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 第1411章 都交给我吧
  傅嘉贝又低声安抚了遭受打击的曾明悦一阵,见她情绪彻底平静了下来,他才道。

  “你想怎么处理?”

  他在问曾家的事情,毕竟不管怎么说曾长冬都是曾明悦的父亲,他这边没有曾明悦的同意,还真不好将曾长冬往死里赶尽杀绝。

  那样对曾明悦也不算尊重。

  曾明悦咬了咬唇,神情清冷,她对曾长冬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点感情。

  “让曾家在帝都消失吧,我不想再见到他们任何人。”

  曾长冬,曾明柔和陶倩,这三个人她永远都不想要再见到了。

  听明白了曾明悦的话,傅嘉贝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让他放手收拾曾家,将他们赶出帝都最好。

  “你哥……”

  傅嘉贝微微蹙眉,略顾忌的道。

  他虽然可以不在乎曾长冬他们,但是曾明悦还有个亲哥哥,兄妹二人的感情应该还好。

  曾家总还有她哥哥的一份,他若是直接整垮了曾家,不知道曽明悦的哥哥会不会有意见。

  “我哥只会比我高兴,你不知道曾长冬这些年根本就不让我哥插手公司的事情,我哥在公司没什么话语权,对曾氏更没有任何感情。”

  哥哥和她一样,因为母亲的事情对曾长冬和陶倩母女恨之入骨,很少回家来住。

  哥哥和曾长冬的关系很紧绷,大概是因此,曾长冬害怕哥哥掌控了公司,照哥哥对他的恨肯定以后他的生活会不如意,因此这些年他听信陶倩母女的话根本就不让哥哥沾手公司的事情。

  前一段时间,曽明悦的哥哥已经找了一个机会,外下到了G市的一个小工厂里去。

  那个小厂是曾氏早些年收购的,早就破败不行了,哥哥过去做了厂长,一心想要用那个工厂另起炉灶。

  最近起早贪黑的,很是忙碌辛苦。

  因此最近家里的事情,包括自己被曾长冬和陶倩欺负的事情,曽明悦都没有跟哥哥说。

  每次和哥哥打电话也都是报喜不报忧。

  她也相信,哥哥不会在意曾家的公司,也是和她一样的想法。

  “大不了,你以后多帮帮我哥,好不好?”

  曽明悦想着抬起头冲傅嘉贝笑着道。

  她这样不见外的话,傅嘉贝听的心情变得很好,亲了亲曽明悦的额头。

  “都交给我吧。”

  两人商量好了,傅嘉贝才拉着曽明悦从沙发上坐起来。

  “这里还有什么要拿的东西吗?最好现在收拾一下,马上就带走。”

  傅嘉贝冲曽明悦说道,因为他保证,这个别墅曾家人住不到明天。

  “没有了,这里已经没有任何让我留恋的东西,之前该带走的我都搬走了。”

  曽明悦摇头,她厌憎死了这个地方。

  “好,走吧。”

  傅嘉贝这才牵着曽明悦从书房走出来。

  两人刚出来就看到曾长冬带着陶倩和曾明柔站在走廊上,三人看到他们出来,曾长冬推了陶倩和曾明柔一下。

  陶倩和曾明柔立马上前噗通两声跪在了曽明悦的面前。

  “悦悦,你再原谅我们一次好吗?就最后一次。”

  “姐,我……我不应该嫉妒你,都是我们的错,你别和我们计较,毕竟我们还是一家人啊。”

  曾长东也快步走了上来,看着曽明悦,舔着脸笑。

  “悦悦啊,你跟附大少爷在一起爸爸不知道有多开心,爸爸还想着要好好的管理公司,将来等你和傅少结婚,爸爸好好给你准备陪嫁,风风光光的把你送出门呢。”

  曾长冬的意思曽明悦听的很明白。

  他是让她劝劝傅嘉贝,为他们求求情,因为傅家这样的门户,怎么也不能娶一个无父无母,或者家境差到不能看的女人进门。

  所以留着他,起码还能撑个场面。

  不过曽明悦却冲曾长冬笑了笑,“不好意思,你大概是忘记了,我还有一个哥哥。”

  曽明悦说着挽住了傅嘉贝的手臂,仰头道,“亲爱的,你刚刚可是答应了,要给我哥哥的工厂投资两个亿的,你可不能骗我哦。”

  傅嘉贝宠溺的点了点曽明悦的鼻尖,笑着说道。

  “两个亿算什么,有我在,哥哥的公司上市总是没问题的。”

  曽明悦顿时幸福的依偎着傅嘉贝,“嗯嗯,你最厉害了。”

  旁边曾长冬听两人这样说,真的是感觉一股血气往上涌,马上就要吐血三升了。

  他一直想要攀附权贵,一直在钻营,可是最后傅嘉贝这样的豪门公子要成为他的女婿了,可惜他的女儿恨不能他去死。

  这种感觉,简直就跟一个人奔着金山跑了一辈子,终于还剩下最后一步了,结果却断气儿了,死命的伸手都没摸到金子的边儿一样痛苦。

  “悦悦……”曾长冬眼泪掉下来,盯着曽明悦,希望能挽回点什么。

  可惜曽明悦不再看他,“我想赶紧离开了。”

  “走吧,我们回家。”傅嘉贝扫了曾长冬一眼,曾长冬顿时半点声音都没法再发出。

  他眼睁睁的看着傅嘉贝揽着曽明悦走出了门。

  几个保镖紧跟着离开,曾长冬顿时跌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这回傅嘉贝是绝对绝对不会再放过他们曾家。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曾长冬有些崩溃的喊着,六神无主。

  跌坐在地上的陶倩也脸色惨白,她的利益和曾长冬捆绑在一起,曾家真完了,她也不会再有优渥的生活。

  陶倩猛然爬了起来,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外头,傅嘉贝已经和曽明悦上了车,车子缓缓的开动,陶倩却扑了过来,一边儿跟着车跑,一边儿拍打车窗。

  “停车。”

  傅嘉贝吩咐了一声,车子猛然停下。

  外头陶倩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又被两个保镖给架了起来,牢牢看住。

  “傅少息怒,病例的事真的不是我们的主意,是有人指使我这样做的。我说出来,傅少能不能绕过我们一次?”

  陶倩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笃定的养生说着。

  只可惜车里,傅嘉贝连车窗都没降下,他嘲讽的看了外面一眼,失去了兴趣一般,冷淡的吩咐道。

  “开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