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重生之绝世青帝 > 0593 图穷匕见
  “果然,这相济还是残留着出手的力量,只是为了炼化这片空间,或者说海底的灵眼,并没有出手罢了……”

  看到那支大手落下,张青峰反倒还有闲心去思考其他的问题。

  他的身形在空间乱流之中依旧站得极稳,他的化剑之道,配合他身上的道骨,足以让他窥见对手的根本奥妙……在斩杀了破风青狼之后,他对于空间一道的理解颇为深厚,寻常的空间乱流,并不足以对他造成影响。

  当然,在空间乱流之中,张青峰还是会被饿死的。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空间中有一块罗盘翻飞而出,其上八色奇光闪烁,随后吉平从中露出了身形来:“相济动手了!你有什么办法现在就拿出来吧,否则就没机会了!”

  “好,这就动手!”

  张青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心念一动,器灵流苏与他心神相通,顿时从原先的巨蟒之身重新还化为一柄三尺青峰,这些空间乱流对于一件上品地神器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更何况她方才才吞吃了二十多亿的神元丹?

  因此在一刹那间,流苏剑就在千里之内绕行了一圈,在那些汇聚到了此处的虚境、化境强者脖子上一抹,将他们的头颅尽皆斩下!

  这些人本就因为往流苏剑中输入了太多的力量,陷入了虚弱期,更是在空间乱流中被相济给封禁住了,哪里还有反抗的机会?

  甚至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意识到究竟是谁杀了他们,就死在了流苏剑下!

  但那刀疤将军修为极高,也只有他稍稍抵御了一番流苏剑的剑锋,并且看向张青峰的眼中满是疑惑、不解与怨恨之色。

  张青峰见状,微微叹了口气:“不要怪我,你们本身就没有活路,与其死在相济手中,血气被吞噬,还不如死在我手里,至少可以送你们的元灵前去转世。”

  言罢,张青峰手中一掐印诀,那刀疤将军脸上忽然泛起了一股青紫之色,随后这刀疤将军便觉得身体一阵无力,随后流苏剑一划,就是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在方才的发力期中,流苏剑化作云雾笼罩所有人的时候,张青峰就已经将紫虚之毒散播到了场间所有人身上,面对能毒杀道境强者的紫虚之毒,这刀疤将军又怎能抵挡?

  “血炼傀儡!”

  就在同一时间,张青峰更是唤出了那血炼傀儡,那傀儡甫一出现,感应到周围浓郁的血气,脸上竟然是露出了人性化的笑容,手中掐出了一个法诀,将这周围千数修炼者的精血,全都吸纳进了身体之内!

  这血炼傀儡乃是冥域血海老祖所练,天生就能吞噬炼化天下万般精血,在张青峰的全力催动之下,自然是仿佛鲸吞海吸一般,一下就将这千人的精血全都吞吸了去!

  这其中可是包含了五十余位虚境强者的精血,加上那千余名化境修炼者,这般庞大的精血,甚至让那血炼傀儡一时有些消化不良,难以维持人型的模样,而是化作了一汪血池。

  这一切虽然说来话长,但却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直到这一切做完之后,天中那相济的手掌还依旧在半道上。

  一旁的吉平看着张青峰的所作所为,惊讶地合不拢嘴:“你你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就算你的血炼傀儡吞噬了这么些人的精血,但佛门功法天克冥域,难不成你以为这血炼傀儡能对付相济不成?”

  “就算可以,你这傀儡进化也需要数日的功夫,到时候我们可都是死绝了!”

  言罢,吉平还不经意地往外面的空间裂隙中瞄了一眼,似乎随时准备跳进那无尽的虚空乱流之中……

  “呵呵,吉道友莫急,你看,那邪佛相济不是都已经停手了么……”

  吉平闻言,抬头一看,却是看到那只压下的金色巨手的确是停在了半空,而张青峰轻笑了一声,也是抬头看向了上空:“邪佛前辈,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现身一见如何?”

  “……”

  过有片刻,那只金色大手忽然蹦散,随后化作了一个形容枯瘦的老僧的模样,他先是上下打量了张青峰一眼,随后冷笑道:“不愧是玄霆那人的后辈,贫僧这一万年来,在你们这一门上却是吃了两个大亏……”

  “能逼迫贫僧到这个地步,你这小辈也足以自傲了,只是贫僧虽然行将坐化,但有着晨钟在手,你们又能对贫僧做些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跟贫僧谈判呢?”

  张青峰也是冷笑道:“看来相济前辈还是不肯认输……也好,反正时间越拖下去,对我越为有力,那我就慢慢来说吧……”

  在张青峰说到越说下去对他越为有力的时候,那相济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但张青峰却是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之前也的确是在思考,究竟怎样,才能有跟您谈判的筹码……思来想去,也只有您最开始分配给我们的任务,也就是搜集众人的血气精髓了……”

  “尽管我不知道前辈为何需要我们的血气,也许是为了延寿,也许是为了破境,但前辈就是需要它,而且……”

  张青峰一指一旁的那晨钟虚影,淡声道:“而且通过您需要我们亲自去搜集来看,也许晨钟炼化了这一片空间之后,我们的血气会消失……至少,不能被您吸收,所以才要我们四人出手,对吗?”

  相济闻言,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也算是默认了。

  张青峰见状,笑了一笑,继续道:“所以跟您谈判的关键点就在于,如何把这片空间中所有人的血气拿捏在我的手上?”

  “别说晚辈只有虚境下品的修为,就算是那郑渊、照幽两人,也是不可能一个人杀尽所有人,所以晚辈起初也是在发愁,所以一开始的每一步,都是为了试探您,让您主动站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将所有人团结在一起!”

  “晚辈一个人也许说服不了他们,但是相济前辈,您这样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让他们团结起来为我所用的最佳办法!”

  一旁的吉平奇道:“你之前不是说,是为了试探相济对于血气的重视程度么?”

  张青峰笑了一笑,将那块搜集精血的玉牌取了出来,在手中掂了一掂,道:“我相信相济前辈一定会监听我们的一举一动,所以那番话只是说给相济前辈听,好迷惑他,甚至让他朝着我想要的方向去思考而已。”

  “而且那照幽都能练就佛门六通之一的神足通与天眼通,相济前辈身为佛门前贤,那能辨世间一切法的漏尽通不说,天耳通定是成了的,怎么可能贸然说出真相来?”

  说到这里,张青峰对着相济笑了一笑,道:“相济前辈,现在这空间中绝大多数精血都在我的手中,不知可有资格跟相济前辈谈谈条件?”

  相济闻言,冷笑了一声:“你这小辈既然知道我用那玉牌监视你们,又怎么没有想到,既然你滴血祭练了那玉牌,生死就掌握在我的手中了呢?只要我一掐法诀,你两人就必死无疑!”

  似乎是早就猜到相济会这么说一般,张青峰好整以暇地说道:“既然晚辈都做出了事来,又岂会不做防备?”

  言罢,张青峰口一张,竟然是又吐了一滴精血出来,拖在掌心,对着相济道:“想来相济前辈乃是万年之前的人物,怕是没有听说过这血炼傀儡的名头……”

  “这血炼傀儡乃是冥域血海老祖所练,能纳天下万灵精血,自然也能衍化万灵精血,我滴上去的,不过是那血炼傀儡的精血罢了,只是我跟它心血相通,因此能够驱使这玉牌……”

  言罢,张青峰又是笑道:“那血炼傀儡乃是死物,就算前辈的玉牌咒杀之术再灵,又能怎么杀一个傀儡?”

  到了这等时候,相济闻言,倒也不恼,反而是颇有佛门高士风范地点了点头,道:“算你这小辈有些手段,可你实力低微,我若是杀了你,再花些时间,炼化了那血炼傀儡,不照样能得到其中精血?”

  张青峰一扬手中流苏剑,沉声道:“好教前辈知晓,刚刚前辈想来也是看到了,我这柄神剑之中,蕴藏着那紫虚青驭蟒的紫虚之毒,那条紫虚青驭蟒当年更是能与神庭中扶摇子前辈相博,这等毒气,就算是前辈也难以对付吧?”

  “方才我已经将这紫虚之毒全都融入到了众人的血脉之中,如今那血炼傀儡内部血气跟紫虚之毒早已不分彼此……就算将我杀了,前辈可有胆子将它炼化了?”

  “而且就算前辈有办法解毒,但那死去的无数虚境强者,化境战士,都是墨海战场上之人,随时随地都可能有佛门神庭的道境强者找到此处,前辈真的有时间来祛毒么?”

  “所以我刚刚才说,越拖下去,时间对我们越为有利……”

  将自己的谋算全都说了出来之后,张青峰又是对着相济郑重一礼,淡然道:“话已至此,不知前辈可否放我们两人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