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见那乌青,江夜行原本还想将她给弄醒的念头也没有了,他甚至有些出神了,愣愣的坐在那里,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的握了起来。

  当初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她也是苍白着脸将中毒的他从草丛里给拉了出来,那时候,她的脸色虽然苍白,但绝对不是现在这种带着死气的苍白。

  他向来对女人没有什么好感,可偏偏,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竟然有些情绪复杂。

  江夜行越想越头疼,干脆就不想了,干脆也闭上了眼睛。

  ……

  因为得到的消息是在凉州,这里距离凉州距离有些遥远,所以中途势必会在半路休息。

  沈蔓靠在客栈里的软榻上,眼神有些发直,她一个人在的时候,总是喜欢发呆,现在更是这般,即便是有人叫她去吃饭,她都没有什么反应,就是呆呆的坐着。

  门被一股大力嗖的给推开了,这样大的动静都没有对沈蔓产生什么影响,沈蔓的眼珠子甚至都没有动一动。

  因为有白天的事情存在,江夜行现在更容易被惹火了,他直接伸手将人给摁到了床上。

  “让你吃饭你也不吃,你是不是想活活饿死在这条路上??”一想到她一心求死,江夜行的心就止不住的暴戾了起来。

  江夜行的这问题以及他的语气终于让沈蔓的情绪有了些许变化,她摇头,声音平静到不能再平静:”我已经吃过了,是我找掌柜要的菜团子。“江夜行皱眉,下意识的是不相信的,如果她当真去找掌柜要了,可为何那些下属没有看见?

  还是说?是她太容易被忽视了???

  若是前者还好,可若是后者……江夜行总觉得自己的情绪还能再暴躁一些。

  江夜行压制着沈蔓,沈蔓就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自己离开。

  可出乎沈蔓的预料,就在沈蔓心中认定江夜行会起身的时候,他手臂上忽然一用力,抱着她又往里面的位置翻了翻,他的动作一做出来,沈蔓那双向来平静无波的眸子终于有了一点点变化,她的目光变得警惕了起来,而且身体开始挣扎了,她不是无知的少女了,江夜行身体的变化她不是不知道。

  她的警惕情绪渐渐变得浓重了起来。

  “要是有个孩子,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想死了??”江夜行捏着沈蔓的下巴,这句话说出来,其实也只是一个陈述句的模样,因为他还没等到沈蔓回答,身体已经做出反应了。

  这是之前鬼苍跟她讲的,这几日沈蔓的饭菜中已经被他放了调养身体的药,怀上他的孩子,并不是没有可能。

  沈蔓一听孩子两个字,眼神有些发直,可她此时既说不出话,又无法反抗,江夜行也没有注意到,她眼角流下的一滴泪。

  ……

  江夜行这头已经带着沈蔓去寻医了,但是京城的好戏才刚刚开场。那晚之后的第二天,就是秦晟跟唐明棠成亲的日子了,唐府这边已经在脸也准备了,可一大早,秦王府却是送来了消息,说婚礼不能如期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