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真情难填无情洞
  在林风雅跟颜非烟说悄悄话的时候,吕凤仙也是在招待着楚休。 X 23 U S.C OM

  “楚兄,我以为你在闭关,就没有邀请你,没想到你竟然也来了,还有洛姑娘,你们是约好一起来的?”

  楚休摇摇头道:“恰好碰上的而已,吕兄,这什么迎剑大会,是颜非烟让你参加的?”

  吕凤仙摇摇头道:“不是,原本参加迎剑大会的人是非烟,只不过她忧心自己达不到天剑剑魂的要求,所以整日里都在疯狂修炼。

  但修炼这种东西却不是一蹴而成的,看到她这幅模样我也是有些不忍心,所以我便让她问问林宫主,迎剑大会可不可以让外人代劳,正好林宫主也同意了,所以这人选就变成了我。”

  楚休暗中摇了摇头,这家伙,定然是被颜非烟还有林风雅给算计了。

  只不过吕凤仙就是这么一个性格,若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在他面前耍心机,他也不会傻傻的上当。

  但问题是只要吕凤仙认为你是自己人,那简直你说什么他都信。

  用吕凤仙自己的话来说,我若是连你的话都不信,那岂不是没把你当自己人?

  就在楚休还想跟吕凤仙说些什么的时候,颜非烟那边却是在喊吕凤仙。

  吕凤仙道:“楚兄,迎剑大会开始之前事情有些多,我就不陪你多聊了,等到迎剑大会结束之后,我再请你喝酒。”

  说完之后,吕凤仙还找来了水无相等四人,对他们道:“你们几个帮忙招待一下楚兄。”

  看着吕凤仙匆忙离去,楚休的眉头紧紧皱起。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吕凤仙?”

  陆江河啧啧感叹道:“我本来以为被骗的是个傻子,没想到却是一个有着赤子之心的年轻人。

  江湖乱世,尔虞我诈,这样的年轻人放在什么时候可都是少见的很,天生便有着气运加身,不容易。”

  楚休有些好奇道:“我说你一个血魔堂的堂主怎么跟看相的一样?什么人你都能看透?”

  陆江河略有些得意的笑道:“看相看的是未来,本尊看人看的则是本质。

  气血骨相本来就能够代表一个人的性格命数,血魔神功将气血之力研究到了骨子里,深一点东西看不出来,表面上的东西还看不出来吗?

  你若是能够将本尊的血神魔功给修炼到了极致,也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而且像你朋友这样的人,昔日我圣教也有一个,就是四大魔尊里面无心魔尊。

  那位昔日年轻时可是名满江湖的少年侠士,无论是世家大派还是江湖散修,谁见了都会竖起一个大拇指。

  甚至他在龙虎榜第二时,那时候的龙虎榜第一都主动找来风满楼让位,让其修改榜单,说自己不配在无心之上。

  结果呢?真情难填无情洞,那位无心魔尊最后还是被情所伤,直接入魔,最后差点身死,幸亏被教主所救。

  这样的人入魔之后才是最为恐怖的,四大魔尊当中,就属那一位杀的人是最多的,甚至在他的眼里,除了教主之外,就没有一个人是不能杀的,包括他自己。”

  说到这里,就连陆江河自己的语气都略微的颤抖了一下,显然那位无心魔尊给他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

  不过陆江河随后变冷笑了一声道:“不过在本尊看来,无论是无心魔尊,还是你那个朋友吕凤仙,他们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才会沉溺在这种情情爱爱当中。

  大丈夫生于当世,自当纵情放肆。

  看到漂亮的女人,抢了就上,提上裤子就走,最后扔点东西,你我两清,干脆利落的很,扯什么感情?”

  楚休的嘴角抽了抽,说句实话,昔日昆仑魔教若全都是像陆江河这样的人,那想不被灭都难。

  这时方七少也是走了过来,看到楚休立刻就开始大吐苦水:“楚兄,我可听说了,你在正魔大战的战场上可是威风的很。

  那一战我也想参加的,结果那帮老头子却不让我去。

  结果他们打输了回来,却在那里教训我不如宗玄,说什么宗玄踏入武道宗师,我还在原地踏步。

  你说说,这还讲不讲道理了?我若是能参战,说不定我也能成武道宗师了。”

  方七少在那里叭叭的嘴就一直没有停过,这时候陆江河却诧异道:“咦?你小子身边的年轻俊杰不少嘛。

  这家伙是剑王城的人?啧啧,天生剑体啊,这样的人骨子里流淌的都是剑气,一剑在手,修为一日千里,剑王城怕是捡到宝了。

  不过就是这张嘴碎了点,这么嘴碎的剑道天才,本尊可没见过。”

  楚休挑了挑眉毛,暗道你还好意思说别人,这么嘴碎的魔尊,楚休也没见过。

  没有搭理陆江河,楚休等方七少说累了,他才忽然道:“其实你早就看出来了,对吗?”

  方才还一直滔滔不绝的方七少忽然沉默在了那里,面上也是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

  越女宫的事情其他人不知道底细这很正常,但剑王城跟越女宫同为五大剑派之一,对于她们昔日的秘辛肯定是有一些了解的,若是说剑王城一点都不知情,楚休是不会相信的。

  方七少是剑王城未来的继承人,虽然看着不是那么的靠谱,不过在这些事情上,想必剑王城是不会瞒着他的。

  片刻之后,方七少抱着剑沉声道:“越女宫这些事情我听城主说过一些,那迎剑大会不是什么好路数。

  我比你早来一天,我也在暗中委婉的提醒过吕兄,但吕兄却没有在意。

  吕兄的性格你知道,他认准的事情,其他人没有办法去改变,他只认自己的对错,我也就没有再多说。

  我跟吕兄也算是朋友,我也很欣赏他,但我却也不会去勉强别人。

  人活一世,能把自己活明白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强行去插手其他人的事情,不是我的风格,我也不想去做。”

  方七少难得正经一次说话,楚休也是略微有些默然。

  实话实说,楚休这些好友中,看似高冷的谢小楼其实是面冷心热。

  而看似嘻嘻哈哈,跟谁关系都不错的方七少实际上才是内心最为冷漠,或者说是淡漠的一个人。

  就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很少去勉强别人,也很少去插手别人的事情,把自己活明白,这就足够了。

  就好像是昔日剑王城的白潜参与围攻楚休时那般。

  他跟楚休是好友,但同样他也是剑王城的弟子。

  方七少做不到为了楚休去背叛宗门,也做不到为了宗门的利益恩怨便去跟自己的好友互相残杀,所以他只能用一个折中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对于方七少自己来说,他只要做到问心无愧,这便足够了。

  现在对吕凤仙他也是如此。

  剑王城知道的或许没有楚休详细,但对方也是知情的。

  所以方七少也在暗中提点多吕凤仙了,但吕凤仙并没有察觉,或许察觉到了,但却不信。

  对于方七少来说,他能做到这些便已经算是极致了,他不可能为了吕凤仙去破坏迎剑大会,强行阻拦等等,那样说不定还会让吕凤仙误会,增添怨恨。

  这才是方七少隐藏在最心底的性格,淡漠,公平,只求问心无愧。

  该他做的,他做了,至于结果如何,那不是他应该管的。

  楚休拍了拍方七少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其实他差不多也是一样的性格,甚至有时候楚休冷漠的要比方七少更过分。

  用一句话来形容楚休很合适: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说来说去,楚休也只是一个利己主义者,甚至方七少还追求一个问心无愧,楚休连问心无愧抖不用追求,只要对自己有好处,哪怕愧了,又能怎样?

  但吕凤仙却不同,这件事情,他是一定要管的。

  昔日楚休跟吕凤仙结交,其实是带着一丝功利性质的,因为他知道吕凤仙之后的成长轨迹,跟这么一个未来的强者大人物交好,没有坏处。

  但到了后来,吕凤仙却是一直都真心待他,认为楚休是他真正过命交情的朋友,哪怕是昔日楚休被整个正道武林围攻时,吕凤仙都没有丝毫犹豫,全力出手帮他。

  在吕凤仙的心中,楚休只是他过命的好友兄弟,不论正魔。

  这些事情楚休忘不了,所以这次就算越女宫的目标不是他,楚休也还是来了。

  这也是楚休少有的,参与跟自己利益无关的事情。

  将目光转向水无相等四人,楚休皱眉道:“你们四个家伙到底再搞什么鬼?我就不信,你们没看出来越女宫那帮女人在演戏!”

  水无相等四人在万年前便跟着吕温侯纵横天下,其中像是炎赤霄那样的,或许是光用肌肉思考,只会杀杀杀。

  但像水无相,在万年前他便为吕温侯出谋划策了,哪怕是个狗头军师,但怎么也说有经验的老油条了,不算被封禁沉睡的万年,他们的年龄应该也都不小了。

  就算他们不知道天剑剑魂的事情,但起码颜非烟他们在那里演戏算计吕凤仙,他们总不可能看不出来吧?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