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整理好金毛虎提供的情报后,叶伊用棍子在沙滩上画了一个简单的模型。

  很显然,这是一个小世界。

  方壶圣境的创造者在很久以前预见到外面的大世界可能走向资源枯竭,所以带着族人来到这里,试图用这里的小世界证天道。

  遗憾的是,他还是低估了大道溃败的速度。

  很快,外面的修道者们都收到天道枯竭的影响,开始掠夺类似方壶圣境这样的小世界。

  方壶圣境的家族自然不会拱手相让,于是大战一触即发,双方互不相让,在方壶圣境的小世界里衍生出一场又一场惨烈的战斗,最终两败俱伤,只剩下方壶圣境的意识和还未开出灵智的魔兽们。

  事实上,徘徊在头顶的方壶圣境的意识也并非金毛虎说得那么简单。

  它能够与天道一起运行,可见创造它的人已经初步了解天道的运行方式,但因为来不及完善,最终只能把自己和天道运行模拟器联合在一起,最终构成了这个扭曲残缺的世界。

  想到头顶的意识可能是一个人和一件法器的结合,叶伊突然感觉方壶圣境的创造者确实非常勇敢。

  虽然他的勇敢是针对于他的族人们的勇敢。

  “或许,对于爱这个世界的人而言,任何与爱有关的事情都是重要的。”

  白思凡冷不防的说了一句,随后对叶伊说:“就像你在我眼里总是很重要的。因为我爱你。”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突然冒出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叶伊无语的翻了白眼,“我正在分析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的事情?有多重要?涉及到中间那个冒烟的大玩意嘛?”

  白思凡顿时燃起兴趣。

  叶伊说:“你别告诉我你已经知道要怎么解决那个家伙了,会让我觉得你真的是个神经病。”

  “没有神经病级别的智商,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天才,我就是神经病啊!”

  白思凡拿起叶伊的木棍,认真地说:“我因为始终无法正式进入修道者的世界,所以对于修道,一直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说来听听。”

  叶伊抱拳在胸。

  其他人也都兴致盎然地看着白思凡。

  白思凡见大家都管住自己,不禁买起关子,说:“知道什么叫图灵实验吗?”

  “知道,人工智能的意思。”叶伊说,“怎么,打算用人工智能来解释天道和这个岛上的所有生物吗?”

  “你怎么知道人工智能就一定是人工智能,人体本质也是一个超精细的机器!”

  白思凡一本正经地对叶伊说:“我要对你说一个概念,顶级的科学和顶级的魔法本质是一样的!对于不理解的人而言。”

  “……”

  叶伊摸了下额头。

  白思凡的话虽然有些荒唐,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确实有他的道理。

  白思凡眼看叶伊不反驳自己,于是露出笑容,说:“假设整个方壶圣境是一个游戏地图,那么主宰整个世界的就是一团代码,敲打代码的人便是这个世界的意识。”

  “……停!我对游戏没兴趣!你能不能换个解释。”

  叶伊果断掐断白思凡的话。

  白思凡无语,说:“那就假设整个小岛是一个虚拟世界,我们是误入虚拟世界的现实的人,虚拟世界的运行程序出现问题,导致进入这个小岛的人都无法出去!但是,这个系统本身并不是没有漏洞,所以只要我们找到系统的漏洞,就能破解!”

  “废话,这种事情就是猪也知道!需要你提醒吗!”

  叶伊白了一眼。

  白思凡于是提醒说:“经过我的精密计算,方壶圣境的中心地带应该就是传闻中的整个世界的中枢。所以只要我们能够揭开中心地带的……”

  “你给我闭嘴!听你罗里吧嗦那么久,废话一箩筐啊!”

  叶伊气得脸都白了。

  白思凡看她是真的在生气,也不敢再胡扯,说:“其实……其实事情本身很简单,只要我们把中心地带的秘密解开,或许就能离开这个地方,最不济也能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了解。”

  “我知道……所以我不说你是弱智……但是……”

  叶伊托着腮,说:“你不担心中心地带的秘密会让人感觉不舒服吗?”

  “世上没有不恶心的秘密,”白思凡说,“只有恶心但是没感觉的秘密。”

  “好吧,你赢了……”

  叶伊无奈地说着,转向战海霆:“我们什么时候去中心地带看一下?”

  “好。”

  男人简单而正直的回答说。

  ……

  ……

  去往中心地带的前一夜,叶伊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看到了许多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冲天燃烧的大火,满街都是逃亡的百姓,还有无处不在的死亡和毁灭。

  她也在火焰的世界里,带着不安和恐惧还有淡淡的绝望。

  这是我的梦,还是方壶圣境的原住民的梦?或者是叶桀叶辛兄弟的梦?

  不知为何,叶伊的心头竟掠过这般诡异的感觉。

  她仿佛被困在梦中一样不安的看着周围,看着那些呼啸而过的火焰和剑客,还有上空飞翔的龙!

  龙?!

  叶伊心头莫名一颤,随后便看到一只长着翅膀的巨龙突然冲到城市最高处的建筑上,用它长长的尾巴缠着方尖碑一样的建筑,然后疯狂的叫嚣着,吼出可怕的声音!

  这又是……

  叶伊的不安更加浓烈。

  她仿佛身临其境般见证着远古的历史,却又好像只是做梦一样对眼前的一切都有一种疏远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总让人感觉……

  猛然间,指尖一阵刺痛,叶伊睁开眼,发现一切都是梦,她正平静的靠在战海霆的怀中,而男人的眼睛也用温柔和多情注视着她。

  “做噩梦了?”男人低声问道。

  叶伊摇了摇头,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不是噩梦。”

  “奇怪的梦?”

  战海霆似乎对她的梦境有些兴趣。

  叶伊于是撑身坐起,要解释梦中的一切。

  这时,男人伸手,手指划过女人的嘴唇,说:“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不用担心,一切都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