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悠闲税务官 > 第688章 沾光
  事实上,潘部长也确实不会在这上面和王易开玩笑。

  甚至于,他敢来向王易透露,就是得了上面的暗示,来探探王易的态度,毕竟这种安排和王易先前的要求有些出入。

  万一王易不高兴,脾气一发作,可不仅仅是某位领导突然间精神不对劲的问题,更有可能,会影响到华夏国的经济现状。

  现在,确定王易没有什么意见,上面的动作很快,三天之后,对冯副书记的新任命就下来了。

  省里的一众干部们大跌眼镜。

  因为王易在汀南省混得风生水起,因为七一机械厂在汀南省几乎算得上是庞然大物,因为王易的所有亲戚中,冯副书记的职位最高。

  所以,几乎人人都以为,冯副书记的下一任职位,或者是省二把手,或者是不动。

  总之应该是留在汀南省,为王易继续保驾护航。

  没想到,他不声不响就去京里,还担任了一部之长。

  升职了!

  哪怕是生态环保部这样比较冷门的部委,没有太大的实权,但一把手,而且是在部委,也依然是让人眼红的职位。

  另一位省委副书记着实眼红。

  再然后,大家就开始猜测,冯副书记这一走,在汀市当常务副市长的小冯副市长,又会如何调整呢?

  这可是冯副书记的独子,王易的妻舅,而且是正宫娘娘的舅舅。

  “怎么调,不关我的事吧?”当王易在稍后,和董老、朱老一起下棋时,被问及这个问题,顿时错愕无比。

  能影响到一个高官干部和一个正处级干部的任免,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又哪里再会对省里的干部任职指手划脚?

  王易自认为自己一向以来的表现,并不是一个热衷权势的人。

  董老素来跟他讲话是毫无顾忌的,此刻便下了一子棋,再嬉笑着问:“呵呵,难道你就不想你舅舅更进一步?”

  “想当然想,但我尊重省里的决定。”王易笑着喝了一杯茶,再问一旁的朱老:“朱伯伯,有没有内幕消息?”

  “应该是转正。”朱老慢悠悠地看着棋盘:“也好配合你在省里的大动作。不过,不会那么快,怎么也要等到换届。”

  王易顿时笑了。

  人都是有私心的。

  两位核心领导亲眼目睹了佛道两家的玄门手段,也知道了为何现在国内的灵气不足,还有机会从自己这里获得长寿的法决,那么,他们已经尝过了无上权势的滋味,现在开始老迈,自然更加希望能活得更长久,在退休之后过得更潇洒。

  而想实现这个目标,就是最大限度地给予自己支持,尽快速度来修复国内的生态环境,恢复灵气。

  再说,冯大舅有能力有魄力,又是自己的妻舅,自然会力所能及地支持自己。

  朱高官虽然未曾到过秘境,但儿子进过,为了儿子的前途,朱高官也会暗中照顾自己。

  这就足够了。

  至于是什么时候正式到任,其实,区别不是特别大。

  毕竟,这几年里,因为王易的隐性影响,冯副市长在汀市市政府的话语权日益提升,权力也越来越大,而且其他的市领导一般只要不触及基本的个人利益,不会跟着他对着干。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黑材料突然就被神通广大的王易去特意收集,然后交给有关部门。

  现在冯副市长被扶正,其实也就是一个程序,以及书面上的认可。

  当然,级别一升,待遇也会升,冯副市长自己还是很看重这个的。

  虽然是从朱老嘴里听到了这个消息,王易却并没有马上向舅舅通风报信,甚至回到家后,也没有跟范烟琪说起这事。

  “你跟我去帝都,留化身在这里?”范烟琪已收到相关的通知,在收拾行李,当下便妩媚地瞟他一眼。

  “行。”王易笑着搂住了她那有些丰润的腰身:“我去,购一套房子,让你住得舒服一点。”

  范烟琪的嘴角满意地上扬,但还是轻拍了他的手:“算了,逗你的。我这一去,应该比较忙,你派个化身给我,当当保姆看看孩子。妹妹们都闲得这么久了,至少甜甜那边,你可以考虑让她怀一个。卿音的国学学院也快建成了吧?等甜甜这边生了,卿音也应该当当妈妈了。”

  王易目光一凝:“怎么,我妈说什么了?”

  眼下这个长孙还不满一岁,正爬得欢的时候,王易不认为适合与其他老婆再生一个小孩。

  还是先把第一个教好了。

  “那倒是没有,妈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我觉得,她们现在正是适合怀孕又不是很忙的时候,再往上,修为越高越难怀上,趁着我不在,你不如多陪陪她们。”范烟琪微笑着道:“我真的不会介意。”

  “上面这次安排了我和外公进京,再提拔了舅舅,估计贺家和许家也有变动,你还是松一松,色一点,让上面放放心。”

  “对噢!”她这一说,倒是提醒了王易,当下打电话给已经升为副局长的许关林:“林哥,最近在忙什么?”

  “在跟一个案子。”许关林在手机里说话简短:“怎么,有事?”

  王易也不客气,单刀直入:“我说,你不能只顾着破案子,不想想其他吧?琪琪她外公升职了,她也被聘为公务员了,你就没有点想法?上面没有点动静?”

  “我都被提为副局了,还能怎么样?够可以了!”许关林的声音缓和下来:“冯副书记是资历够了,水平也够了,我么,再等等,不急。我喜欢现在的工作。真要进一步,也得我上面那一位离开才行。”

  王易叹气:“那你们许家的其他人呢?没有调职?”

  许关林这回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上面有意在向你示好?不过我还真的没有去问。你等等,我忙完这个案子,给我爷爷打个电话。”

  ok,王易挂断电话,再又拨通了贺守义的手机:“爸,咱贺家,最近有没有什么人工作变动?’

  “别人没有,我么,继续留任汀市海关关长。”贺守义的声音挺愉悦:“按理说,该调我走的,我估计应该是想好好看着你。”

  得,老丈人害羞,明明是沾自己的光,偏要说看着自己。

  不过王易也因此而放心了,讪笑:“那不挺好嘛,省得我们一家分开。”

  “是啊,挺好,我说,你和甜甜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趁着你妈现在年轻,没什么事,还可以帮你带带孩子。”贺守义又问。

  他口里的“你妈”,自然是指的贺甜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