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两个的话就此结束,很默契的不再谈论策神,转移到如何经营庄园上。通过这一次深谈,也是她们两个人交流了一下,统一了对眼下的认识。都是聪明人,就不用深说了,一切都恢复平静,而由于有牛千木的加入,庄园的建设也快速起来。

  牛千木却是有些神思不属,苏宏和马英玖的决绝让他有些动心了,也许重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而且尊上也没有打算阻止他的意思。牛千木慢慢的想到,可能是尊上也觉得以后他帮不上了什么忙,才没有在他转世重修上表态吧。也是,他一个单属性的修士,还是战斗力极其低下的木属性,尊上对他除了信任,他能帮尊上的也许只有像现在,帮着两位主母建造庄园,跑跑腿,打打下手。不知不觉间牛千木动了心思。

  这一日,他把处理建材的智能设备检查一遍,没有问题,才回到自己的住处。在住处他摆下一个法阵,在桌子上留下一封信,施施然落于法阵之中,面带笑容,闭目不久,就失去了气息。第二日,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就发现了死亡的牛千木。

  雷森在坐化的牛千木面前,听着半透明,乳白色的牛千木的魂魄在向他汇报自己的思想,“尊上,我也是深思熟虑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想以后能更好的帮得上尊上,必竟他那单属性真的没有什么用处。如果不转世重修,以后就是尊上你看重我,我的能力不足,不能成为尊上的前驱,我也会过得不开心。所以才坐化。”

  “坐化?坐化的是和尚,你是修士,再说你这也不是寿终而死,你这是自我了断。既然你都自杀了,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成全你。也是,你的木属性战斗力确实是小了些,那就转世吧,修几门战斗力强的属性,雷,火,金……那就这样。”

  雷森没有看牛千木留给他的书信,只是收了起来,吩咐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把牛千木的遗体妥善保存,他就携着牛千木的魂魄转世了。增仙的魂魄转世与普通人不同,可以携带完整的记忆,雷森也没有动手脚,寻了一个人家,把牛千木的魂魄打入一个刚结婚没多久的女人体内,又朝女人腹内输入一道真元后,才离开。

  这种事情是最后一宗了,对于牛千木的选择,雷森有准备,没有人不想自己变强,变得更强,他理解,但是不希望以这种方式来做。

  庄园的建设在进行中,不论是天机仙音还是雷蓝依儿对牛千木的自我终结自我选择都有些难以接受。都是半仙了,还是从仙域下来的老牌半仙,实力已经是这里最顶级的了,等他日仙域通道一开,便是仙人,就是这样,还自杀。嫌自己的实力不强,从女人的眼光看来,一个人的实力不能光从战斗力上来算吧,管理,人际关系都是。牛千木是尊上身边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光这一点就可以让牛千木的实力在所有人当中都是顶尖的,没有人敢小看他。天机仙凌晨可是知道,就是天机仙翁在时,在最后,也是有看牛千木脸色的感觉在里面,可以说,牛千木实力很大了,难道实力非要在打打杀杀当中才能显现吗?

  把牛千木的遗体收敛后,雷蓝依儿使了个冰封术,能更好的保存牛千木的遗体。雷森回来后,把牛千木的遗体收进空间里,找了个星球埋了起来。雷森要等牛千木长大后,带他过来看看,不知道到时候牛千木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有一种蛇看遗蜕的感觉。

  雷森见两个人情绪都不高,便道:“一个人追求更强的力量是应该被鼓励的,牛千木之前就来和我说过,人让他自己做决定,不管如何,我是不会反对他的决定的。也是他看得清,选择了这条道路,聪明啊。男人以追求实力为目标,血脉里的,改变不了。我早就准备,你们也不要多想,这很正常,也是我们熟人中最后一个。再有,呵呵,看他们运气了,能投个好胎最好,投不了好胎,只能做一世凡俗之人,我是不会再帮任何一个,这样太伤感情。多来几次,我都成了收尸的了。我去外面转转,庄园修得不错,你们继续。”

  雷森告别二人,去了异世界。

  牛千木死了,策神有些扼腕,虽然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都告诉他,牛千木已经转生了,尸体也被尊上收到空间里安置了,他心里面还是有些小不舒服,必竟这是一位位高权重的半仙,说没有就没有了,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有多少人拼死摸活,闭关十几年,上百年的苦修都是想着早日能达到半仙的,可以说对半仙级别的向往,不管是修士,魔法师还是星兽最大的欺望就是成为半仙。牛千木说自我了断就自我了断了,想更强,想在更好的天赋,哼,谁都想,可是放弃掉眼小就有些蠢了。

  反正,牛千木死了,而策神拿出给牛千木记小帐的本子,自语道:“如果本王不是你们逼着坐到这个位置上,是一个普通人,咱们这些帐可以了了,可是本王不是,本王是王啊,言中必中,本王说过以后会让人还帐,那就一定要还,你投胎了,转世了,可是你还是你,这个帐要跟着转移到你的身上,让我不爽,我让你这辈子不爽,下辈子也不爽。”

  说完,策神便放下这一件事,专心于公事之中。新的执法殿殿主相比于牛千木来说,策神十分满意了,什么事都想着来找他汇报,让他真正的掌控了执法殿这个特殊的机构。可以说,如是不是牛千木主动辞职,他也会过一段时间把牛千木移开。牛千木没有等他发动,就自己滚了,让他一些计划没有了着处,实在是恼火,不用说,小本子上又给牛千木记上了一笔。不知道,要是这一世的牛千木长大以后,被策神算小账,会不会冒出冷汗来。

  策神还没有去他三位王后那里,只不过,那位他亲自选的王后他越发的喜欢了,他打算好了,就是真正成就男女之事,也会先去这会王后那里去。

  牛千木的死只在小范围内传播,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引起了一番的讨论。很多和牛千木一样,天赋不是很好的人都动了心思,如果尊上也这样对他闪,给他们和牛千木一样的机会的话,他们也会和牛千木一样选择转世重生。修为层次很重要,但是天赋根骨更重要,越朝上走就越明白这是个公理啊。只是,他们也明白,他们在尊上那里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可以说,想都不用想,也只有眼红的份了。牛千木运气好啊!马英玖这个混帐的普通人运气也好啊!苏宏那上小个子,尖头缩腮的家伙运气好啊!他们三个运气好,是因为他们碰到尊上碰到的早,一直死命的给尊上干活,要是他们早些认识,这运气就是他们的了。眼红啊,嫉妒啊,要发疯啊。总之,这些人心里面有些不平了。

  空间里,雷森在一个新开的星球上,长松了一口气,经过这么长时间,他的修为终于突破到分神境,离半仙还差渡劫,合体,飞升三个大境界。第一个大境界的突破都会给他的实力带来巨大的变化。

  刚突破,他就连服莲子,一直把修为推到分神三重,剩下的就要稳定一下。这个时候,要讲境界,心境需要好好的打磨了。必竟渡劫不是玩笑,就是他掌控了天道,也要谨慎从事,渡劫渡得好,整个人的实力会在修为的基础上有所增幅。只是增幅的多少没有人知道,就是那些渡过劫的,也从来不宣扬,增幅是实力的一部分,要是说出去,就泄露了底牌,对自身不利。雷森的身体因为空间的原因,到现在已经凭肉身之力可以力压最强半仙的肉身了,可是没有人嫌弃更强的力量和能力是不是?

  雷森觉得要准备多一些。雷森回到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的庄园,已经过去四五年了,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一直在庄园里,而策神生孩子的事才刚刚有动静,三位王后之中,只有一个王后怀了身子,还是策神自己选的那个。雷蓝依不无抱怨的对雷森道:“当年,选后的事就不该我插手,现在看出来了,策神对我帮他选的两个女人没有什么兴趣啊,据说,只是偶尔留宿,大部分的时间都让他喜欢的那个女人陪着……”

  雷森不在意的应道:“和自己喜欢的人有错吗?当初说的明了,只是让策神生出一个王子来继承王位,并没有规定他要生多少个。倒是他的意志力我挺喜欢,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碰女人,直到两年前才破了身,很好,他做的很好。我没有什么意见。”

  “和你就没有什么可说的。”雷蓝依儿转身走了。雷森看过那位怀了策神孩子的女修士,怀的是个男孩,而且很健康。雷森通过天道赐予了这个孩子最好的天赋,同时,也把自己因为提升而变化的血脉注入母胎之内,让这小子坐胎就有着很好的天赋,将来不至于因为处理政务把修为拉下来,他的后代,尤其是做为盘龙王朝主人的人,一定在是各方面都超出常人的,成为万亿民众生灵的表率。

  当爹和当爷爷是不同的感觉,虽然小孙子还在母胎中,雷森就已经十分期待了,这是当初天机仙音,雷蓝依儿她们生孩子时没有的感觉。

  都说隔辈亲,疼断筋,雷森觉昨这句话简直是正确不过了,爷爷经过一些起起伏伏,波波折折,早把年轻时的心思给磨得净光,就是还有少许,也是圆润起来,不再那么锋利。而且,儿子是在年轻的时候出生的,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孩子,只是把儿子当成玩具,会动的,会哭的玩具,好奇,彷徨,还有一丝丝挥之不去的不确定。所以,父子之间的感情不会帖合。岁月是最好的老师,教会人如何去疼爱自己的后代。

  雷森有些出神,他希望自己的孙子能早日出生,然后就带在身边,教会他种种的本事,做人的人情世故,修行的种种玄奥,未来的种种的可能,他都想告诉自己的隔代血脉。

  天机仙音捧一杯茶过来,见雷森出神,便叫了一声。雷森回过神来,见一个小男童缀在天机仙音后面,是马英九,他便笑了,“马英玖,修炼的如何了?”

  “禀师傅,己经突破凝气期三层,能凝聚雷火刃战斗了,天机师娘给我捉了一头凶兽,雷火刃一出,便砍去了凶兽的脑袋,还没有半点血滴出来,雷火高温把伤口一刹那就给闭合了。师娘说我是个天才。”

  天机仙音在一旁笑道:“马英玖确实是个天才,才凝聚雷火刃就领会了雷火刃的战斗技巧,很厉害。这还是他不肯用仙莲子,一心只要自己修炼,若是他用了仙莲子,现在恐怕已经突破凝气期五层了,是个天才。”

  雷森笑道:“你也不要夸他,修炼的事情他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万丈高楼起于微末,还是要打好基础的好。没有基础,后面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还帐的。现在慢,以后相比之下就会快了,有些东西是快不得,省不得的。你和蓝依儿也是,要稳下自己的境界,你们活的岁月都很长了,几百年光景都有了。我这边暂时用不上你们来帮我,你们就不要想着追求用不上的实力,先把境界补齐攒足了,将来才会更加的顺利。马英玖,你现在记忆已经恢复,以你的智慧,应当知道我说的话的意思吧?”

  “师父,我明白,我一直都准备让境界和修为齐头并进,初开始可能会比别人慢些,可是这对我来说是我最喜欢的修炼方式。只是,我怕师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