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昆仑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逃出绝命镇
  om,。在国内动用狙击步枪太过匪夷所思,这里虽然是偏远山区,但依然是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刘昆仑不相信,他问马君健消息从哪来的,确切么。

  “延庆交警先发现的,刑警已经过去了,确实是*,整个人都打穿了,后背上碗大的一个窟窿。”马君健发来短信,让刘昆仑心中一凛,*的范围很广,从12.7毫米口径的反器材步枪到5.8毫米的精确射击步枪,都算*,但是前者和后者差距大发了,根据描述,打死司机的就是大口径反器材步枪,如果是*这种外国货,有效射程几乎达到两千米,在训练有素的狙击手手里甚至能击中两千四百米以上的目标,一句话,麻烦大了。

  刘昆仑细想自己在延庆的路线,车从宾馆出来,只有司机一个人,对方动用了反器材狙击步枪这种高规格的武器,说明整个行动的规格也是高等级的,不可能没发现自己没上车这件事,那么他们依然狙杀了司机,说明对方就是想给自己一个警告,“我要杀你了。”

  这是一场有恃无恐的猎杀游戏,摆明了要杀你,你还无路可走,要的就是这种惊心动魄又恐惧绝望的感觉,这是把自己当成野物来狩猎啊。

  如果是一般的富二代,比如王乐那种只会仗着钱多花天酒地嚣张跋扈之辈,遇到这种事儿肯定就吓尿了,六神无主,手忙脚乱,最多就是打电话叫人,叫上百号人来保护自己回京,但刘昆仑明白,来多少人都白搭,反器材步枪在两千米外收割性命,你连狙击手长啥样都看不见就挂了,想活着回去,只能坐坦克,装甲薄一点的警用装甲车都不行。

  想到延庆的崇山峻岭中埋伏着一个甚至多个狙击手,刘昆仑非但不害怕,反而有些隐隐的兴奋,他看看熟睡的苏晴和妮妮,悄悄起身,穿上外套,拎着鞋子出门,想想又停下,摸摸身上,他从来不带钱不带卡的,身上值钱的只有腕子上的手表,那是一块限量版的碳纤维理查德米尔陀飞轮手表,一百万多万美元买的天价货,他毫不犹豫的摘下来放在床头柜上,想写一个电话号码,但是到处找不到笔,想用苏晴的手机给自己打一个,可是这部手机设置了密码打不开,刘昆仑没办法,想了想硬是用指甲在墙上刻出自己的手机号。

  手机在震动,马君健又发了五条短信,说刘昆仑在夜场打伤的是本地土霸王,黄勇说话都不好使,对方已经纠集了上百人到处找你呢。

  刘昆仑冷笑,这口气正找不着口子撒呢,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他蹑手蹑脚的出门,小心翼翼的关上内门和防盗门,穿鞋下楼,出了单元门,记下楼号和周围的参照物,走出小区。

  当他转过街角的时候,十几辆汽车驶入小区,雪亮的车灯照的到处一片通明,车上下来几十条大汉,打着手电拎着家伙,骂骂咧咧的开始搜人。

  ……

  苏晴被噩梦惊醒,突然坐起来,浑身冷汗淋漓,扭头看,刘昆仑已经不在了,起身下床,看看阳台洗手间都没人,确定他真的走了,不由得轻轻探口气,披衣去阳台抽烟,发现楼下有很多人在吵吵嚷嚷,顿觉不妙,掐烟回屋,把门反锁,回到床边,发现床头柜上的手表。

  又大又方的黑手表,里面是错综复杂的机械,苏晴虽然是富家女,但对于理查德米尔这种超级富豪才拥有的名表并不了解,这表是刘昆仑刻意留下的,兴许值两个钱,但是不会超过一万块吧。

  过了大约十分钟,楼道里嘈杂的声音响起,苏晴意识到不妙,穿上衣服鞋子准备应对,果不其然,家门被砸的巨响,她问一声谁呀,外面传来凶恶的回应:“开门,再不开把门给你拆了!”

  “我报警了!”苏晴毫不示弱,但身子却在颤抖,她拿出手机拨打110的时候,防盗门真的被拆下来,一群大汉夹着冷风涌进来,手电光乱照,检查了包括床底下的各个角落,没找到人。

  一个头上缠着绷带的人走了进来,正是被刘昆仑抡了一酒瓶的土霸王,苏晴抱紧了妮妮,紧张万分。

  “说,把他藏哪儿了?”

  “不知道,出门他就跑了,我就回家了。”苏晴说。

  “那这是什么?”土霸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你该不会说,这手表是你买的吧?”

  苏晴无言以对,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草你妈的还敢骗我们老大是吧!”旁边一个打手冲上来一个耳光抽过来。

  苏晴的脸顿时红肿起来,妮妮吓得嚎啕大哭。

  土霸王翻来覆去的打量着手表,觉得蛮好玩的,顺手戴在自己的右手腕上,和左手腕的大金劳比一下,问手下:“哪个好看?”

  “必须大金劳啊!”手下们斩钉截铁回答道。

  “把她送派出所,走!”土霸王转身就走,手下们强行将苏晴架起来拉走,任凭她拼死挣扎歇斯底里的尖叫也没用,妮妮坐在床上无助的大哭着,伸出小手想解救妈妈,可惜她太小了,什么也做不了。

  人走完了,只留下满地的脏脚印和烟头,房门依然大开,防盗门歪斜在一旁,妮妮爬下床来,走出屋门,嘟囔着找妈妈,一步步的下楼。

  ……

  刘昆仑在吃羊蝎子的饭店后巷和马君健回合了,两人在角落里抽着烟交换情报,马君健说你打的那个人非常牛逼,镇长都不敢动他,所以根本不给黄主任面子,这几个小时我是进了派出所,又进了镇政府,躲在黄主任办公室里才没被他们打死。

  “他们知道我是谁么?”刘昆仑问。

  “就是知道你是谁才这么狠的,你再有钱,也是个老百姓啊,在人家地头上还不得狠狠地宰你,何况是你先出手的,不占理啊,不管他到处找你,公安也找你呢,妈咪都被传唤了。”马君健说。

  这儿地处偏远,只是延庆的一个镇,丁大点地方找个人不难,刘昆仑意识到不妙,说不行,我得回去。

  “回去?回哪儿去?”马君健不解。

  “回去找苏晴。”刘昆仑转身就走。

  “苏晴?那个苏晴?等等,你是说苏老板的女儿?”马君健追过去,“合着你是为她动手的啊,值了!换我也得出手。”

  两人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游荡着过来,这不是妮妮么,刘昆仑赶紧上前抱起来,孩子还打着赤脚,心疼的他不行。

  “妈妈呢?”

  “妈妈抓走了,坏人。”

  妮妮太小,表达能力不强,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堆,刘昆仑明白了,他走后当地恶霸就追了过来,把苏晴抓走了。

  “怎么办?”马君健焦灼万分。

  “冷静。”刘昆仑这句话是安抚马君健,也是对自己说的,投案自首显然不是好办法,虽然警方不会为难自己,本地恶霸也不过是敲诈而已,但幕后那些人,掌控着反器材狙击步枪的人不会放过自己,待在派出所里就等于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要不让黄主任开车送咱们走。”马君健提出建议,立刻被刘昆仑否决,“老黄人不错,何必坑他一条命。”

  “要不咱买他的车总行吧。”马君健道,“从这儿到北京一百多里地,总不能走回去吧,等天亮也行,只要别让他们逮到。”

  “都不行。”刘昆仑脑子迅速运转着,酒桌上黄主任说的一些话在闪回,延庆有过境公路,京礼高速和110国道,很多大货车夜间赶路……

  “小健哥,咱们这样……”刘昆仑如此这般说了一番,马君健犹豫道:“行么,带这个孩子这么搞,不安全吧。”

  但是形势比人强,不安全也得干了,两人抱着妮妮一路躲着摄像头出镇,快要出去的时候,刘昆仑注意到路边停着两辆车,虽然熄火灭灯,但是车里有明灭的烟头,说明有人在这里守株待兔。

  躲开这些岗哨很容易,路边有一家单位,翻越围墙绕回公路即可,往前走几公里就是国道,大货车来往穿梭,刘昆仑找一个弯道处,大货车在这里必然会减速慢行,正是扒车的好时机,这事儿他十几岁的时候常干。

  扒什么车也有讲究,封闭式货车扒了也没用,满载的重型货车也不合适,在货物堆上坐着非常危险,一个刹车可能就被挤成肉泥了,刘昆仑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放过了几十辆车,终于有一辆合适的驶来,这辆车的车厢蒙着苫布,没装多少货,速度又慢,在司机的视角死角爬上去轻而易举。

  妮妮被绑在刘昆仑背上已经睡着,这孩子很乖,让她不要出声,就真的一声不吭,刘昆仑跟着减速的货车跑一段距离,飞身跃起,抓住车厢沿翻了进去,紧跟着马君健也爬了上来,车厢里只有一个空的板条箱,正好拿来当凳子。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亿万身家的大老板会像个盲流一样扒车回京。”马君健悄声说。

  刘昆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不想让司机发现多生事端,一切回京再说。

  卡车匀速行驶着,车外景物飞速后退,妮妮睡着了,刘昆仑也打着瞌睡,忽然他察觉车辆在减速,探头出去观察,发现前方有人在拦路查车,警灯闪烁。

  半夜查车很不对劲,刘昆仑意识到不妙,为什么恶霸会追到苏晴家,为什么会在路上设卡,这说明他们掌握了自己的行踪,小健哥不会泄露,自己身上也没装追踪器,想到追踪器他明白了,手机是罪魁祸首,有人对自己进行了手机位置定位,但是这定位没那么精确,所以不能精准拦截车辆,只能设卡一辆辆的查。

  他叫醒马君健,让他把手机也拿出来,一并丢在车上,然后趁着减速跳车。om,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