑不得:“那还能怎么样嘛!很明显这个郑德水潜伏在卓老四身边,就是为了报当年的仇。他忍到现在,才弄出来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幸亏没造成人员伤亡。不过投毒的性质可是很恶劣的,这个郑德水这回不枪毙,也得无期。”

  杨小宝“循循诱导”着老王:“还有呢?比如说他作案用的硫酸铊是从哪里来的?背后有谁指使什么的?”

  老王:“这事儿你可以私下问问小柳,我已经跟你说了不少了。”

  杨小宝知道公安办案有保密条例的,老王能跟他说这么多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嘿嘿,还有个事情问您。”杨小宝笑眯眯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烟,一点都不见外塞在老王的口袋里。

  老王顿时无奈了:“说吧……”

  杨小宝:“就是郑德水这王八蛋犯的事儿,把十几年前的事情都扯出来了。您说,不会有其他的麻烦了吧?”

  老王把脸一板:“基本上不会有事,毕竟都十几年过去了,早就结了案,也过了追诉期了。当然,刑事案件结案之后十五年,都是有效追诉期,没准那小子会因为这事儿反咬你的人一口。先说好,我们警察只管照章办事,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概不参与啊!”

  杨小宝明白,老王是担心他想走后门,以权谋私什么的。那样老王他这个所长就很难办了。

  杨小宝当然不会那么龌龊,而且就算郑德水想趁机把以前的案子翻出来,那也得有了充足证据才行。都十几年过去了,还能找出来个鬼的证据!

  所以,卓老四和董彪基本上已经高枕无忧了。

  杨小宝在派出所等了许久,也没等到柳香香。而她在里面审犯人,杨小宝又不好进去。所以干脆就回家了,准备晚上下班以后,再问问柳香香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