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静舟小妖著  在又一次地大概走过一遍后,苏宇决定从头滑一遍。不过为了方便自己校正错误, 他把手机放在了摄像架上,按下了录像功能, 最后才又回到冰场上。

  音乐从手机的方向遥遥传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目光变得黑沉悠远了起来。

  滑出去——

  伍弋不知不觉看入神了,嘴巴张开都不知道。

  《轻骑兵进行曲》这个曲子, 他滑了有三年, 少年组的时候就一直在用这首曲子编舞。等到了省队, 刘教练还专门找了编排老师, 按照他当时的能力,重新编排了一遍。正因为跳的太多太多了, 让他起了逆反心理, 但也不能否认, 这个曲子的旋律已经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无法忘记。

  当苏宇开始郑重其事地录像,并且开始从头滑这个节目的时候, 伍弋的大脑里就响起了熟悉的旋律, 与手机的乐声完美地重合在一起。他看着苏宇在每个音乐段落处的旋转和滑行, 看着苏宇在乐曲的高潮部分的旋转跳跃,尤其是看着他在编排步伐部分的设计, 伍弋的眼睛都睁大了。

  他见过苏宇滑这个曲子的!

  他们是一个省队教练的学生!

  他们是师兄弟啊!

  不止一次, 不知道多少次, 他看过苏宇在练习这个曲子。

  可是此刻,这个曲子和他记忆里的已经完全的!彻底的!不同了!

  苏宇改变了所有的编排动作,没有一点类似的地方,就连节目所要传递出的情感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偏偏,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每一个起承转折都很够合上旋律,高潮部分的跳跃更是分毫不差!

  伍弋惊呆了。

  他天天和苏宇在一起,苏宇不可能背着他私下里编排动作。可要是说,是他这两天现编的,又怎么可能!

  整场节目下来,伍弋只能够感受到两个字——“完整”!

  没有问题!

  伍弋甚至觉得,比编排老师为他编的动作更好!

  所以,伍弋真的想不明白,苏宇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什么时候具备这么强的能力了?

  伍弋一直看着苏宇训练,直到结束。百味杂陈地跟在苏宇身后进了更衣室。

  “苏宇,那节目是你自己编的吗?”

  两个人分开在两个隔间洗澡,伍弋还是压不下心里的好奇心,撩开帘子问了一句。

  正在洗头的苏宇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回头看他,身体因而拧转成一个弧线,可以看见他腰腹上被麦色的肌肤紧紧绷着的一层肌肉……

  伍弋分了一下神:“卧槽,你肌肉都练出来了?终于要停止长高了吗?”伍弋还松了口气,眼见着苏宇不断拔个儿,长成队里最高的一个人,说不羡慕也是假的。

  苏宇的眼眸淋了水,所以黑沉沉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将身子又稍微转回了一点,然后才说:“一直在练习的曲子,调整起来更简单。”

  “是,是吗?”伍弋眨巴着眼,若有所思。

  苏宇淡淡地说:“最近我们能力都增加了,跳原本的编舞不合适。”

  “哦。”伍弋放下帘子,若有所思。他困在新节目的编曲上,尹教练不来他就抓瞎了,今天又看了苏宇滑,也有点心热,当下就觉得自己继续跳轻骑兵也可以。

  直到上了车,伍弋还在思考自己应该怎么改,苏宇见他脸皱在一起挺痛苦的,便说道:“晚上我陪你聊聊。”

  “啊?”

  “编排的事情。”

  “不用吧……”伍弋说完,又点头,“好吧,你帮我看看。”

  伍弋并不清楚,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从走在最前面的人,变成了走在后面的那一个,他很别扭,也不高兴,甚至找茬苏宇,可是渐渐了,似乎又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自己现在的“位置”。

  接受苏宇的指点,曾经比自己差的师兄指导,在这刻似乎变得理所当然。

  伍弋还太小了,意识不到自己的心理转变,他只觉得当这个头点下去的时候,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啊!编舞这一块就交给苏宇了,他肯定能帮我解决!

  伍弋这样想着。

  ……

  苏宇作为一名世界超一流的双人花滑选手,哪怕他在滑单人的时候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在审美、编排、步伐和旋转方面,是绝对优秀,无可挑剔!

  当天晚上苏宇就一边压着腿,一边看了伍弋拿给他的比赛视频。之前苏宇为了有个参照,也试着去上网找过,可惜这个年代的资源没有后世丰富,他翻遍了网络也没有找到,否则他不会在自己新编的节目上做出那么大的变动。

  这样不好解释。

  好在伍弋心大,竟然就那么接受了他的胡乱理由。

  “这里,你可以进入一个a级的步伐,大一字你最近滑的很稳定,试着加进去,3t跳出来,最好进一个rocker转体,这个组合会成为一个拿分项,跳好了,很好看。”苏宇压着腿,一边忍着疼,一边低声说着,所以声音有些低哑,倒是多了几分磁性。

  伍弋站在他身边当好孩子,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睁大一双眼睛疑惑地问:“我可以3t接2loop,分也很高的。”

  “稳吗?”

  “呃……滑冰哪有不摔的。”

  “摔了呢?或者空了呢?”苏宇为他分析,“但是这个组合下来,是稳的,你只要多练习就一定可以完成,可以拿到20分,为什么要去搏23分,而且失败的可能性更大?”

  “……”伍弋哑然,还试图争辩,“但是大家都在连续跳,熊涛肯定要跳4t!”

  “为什么要看着别人?自己滑出一套完整的高水平节目就够了,而且你没忘记比赛不是只有技术服,还有艺术分吧?”

  “……”伍弋不说话了。

  苏宇又暂停了两个地方,增加了更加复杂的旋转动作。最近伍弋的勾手三周跳练的不错,苏宇觉得有必要在节目里展示一下,比起3t2l要有看头一些。

  伍弋还有疑惑,却也聪明的没再争辩,他打算明天上了冰练过再说。

  将手机从苏宇手里抽出来之后,伍弋好奇地问:“你练柔韧性干什么?”

  “……贝尔曼。”

  “啊!?”伍弋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是女生动作!”

  “男生也可以做的。”

  “没人跳过,我没见过!”

  “会有人跳的,我跳。”

  “……”伍弋看着苏宇努力压成直线的腿,只觉得头皮发麻,神情恍惚地走了。

  ……

  集训队进入最终考核阶段,教练也不再增加训练,而是让队员们自己练习考核节目,教练则只是提供一些参考意见。毕竟大家现在跳的肯定是省队已经编好的节目,算是完整的节目了,就算是国家队教练,能够给的意见也不多。

  集训队开放了所有的训练场馆,集训队员分开各自训练,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都可以申请使用冰场。不过因为教练基本都在工作时间出现的原因,这个时间段会有更多人申请,希望获得国家队教练的指导。

  苏宇和伍弋最终决定避开这些时间,人多的时候就进行陆地的技术练习和素质锻炼,等到了下午再去训练中心。

  滑冰队在全国各个地方建设集训地,a市训练中心的滑冰场实在不够用。

  拥挤成这样苏·双人滑king·宇也很烦躁。

  晚饭吃的早,三点钟两个人就把提前买好的面包吃了,然后乘坐通勤车去了训练中心。三个冰场都开放了,苏宇和伍弋找了个人少地进去。

  苏宇让伍弋先跳,他在冰外录视频,跳完后就指出问题。轮到苏宇,伍弋只负责拿手机拍摄,找问题、改动作都是苏宇自己干。

  虽然麻烦,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但是苏宇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拒绝。他和伍弋毕竟是一个地方出来的,这样的举手之劳帮一下也无妨。

  伍弋的天赋很高,悟性也很强,苏宇为他编的动作很快就掌握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原先的那套动作跳得太多,影响了他的记忆,有时候会跳错,有时候会出现卡顿、错过节拍、明显的迟疑。一次又一次的错误,屡教不听!

  快晚上九点了,疲惫让人的脾气也欠佳,苏宇面对伍弋愧疚的眼神,也有些失了耐心,他压着声音说:“跟我走一遍,录下,回去看,记牢了。”

  “啊?”伍弋有点迟钝。

  苏宇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走到了冰上。

  伍弋愣了一下,急忙按下音乐,滑到了苏宇身边。

  音乐声响起。

  小号和圆号高亢嘹亮的声音在场内响起,使人仿佛看到了一支英武潇洒、精神焕发的轻骑兵队伍。

  “走。”

  伍弋站在距离苏宇两米的地方,还有些愣神,就听见苏宇这样说着,他下意识地就滑出去了。

  然后就看见,苏宇在身边,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跟他滑着一样的动作。自己迈腿,苏宇也迈腿,自己抬手,苏宇也抬手,自己旋转,苏宇也在旋转。每一刻,每一秒,苏宇都在跟自己做着同样的动作,哪怕偶尔会扶冰,哪怕偶尔在摇晃,但是这种同步感,就像是……双人滑!

  冯超欲言又止地看了苏宇一眼。

  倒是黄斌听见,惊讶地看向苏宇,“什么?你也去啊?你怎么拿到资格的?”

  苏宇在黄斌的眼里看不见恶意和贬低,但也正是因为他的神情太过坦然了,所以也正正说明了,16岁的苏宇还只是个能力很一般的运动员。

  苏宇照实说:“找教练要的。”

  黄斌说:“要就要到了?”

  “对啊,就那么要就要到了。”伍弋插嘴,“到了刘老瘸面前说,我想参加选拔赛,然后就给他了。是真的!”

  黄斌无语,“卧槽,我也去要一个。”

  冯超吐槽:“你就算要到了有什么用,4t都跳不下来,去丢脸吗?”说完,他面色微变,看向苏宇,“没说你。”

  苏宇眉梢微扬。

  4t,是花样滑冰一种跳跃动作的简称,全称是后外点冰四周跳。这个跳跃动作在国际赛场上很常见,而且是很大的拿分项,不会跳4周,连参加国际大赛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在省队,这个动作的难度是相当大的,成功率也不过百分之二三十,也就伍弋最为出色,成功率保持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苏宇看向了伍弋。伍弋作为s省男队的领军人物,虽然在大家眼里足够出色,却连争夺国际赛场门票的资格都没有。至于更差劲的自己……想要实现梦想,任重而道远。

  等到了食堂,苏宇才知道,自己去找教练要资格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自己,低声议论着,像是在看热闹。难怪早上就连食堂打饭的阿姨都在问自己,传话的人像是不怀好意。

  大家都在一起训练,谁是什么水平,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以苏宇的水平。去参加资格赛?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也不怕丢脸!

  “喂,苏宇。”有人叫住苏宇。

  苏宇看过去,已经记不住对方的名字了。

  那人挤眉弄眼的,咧嘴笑开,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但是这动作怎么看,都和鼓励没关系。

  “滚你mb的鲁同!”冯超骂了一句。

  寝室里的人都瞪了过去,就像自己被侮辱了一样,黄斌说:“你找打是不是?”

  叫鲁同的也不害怕,笑了一下,把头转了过去。

  只是这一吵,食堂的目光便大半移到了这边。

  冯超不高兴地丢了筷子:“肯定是徐嘉忆那王八蛋故意传的。”

  “显摆自己拿到资格了呗。”

  “真想打他一顿。”

  队友义愤填膺地说着,伍弋突然凑到苏宇耳边,低语:“你没问题吧?我就是觉得你昨天太冲动了,其实就算去了也没什么用啊。”

  所有人都遮遮掩掩的说苏宇不行,只有伍弋来了一发直球,苏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质疑。很久了,所有人都说,只要有苏宇在,就一定可以,必胜!谁知道十六岁的时候,原来所有人都在说,苏宇,你不行,你根本做不到。

  这样的质疑声已经很陌生了,陌生到让苏宇竟然觉得很可笑。

  突然好起来的心情让苏宇转头看向了伍弋,同样低声问他:“如果我可以,拿到了集训队的资格,你别没事粘着我,离我远点。”

  伍弋愣住。

  苏宇看着伍弋茫然的表情,其实也有点怔然,继而又有些释然。说他不够坦诚也好,说他迁怒也罢,他现在很讨厌看见伍弋,每一次,一次次地在提醒他,那极其可笑的初恋根本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是自己的臆想!

  但是,伍弋的脸上在怔然之后,眉梢突然飞扬了起来,指着苏宇的鼻子说道:“还说你没生气!还说你没生气!特么多大一回事啊!气性这么大!反应这么大!你不会是个深柜吧!”

  伍弋指的还是昨天邀请苏宇伪基那件事。

  然而从某个角度来看,他的直觉又准的可怕。

  苏·原36岁·现16岁·从来不敢表明自己喜欢男人的深柜·宇,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滚!

  他深深地看着伍弋。

  伍弋愣了一下,把筷子一丢,起身就跑了。

  一溜烟的,没了踪迹。

  留下一众看热闹的人面面相窥。

  怎么回事?

  苏宇一瞪,伍弋就跑了?

  吓跑了?

  该不会是去抄家伙了吧?

  大家等啊等,等啊等,伍弋一直没回来。

  真是?跑了?

  被苏宇一瞪就跑了?

  卧槽!

  于是今天,花滑队里,继集训队资格表演、苏宇拿到资格之外,还多了一个苏宇一瞪天崩地裂伍弋吓得屁滚尿流的话题。

  伍弋作为队里的尖子,意气风发,但也锋芒毕露,背地里讨厌他的人并不少,能够看见伍弋吃瘪,甭管这件事多无聊,也够人议论一下。

  伍弋“滚”了一晚上没有招惹苏宇,也可能是打了一晚上游戏的原因,临睡前去了趟厕所,又没脸没皮的去推苏宇。

  “诶,过分了啊,谁被你瞪了一下就跑了,我是突然尿急,后来觉得出都出来了,就懒得回去了好不好。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我原谅你,还有昨天的事你也别再生气了。只要你答应帮我保密,我也不再提,可以了吧?”

  苏宇用看奇葩一样的目光看伍弋。

  说实话,在成年人的世界待久了,确实无法习惯这种三分生气的方式。成年人的世界,谁也不会得罪谁,表里不一的,至少维持表面的和气,至于像他今天说出口的让伍弋别再靠近他的话,已经算是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然而谁知道,伍弋不但当时不以为意,之后更是不在乎。这是脸皮厚,还是心大,亦或者是……

  “你今年几岁了?”苏宇突然开口。

  “快十五岁了。”伍弋愣了一下,“神经病,你问这个干什么。”

  苏宇的表情有些空白,拿起手机又躺回到了床上。

  伍弋推他:“喂,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别以为你比我大,就可以教训我。喂!苏宇!”

  苏宇有种抹脸的冲动。

  所以自己竟然对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念念不忘了二十多年吗?

  ……

  鸡飞狗跳的一天终于结束。

  稍微熟悉了床后,这天的苏宇睡得还算踏实。

  只是半夜梦醒,依然怔忪。

  就在刚刚,他再次梦见了那只精灵,在白色的画卷上飞舞,漆黑的头发好似饱吸了墨汁的笔,腾转飞跃,在画卷上画下一道道或轻或重的线条,直至浓墨淡彩的水墨画卷呈现,精灵缓缓停下,那双黑眸上,浓长的睫毛瑟瑟地抖着,圣洁般的气息下,透出某种遥不可及的距离。

  梦醒了。

  心在狂跳。

  他微微偏头,视线穿过稀疏的蚊帐,落在了对面的床上。

  仔细聆听,还能够听见对方浅而沉的呼吸声。

  都是梦。

  被时间和距离所赋予的梦境。

  所以格外的美妙。

  却都是假的。

  接下来两天无事。

  外界的议论声一直没有断过,甚至因为苏宇获得的资格有问题,而愈演愈烈。苏宇只要出门,时不时的就会遇见质疑的目光。但是苏宇不在意,他每天早起出早操,锻炼身体的柔韧性和力量,回来之后,就会用手机找视频研究。正是因为成功过,所以才知道心无旁骛的重要性,彷徨不安永远伴随着失败,他绝不会打无把握的战。

  就这样,三天假期很快结束,花滑队恢复训练了。

  因为是恢复训练的第一天,所以早上没有操,刘教练只吩咐队员吃过早饭八点半到冰场。

  苏宇这天一样早早的起来,只是路过伍弋床边的时候,伍弋突然撩起蚊帐看他:“你还真是认真,每天都偷偷练习,怎么样啊?能搞定吗?”

  苏宇点了下头,回答他:“还行。”

  “行行行,你去吧,我再睡一会,别给我丢脸啊。”

  “……”不过三句,就想让人收拾他一顿。

  早操按照自己的方法保持训练,独自吃过早饭,苏宇决定稍微早一点地去了训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