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962.第962章 终于领悟了吗
  “不会吧?是夜殇找人代替我每天给我家人打电话?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而且为什么不高手我呢?”蓝草觉得很不可思议。

  夜殇为什么这么做?他又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

  见蓝草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葛柒心里也在哀嚎。

  他之前也不知道夜殇让人做了这件事,他也是不久之前听欧阳清风说起的,他当时还以为欧阳清风在说笑,可没有想到是真的。

  夜殇考虑得这么周全,可见他早就打算将错就错,借着欧阳清风把蓝草骗出国这件事,来一个大的布局。

  然而,夜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布局在一步步张开的当头,蓝草怀孕了。

  这也许就是夜殇失误的地方吧,蓝草一旦怀孕,很多事前做好的布局就要变了。

  比如这一次的沉船事件,要不是蓝草怀孕,夜殇又何必把蓝草在从金浪的大船上转移到一艘小小的游艇上?

  说白了,夜殇还是不希望蓝草卷入这场已经铺开的局中了。

  虽然眼前沉思的年轻男子气质很迷人,但蓝草还是要打断他,“葛柒,你在想什么呢?没听见我问你话吗?”

  葛柒微微一笑,‘你刚才问了我什么?’

  蓝草吁了一口气,然后徐徐的说,“我问你,为什么夜殇让人代替我给我家人打电话这件事,他为什么要保密而不告诉我呢?”

  葛柒默然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希望你能理解他,因为他在乎你,所做的每一件跟你有关的事,他都会很谨慎的,所以你还是多多理解大哥,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就等见了大哥之后,你再问他这件事吧。”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蓝草想想也只能暂时这样,不然还能怎样?

  现在的夜殇是死是生她都没办法确定,必须要见到他们活生生的存在,她才会安心。

  葛柒家她面色缓和了不少,于是问,‘小嫂子,知道了这些,你还要联系家里吗,刚才你们的联线中断了……’

  “要,我要!”蓝草忙不迭的点头。

  开玩笑,既然能联系上家里,那她为什么要躲避?就大大方方的跟自己的家人聊天又如何?

  看着蓝草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葛柒就能猜测出她在想什么了。

  他重新跟蓝家老宅连上线,然后给蓝草。

  接电话的还是福伯,他很着急,“小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你那边突然没有信息,让我很担心,你没事吧?小小姐,你怎么会连自己每天都往家里打电话的事都给忘记了呢?”

  “福伯,我没有忘记,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蓝草笑呵呵的,“福伯,我外公呢,快给他接电话,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这个啊……”福伯迟疑了一下,这才说,“你外公啊,他现在不在家里,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会转告他的。”

  蓝草蹙眉,“外公为什么不在家里?福伯,外公外出你不跟在他身边吗?这可不好……”

  “小小姐,你可不要误会了,你外公这些天天天外出都只是让司机载他,而一直不让我们跟着……”

  “让司机载他出去?他要去哪里,你问过司机没有?”

  闻言,福伯就更苦恼了。“我问了,但司机不愿意说,说是你外公这么要求他的。”

  “这么说来,外公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是不想让我们知道的。”蓝草沉吟了一会,很是着急,“真是的,弄得我好想马上回家去搞个清楚,不然外公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独自一个人天天往外面跑?”

  “小小姐,老爷子不是单独一个人外出,有司机和看护呢。”

  “看护?”蓝草蹙眉,“外公一向不是不喜欢陌生人照顾他吗?什么时候他愿意请看护了?”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那个看护很专业,对你外公也很好,你外公就是在看护的照顾下,才会康复得这么快呢。”

  “是吗?”蓝草抿了抿嘴,“那这个看护是谁,我认识吗?”

  “嗯,你不认识,她是个跟你妈妈一样年纪的女人,是从大医院聘请的专业看护,我猜测是夜殇聘请的。”

  “夜殇?”蓝草更是好奇了,“福伯,为什么你会认为是夜殇呢?”

  “我有几次跟她聊天当中,她不经意的提起,说她是被帝王医院安排过来的,帝王医院不正是夜殇的医院吗?小小姐,你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福伯很是纳闷。

  蓝草心里有些堵,为什么夜殇做了这么多事,都没有告诉自己?

  算了,暂时不跟他计较了,还是等见了他一次跟他算清楚。

  想到这里,蓝草继续跟福伯聊天,就想透过轻松的聊天了解她不在的这些天家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对了,福伯,我妈妈怎样了?”她记得,她出国的时候,母亲也住院了,情况还很糟糕呢。

  她忘记了肖天明,不知道现在记忆恢复了没有。

  “你是说大小姐啊,你放心,她今天跟往常一样,好得很呢。”福伯一说起蓝娇,就很是高兴。

  闻言,蓝草小心翼翼的试探,“她不会跟肖天明……”

  “怎么可能?”福伯语气很严肃,“小小姐,你妈妈最近的变化你不是都知道吗?你每天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我都有告诉你,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我……”蓝草很是懊恼福伯这么聪明,而且记忆力这么的好。

  她可要好好想想怎么跟福伯聊这通电话了。

  没办法,虽然天天往家里打电话的那个人是夜殇安排的,而不是她自己呢?

  还好,福伯是个慈祥和蔼且热心肠的人。

  他叹了一口气,就自动的把蓝娇和肖天明的状况唠叨了一下,“小小姐,我真不敢相信,你妈妈失忆后,对肖天明的态度竟然有了个大转弯,她现在看到肖天明,就好像看到仇人似的,把肖天明整得很是落魄呢,还有熊家的人也一样,现在都很怕你妈妈呢。”

  “真的吗?”蓝草很是意外。

  母亲真的变了,终于领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