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不朽道魂 > 第1323章 一份礼物
  “尘若……”玉凌走到她面前,注视着她的眼眸:“你还记得我?”

  “当然。 X 23 U S.C OM”紫尘若柔声道:“我曾遗忘了很多事情,但当我走到这里的时候,我都想起来了,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是杏儿跟我说,你给我的那块水晶可以感应到你所在的位置。”玉凌感慨道:“所以你当初送我这个生日礼物,是打算……”

  “当然是打算以后去找你呀。”紫尘若微微一笑。

  “今年的一月七日又过去了,我好像欠了你好几年的生日礼物。”

  “那你现在要补上吗?”

  玉凌静静地看着她,突然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哪个星座吗?”

  “嗯?”紫尘若一怔。

  “我曾给你讲过的十二星座,虽然在这个世界肯定是不准的了,但你说你很感兴趣,怎么,不记得了吗?”玉凌缓缓道。

  紫尘若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勉强:“这些记忆太久远了,我终归是忘掉了很多事。”

  “所以有些东西是无法冒充的啊。”玉凌叹了口气,“我想见到真正的她,而不是一个幻相,所以……后会无期。”

  他闭上眼睛,魂力直接崩碎了万象塔制造出来的幻境。

  不得不说,这个幻相十分逼真,几乎就骗过了玉凌,可是他就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劲,无论是这个“紫尘若”的神情,还是言语,都让他觉得有些违和,因此他选择用星座来试探,直接就使得这个幻境崩溃了。

  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他正站在万象塔的第一层,身后就是大门,合共只迈出了一步而已。

  “大哥哥,你怎么忽然不走了?”杏儿疑惑地跑上台阶。

  “你先别进来。”玉凌摆摆手,示意她和雪清泠先站在门外,“刚刚我已经进入第一重幻境了。”

  “啊?可是这才过去三秒呀?”杏儿睁大了眼睛。

  “幻境的时间和现实时间肯定是不一致的,但我没工夫一层一层闯过去,你们在外面等我,我去看看尘若走到哪里了。”玉凌撂下一句,便径直去了第二层。

  杏儿不禁呆了呆:“大哥哥这是什么意思?他、他难道能跳过幻境轮回吗?”

  “他自有他的办法,我们等着便是。”雪清泠平静地道。

  她仰头看向高塔的第二层,只见一片白光逐渐从微弱变得明亮,直至整个万象塔都被这道白光所贯通。

  “这是……”杏儿从白光中感受到了一种近乎永恒般的古老气息,好似大道之初,又好似大道之末。

  “这是他的秘密,杏儿可不要告诉别人。”雪清泠提醒道。

  “嗯嗯,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杏儿特别认真地点了点头。

  而在白光的护佑下,所有幻境还没来得及生成就直接破碎消湮,玉凌就以这么一种横冲直撞的方式一口气来到了三十二层的楼梯口。

  白光已经开始衰退了,但他仍然没有找到紫尘若。

  玉凌咬咬牙,强行透支魂力维持着白光的普照,以最快的速度继续往上冲。

  但刚刚跨上几级木梯,玉凌的身形却忽然顿住了,因为他看到转角的阶梯处伫立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讶异地转过头。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

  楼梯的两端,两人一个往上看,一个往下看,目光交汇之时,竟半晌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一袭紫衣的少女带着几分探询轻声问道:“你是……”

  果然已经忘却了吗……

  玉凌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现实,但当紫尘若以一种看陌生人般的目光审视着他的时候,他仍然感到一阵酸涩。

  “我是玉凌。”

  他一步步往上走,虽然离紫尘若越来越近,可他却感觉越来越遥远。

  紫尘若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忽然从灵戒中拿出了一块通体透亮的紫水晶,抿了抿唇道:“你的呢?”

  玉凌怔了怔,下意识取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紫水晶,放到了她面前。

  两块水晶贴在一起,立即散发出纯净而朦胧的紫光,好似久已缺失的一半,终于找到了彼此的归宿。

  人世间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紫尘若的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容,然而这笑容中,却又有泪盈出眼眶,从她的脸上滑落。

  “四年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紫尘若紧紧地抱住玉凌,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好似生怕一松手,他就会再度消失不见。

  “尘若……”玉凌的思绪一片空白,仿佛突然从冰冷的地狱回到了温暖如春的人间。

  “我怎么会允许自己忘了你呢……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记起全部,可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紫尘若抬起头,近近地凝望着玉凌的脸庞,笑中带泪地道:“只要你来了……一切就好。”

  “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承受这诸般苦楚……”玉凌深深一叹。

  “你太小看我了,这又算得什么苦楚呢?”

  紫尘若轻声喃喃道:“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无助的是什么时候吗?是我十二岁那年从传送阵中走出,一个人在茫茫十七域中漂泊,那种举世无依的孤独感几乎令我崩溃……但自从认识了你,还有一些其他的朋友之后,我觉得我已经有了很多可以牵挂的念想,哪怕我一个人走在这里,也始终有可以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和勇气。”

  玉凌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他只能轻轻拭去紫尘若脸上的泪痕,柔声道:“都已经过去了。”

  “是啊,都已经过去了,所以你不必为我担心。”紫尘若的情绪稍稍平复,拉着玉凌并肩坐在木梯上。

  就像世间千千万万普通的情侣一样,两人一边珍存着这来之不易的时光,一边互相诉说这四年来的经历。

  在共同的默契下,他们都略去了那最为惊心动魄的一部分,告诉对方的都是一些平平淡淡的趣事。

  时间的齿轮仿佛突然间转动得很快,不知不觉,两个时辰就悄然流逝。

  “真是舍不得呢……见你一面,实在太不容易了。”紫尘若靠着玉凌的肩膀,怔怔地出了会儿神,“但你该走了,不然我爹随时可能出现在森罗域,让我想想该用什么办法送你离开这里……”

  “分身而已,用不着离开,我只是想知道,我那两位姨姨现在在哪里?”

  “等一下啊,我看看……”

  紫尘若拿出那块石板,迅速地瞄了一眼,就准备将它塞回灵戒里。

  “你这上面都写的什么?”玉凌下意识看过去。

  “啊不许偷看!”紫尘若脸一红,慌忙挡住石板上刻下的字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了起来。

  “我已经看到了。”玉凌意味莫名地笑了笑。

  “你……过分!”紫尘若又羞又恼,干脆扭过头去。

  玉凌扳住她的肩膀,很认真地道:“那我就告诉你,你也是我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紫尘若这回连耳根都红了,横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是不是在外面勾搭别的女孩子,说起这种话来得心应手?”

  “还不是因为现在不说,又得再等好几年了。”

  “好几年?你还想让我再等多少年啊?”

  “最多三年,怎么样?这样我们也算是安全度过了七年之痒。”

  “你又来了……”紫尘若赶紧回归了正题:“你那两位姨姨就在云龙国的佩耶城,离皇城不远,算不上多么繁华,但也比小村镇强得多,她们扮成了一对夫妻卖杂货,我还帮忙找了两个信得过的天重阁修者假装伙计照顾她们。既然到现在我父亲也没有找到人的话,那便再好不过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虽然这句话不是任何时候都通用,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我曾考虑过石域、雾域、绝域这些荒僻的地方,但以族中长老们的修为,魂念一扫就能发现端倪,即便是绝域凶险重重,可对他们而言也完全是闲庭散步。所以还不如把她们安置在人多的地方,那些杂乱的气息和人间烟火会冲淡魂力的感应,所谓大隐隐于市便是如此了。”

  “若不是你全都帮我处理妥当,恐怕我现在回来,就只能徒然后悔了。”

  “这是我的责任,你要不是顾及到我,祖星的封印根本不会打开,你的两位姨姨也不至于遭受如此多的折磨和痛苦。”紫尘若有些黯然。

  “以后可别这么说了,你所牺牲的,远比我多的多,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弥补你一些。”玉凌轻轻握着她柔软的手。

  “我不需要,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紫尘若摇摇头。

  “可我还想照顾好你。闭上眼睛,我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紫尘若不明所以地照做。

  随后,她便感觉到无边无际的白光海洋包裹了她,无尽的精纯魂力从四面八方化作浪涛涌来,不需要她炼化便自动地融入了她的魂海中。

  她呆愣了一下,焦急地睁开眼睛道:“你这是做什么?”

  “走,我送你离开这里。”玉凌的眸中透出明澈的白光,他将一整个魂界尽数消融,全都送到了紫尘若的魂海中。

  于是她的魂界也多出了蒙蒙月影,多出了阴寒的紫色云气,多出了斑斓的众生万相,多出了一缕如天道般亘古永恒的白光。

  而原本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真魂境,顷刻间已是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