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不朽道魂 > 第1324章 天下大势
  这就是久别重逢后,玉凌送给紫尘若的礼物。 X 23 U S.C OM

  她的魂力已经到了界魂巅峰,而且经过森罗域的残酷锤炼,她的心性和意志早就足以驾驭真魂境的力量,只是欠缺了一个契机而已。

  真魂境要求魂力通透,魂界与大道共鸣,玉凌魂海中的神秘白光正好就蕴含着大道的气息,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运用,每次只是简单粗暴地拿它去碾压敌人。

  虽然他现在只是一具分身,但很神奇的是,这白光仿佛是直接扎根于他的灵魂中,无论他分出多少分身,魂海里都会有丝丝缕缕的白光,好似它也会分身一样。

  如果紫尘若能借此机会成为真魂境高手,那她就是幻灵族的主要战力了,幻灵灵皇也没有理由再把她关到森罗域来。

  玉凌带着紫尘若一口气来到了万象塔的最顶层,从这里往外望,便能看见遍布在大地上的无穷幽魂,密密麻麻得令人毛骨悚然。

  难以想象,紫尘若是怎么从这几千万上亿的游魂中突围而出,来到万象塔的。

  白光缓缓消散了,玉凌分身的魂海失去了魂力的支撑,便开始一点一点崩解,留给他的时间,大概只剩下了最后两分钟。

  他凝望着紫尘若的脸庞,有很多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却只是轻轻地吻住她的唇,将她紧紧地搂入怀中。

  短短十几秒,紫尘若的魂界已经自动衍化到了最巅峰,她的道韵与魂力共振共鸣,仿佛周围的一整片大道都被彻底剥离,随着她的意念而变动。

  “下一次,我会光明正大地回到祖星,无论是你哥哥,还是你父亲,都拦不了我。”玉凌望着她绝美的容颜,坚定地道。

  紫尘若慢慢地点了点头,她努力地抑制住心头的酸涩与不舍,同样坚决地道:“我会等你,不管是三年、五年,还是……”

  “没有还是了,你带上杏儿,快离开这里吧。”玉凌指了指万象塔顶的那团黑色云雾,他的魂海已经崩毁了**成,这具分身终究是支撑到了极限。

  至于阴神,玉凌提早就跟他说好了,后者已经把分魂回收到了主体那边,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你的水晶,我先暂时帮你收着,等以后有时间,我再叫杏儿送到你本尊那边……”

  紫尘若踩着无形的天梯拾阶而上,身形逐渐没入云雾中,但她的眼眸依旧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玉凌,似乎用尽了全力说道:“保重。”

  “你也保重。”玉凌仰头望着她。

  这一刻,整个森罗域风云突变,原本漆黑如墨的天穹竟投下了一缕温暖的天光,万千游魂霎时间灰飞烟灭。

  光芒中,一道身影如神祗悬浮,仿佛御风而行,即将洞开此界。

  “杏儿……”

  紫尘若轻轻地唤了一声,却清晰地传入了杏儿的耳朵,原本还在地面上仰起脖子努力张望的她顿时呆住了,不可思议地道:“灵、灵女殿下?是你吗?”

  “走吧,随我离开此地。”

  紫尘若透过笼罩在周围的光幕看向玉凌,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也许每一次的相逢,都匆匆的挽留不住。

  但正因为离别,重逢才显得弥足珍贵。

  人生总有那么一些值得期待、值得等待的事情,守望,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紫尘若转过身,一步跨出了森罗域……也一步跨入了真魂境。

  ……

  同一时刻,遥远的孤云星。

  “哗啦”

  水花四溅中,一尾金红色的灵鱼被拽出了湖面,它拼尽全力地挣扎,但最终还是挣脱不出既定的命运,“啪”地一声被甩入了鱼篓中。那里面已经堆满了几十条它的同类,有的已经奄奄一息,有的则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挣动。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提起鱼篓,轻轻晃了两下,于是所有扑腾的灵鱼一瞬间便安静下来,似乎是感到本能的畏怯。

  “时间差不多了,计划也该启动了。”

  钓鱼人站起身来,将鱼篓递给了一旁的灰袍男子:“卷洋,你的晚餐。”

  “哎哟哟,头一次见你虞抠门这么大方!”灰袍男子卷洋很浮夸地啧啧道。

  虞夏朗表情淡淡:“你可以拿其中一条……的一个鳞片。”

  “老子就知道!”卷洋愤愤地将鱼篓往地上一砸,由于用力过猛,几条鱼顿时从里面飞了出去,啪叽一下落在草地里,抽搐了一下便不动弹了。

  “一条一亿星币,你摔死了五条,结算一下吧。”

  “卧槽你咋不去抢!”卷洋顿时快要原地爆炸。

  “没事,账我先记着,你下次再还也可以,先说正事。”

  “正你妹的事!老子不干了!”

  “行啊,我帮你结算一下这几百年你领取的资源,你挨个挨个返还一下吧,至于利息……”

  “妈的什么正事,你赶紧说!”卷洋额头青筋暴跳。

  “告诉暗线,‘除根’计划可以启动了,一个月后,我要全北境都得到北度现世的消息。”

  卷洋的怒气稍稍被转移开来,皱起眉头道:“是上面的意思?怎么忽然提前了?”

  “因为幻灵族的动作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快,看来万年的沉淀,终究换来了厚积薄发。如果玄灵族真有余孽苟延残喘到今日,那么他们也是时候露面了。”

  “上面可真够谨慎的,当年已经确认北度之上无一存活,最多也就南境王室能跟玄灵族沾上那么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关联,如今却开始疑神疑鬼了。”

  “这可不是疑神疑鬼,二十年前,元灵族那边发生的事情……难道你忘了吗?”

  “我还以为是个假消息呢。”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年玄灵灵皇落得如此下场,我们谁都不干净,任何一个血脉纯正的玄灵族人,都是必须抹除的祸患。只可惜,他们太过小心翼翼了,上面专门留了南境王室当鱼饵,可鱼儿这么多年都不肯咬钩,要不是元灵族的那场变故,上面险些就被骗过去了。”

  “但这次换我们去骗他们了,你们确信能瞒天过海?”

  “一人是谣言,三人便成虎,如果全北境都信了,就由不得他们不信。”虞夏朗微微冷笑道。

  “希望一切顺利。对了,那个小家伙的事儿……”

  “不是已经在运作了么?”

  “哈?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我还想自己亲自找场子呢!”

  “当执竿者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冲在前面当鱼竿?”

  “废话!感情憋气到肝疼的人不是你,你当然可以淡定地坐在这里钓鱼!”卷洋没好气地道。

  “对啊。”虞夏朗点了点头。

  “……”卷洋登时被噎得一口气没喘上来。

  “安插在炼火宗中的暗线可以调动了,这大概是你唯一可以做的事。”虞夏朗又道。

  “你一提炼火宗我就心痛!本来大荒星就很难渗透,谋取南映檀功诀的事儿失败后,我那些宝贵的暗线基本都被清洗没了,你知道目前地位最高的是谁不?居然还是新发展的一位!”

  “你说成妤?”

  “就是那个妖娆的女人,不过我对她兴趣不大。”

  “嗯,她对你也没有兴趣。”

  “我特么……虞夏朗,来来来,咱们决一死战吧,我忍你很久了!”

  “你要是打得过我,也不会忍这么久了。”

  “……”

  “说正事,我总觉得成妤……不是很值得信任,甚至还不如宁澄雪。”

  “哎哟呵,怪我咯?”卷洋有气无力地翻了个大白眼。

  “这件事,可以让她配合一下,但不要让她知道太多,那些基层弟子足以完成任务了。尤其是……好好利用那些个被买进炼火宗的祖星修者,听说除了景月、胡卿寥等少数几人,其他大部分都过得郁郁不得志。”虞夏朗淡淡道。

  卷洋抱着胳膊冷笑一声:“三大体系同修者、西境通道的掌控者、通神灵钥的持有者,三者都汇聚在一个人身上,不知道北境会乱成什么样子?”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但那些明面的、压轴的元老级强者恐怕都会群起而攻之,就算是雪峰都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护着他,你确定那个还没到不灭境的小家伙能承受得住这么大压力?即便他有分身,估计也……”

  “他死不了。”

  “这么笃定?”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上面是这么说的。”

  “行行行,三句话不离‘上面’,你真是他们的忠实走狗!”卷洋鄙夷道。

  “各取所需罢了。”虞夏朗神色如常。

  卷洋懒得再跟他争:“北境的事儿说完了,那东境和南境呢?”

  “东境由百负责,听说最近有个二流宗门突然大放异彩,好像还挺有意思的,暂且用不着我们插手。至于南境……由着他们折腾吧,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的变动,毕竟王室积弱已久,上次悬赏瑞亚公的人头,他们都是拿各种东西东拼西凑起来的,不然哪来的三亿星币。”

  卷洋默默地思索了一阵,忽然说道:“我还是想去一趟北境。”

  “嗯?”

  “有些事,总要亲眼看着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