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大神回访了一位女流浪者后,面带笑容回来。和这些生活在王朝最下层的人交往,最能见人心,也最能见王朝一些政策的效果。听着一个个流浪者对父王的赞美之词,大神由不得不开心,父王建立的伟业,终是有人认可。这比他改造飞船还要快乐。

  而策神却不怎么开心,他面前坐着父王,父王已经知道一众王子闹事的事情。突然出现是问他处置的意见。他能有什么意见,父王这是在算计他,所以他就不开心了。

  “你想怎么处置,怎么处置?问我什么意见?父王,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给你最大的支持,只要你说出来,该怎么处罚怎么处罚。这个王朝你是王上,我是前王上,雷霆雨露俱是天恩,你说说,你想怎么做吧?”雷森很淡然。

  策神表现的也很淡然,“随便,儿子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置,怎么处置,我没有意见。再说了,我有意见也没有用。上次,两位母后来找我的麻烦,父王处理的就很公平了?”

  雷森面色一怔,“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揪着不放了。我让她人在空间里不出来就行了。她们和王子们不一样,父王我还不想背一个薄情的名声,你理解一下。以后,她们没有机会染指权力了,就是有心,也只能在家里面搬弄权术。”

  策神面现古怪的笑意,“我理解,你强迫我做王上我理解,替你担责任吗?你轻罚两位母后我也理解,也是替你担责任吧!反正这个王朝是你的,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天道也听你的,你可以不按规矩来,没有什么制约,我非常理解。”

  雷森哼了一声,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和策神多说,“理解就好。那么多王子在,我选你是你的运气,是你的机缘。不要不以为然,你觉得一个宇宙真正的主宰的意志有那么好违背?天真!只不过你是我选中的人,我才容忍你,否则,你第一次拒绝我的安排,天道机变就已经对你演化出杀机了。我是不忍你就这样死在天道机变之下,所以才强行让你接了我的王位,要不然,你早就被雷劈了,没有机会坐在这里怪我。”

  “这话说的,好像都是我的错,要是你打起就不是打我的主意,我这么一个小不点,怎么会被天道盯上。说句实话,我的生命来的就是个意外,就是天道把我给灭了,也没有什么可惜。想当初,要不是为了对付双角族人,彻底的把双角族消灭掉,你也不会好心的把我制造出来,制造出来,也只是一个工具。而我,不过是侥幸活下来而已。你让我做王上,不过是觉得我这个工具又有用而已。并不能说明什么?”

  雷森倒是没有想到策神会这么说,他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们我都是一样看待的。当然了,父子感情上是如此。在公事上,就不能拿私人感情来做主了。必须公事公办。他们妄图操控朝政,居其位却做出越位的事情,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也是一个政体所不能容忍的,既然做出来了,就要受到惩处,我来问你的意见,是因为你是王上,是这个王朝的正统。处罚他们,也是维护你统治的地位。这是大事。”

  “我可不认为是什么大事,统治地位对我一点也不重要,他们不是要什么分配权吗?那好,没有什么比做王上能掌握更大,更全的分配权了。他们要,就给他们。我看,就从他们中间选一个,来做王上吧,既然不满足现原位置,就给他们一个能让他们满足的位置来。你刚刚说到公与私,挺好,让他们中间一个来管理王朝,公私都兼顾了……”

  “不可能!我不会允许。王上的位置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德不配位,只会害了王朝,害了这个我好不容易才统一起来的宇宙。要是他们不联合起来闹事,我还不会说这样的话,他们这么一闹,私欲凌架在公权之上,已经是危害王朝政体了。不仅是德行有亏,还露出了要蚀我王朝根基之相。这绝对是不能容忍的,否则,贻害万世。他们必须受到惩罚。不受处罚反而得到好处,这是鼓励王朝上下盗不可耻,要是那样,这个王朝不要也可。”

  雷森不会妥协,是,在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的事情上,他处理不公,偏向了二人,了对策神来说是不公了。可是,这两位是他的女人,他已经因为个人的错误永远的失去了西米,到了现在,他更知道在漫长的长生岁月里,有理解自己,体谅自己,问冷问热的女人陪伴在身边。偏就偏了,他不会就这件事情多做解释。

  “所有参与到本事的王爷们,夺王爷位,降为候,封地留四夺六,恢复以前圈禁令,无有你的王令,不得擅出各自的封地。你处理过的那几位罪过更是深重,降为伯位,永远不得恢得王位,其领地留二夺八,能养得起他们自身就行了。至于仙莲子供应与分配,此权力和灵药灵果分配一样,都是王权的一部分,任何人不得有想法。一般的王子仙莲子份额减办,罪行重的,仙莲子分额减为三分之一。若是再犯,罪加一等,夺王室名份,永久囚禁。至于战神嘛……”

  策神悠悠的接了一句,“如果这些王子都是天机仙音或者是雷蓝依儿所生,惩罚会是这么个样子吗?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有什么好好奇的。人之常情,若是你想不明白,那是你不愿意去想。是,我承认,若是这些人是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所出,处罚会轻一些,甚到不会有处罚。那是因为,有人在替他们背书。背书这个词的意思你知道吧,不用我和你说,有人今天背书,后天就会被清算,好与恶,都会在这一次次背书中积累起来,到了一定的程度,积重难返了,若是改了还好,不改,继续为恶,过往所犯之罪行总有加倍生受之日。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不是一成不变的,看到好看不到坏,不是智者。”雷森脸上略现失望之色,“他们太让我失望了,团结在一起,让王朝朝前走,变得更好,一切从这个目的出发,我不会怪他们,但要是从个人的私欲出发,不管有没有人替他们说话,在我这里都是不可原谅的,就是一时原谅,也要他们在以后做的事情能弥补回他们所犯过的错,弥补不了,在我这里帐就不会消。你的为你们母后各自所生了一女一男生活得就很如意?错了,他们一点也不如意,两位王子,现在正在拼命的修炼,我说过要让他们去和异族战斗,他们就得去。他们要在和异族人的拼杀中弥补他们过去所犯下的错误,每一个人都是生命个体,是独立的,不管犯了什么错,都有有独自承受错误带来的伤害的心里准备,若是没有,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就是不死,活着也是没有脑子的废物,毫无价值。他们,战神这些人都会受到惩罚,夺位的夺位,削封的削封,不许任何人替他们讲情。要是他们聪明,在以后的日子能改过,能弥补今日之过错,今日之错方能销帐,若是不能,这帐就一直记着,再犯错,会罪恶上加罪。无从可恕,也无可饶恕。你不想处罚他们,我能理解,物伤其类,呵呵,你想多了,你是王上,和他们不是同类,就是你想,他们也不会认可。哪怕你不做了,在他们眼里,也是前王上,不是王子,王爷。这些你不会不明白,回不去了。”

  策神当然知道是回不去了,过去的就是过去的,他无法改变,也回不到过去。原来,要是没有这些事发生,他就是不做王上,和他的那些哥哥们的关系也不会太僵,这么一闹,他身上的标签就显出来了。策神对这点没有什么感受,回不去就回不去了,从一开始,他和这群哥哥们的关系就不冷不淡,不远不近,没有什么太大的付出自然就不会有太多的遗憾与不舍,“我也没有想回,就是回去,和他们的感情也是很一般,他们之间或许很好,而我在他们眼里面却不是,我是从异空间里来的,最后一个,在我之后没有其他的兄弟们再诞生了,若是有,我还有机会融入到他们中去,没有,也就让我失去了这个可能。我从一开始就明白,所以就拒绝进入什么政军的系统中,只愿意做一个普通人。这也是无奈和现实,不是吗?”

  两个人都有意识的要深度的交流一下,这是因为双方都有这种想法,虽然没有约定,但是气氛到了,就是水到渠成。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回避,如同春种秋收,眼下正是收获果实的季节,值得好好的盘点一下。雷森操心,策神操作。

  “那个时候,你也问过我,浅浅的问一下,就不再过问了。不但是你,蓝依儿母后也问过我,也是浅浅的过问一下。也是啊,十多万个王子啊,我只是其中最没有功劳的一个,也是最小的,最不起眼的一个,没有人关注那是正理。还好,我不是肉胎而生,生而明理,知道自己的处境,便知趣的没有去权力的单位,只想做一个闲散的人,做一个商人,种种茶,制制茶,采,剪,杀青,揉青,碳焙,分级,封装,寻找销售渠道,建立销售网络。初起之艰也是成果。在这个过程中,我是真的有了一个完整的商业规划,以茶业为最基本的商业目标,聚集起充足的资金,慢慢的从看好的几十个行业里选出一两个来做出规模,辐射和完善相关的产业,做一个自己的产业集团。我的思想里根本就没有再掺和到权力中来。虽然没有人教过我权力如虎,食人没骨。但是,我在双角人宇宙潜伏时,一直无聊,便双角人所有的文献,不管是历史,地理,科技,民俗,还是他们被他们上一级的文明删割掉的修炼体系,功法,相关的炼器,炼药的手段都学了一遍。双角人的历史不比父王你所说的地球人的历史短,有文字记载的比地球上的还要长……”

  策神见雷森神情淡然的端起白玉几上的黑陶小茶盏,茶盏里青绿色的道茶茶水散发出异香来,便也拿起黑陶盏,附在唇边,轻轻的品了一口。

  “沉茶。回头把这些茶给那些半仙发下去吧,我给你新茶。做为王上,有些特权该享用还是要享用的,你就是再克己,外面的人也不会理解。就拿仙莲子来说,就是你扣下三成私用,那也是你的权力。当初,我把仙莲子给你,对如何分配一言不发,就是说,这是你的权力,我也无权干涉。我的话你明白吗?”

  “茶是陈茶,不也是能喝出岁月的味道来吗?权力是个好东西啊!”策神一声叹息,“有毒的东西既让人怕,又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权力集中起来会摧毁掉一个人的一切。父王,绝对的权力是扭曲的,不该存在。绝对权力等于绝对腐败。一棵树,若是从根上腐烂掉了,最终会轰然倒下,一片绿叶也不存在。”

  雷森道:“所以我才没有把王位传给他们,而是你。更不用说是你两位母后所生的那两个了,因为权力会让人膨胀,会让人失去本心,没了本真,一切都会流失掉,镜花水月实成虚幻。就是当初没有选你,他们两个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中,王室有王范,王范最少要有三代人来实践,提炼,并使之真的成为以后历代王上的行为规范。咱们王室肯定是以修行修炼为主,第一代的王上都有面对着几个,十几个,甚到十几个前王上的境遇,要是没有规范,王上的权力就会被无限的挤压,不得不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