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懒唐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开罗与耶路撒冷不同,因为开罗有护城河。所以攻城的军队需要度过护城河才行,不像耶路撒冷那样。只需要添满壕沟!

  还有一点不同的就是,埃及在中东是一个强大的国度。远不是耶路撒冷可以比拟的,也就是说云浩在围攻开罗的时候,遭遇了敌军的援兵。

  敌军的援兵非常彪悍,他们头戴精钢打造的头盔,身披钢丝密织而成的锁子甲。武器装备包括一张强弓,一支长矛,一柄锋利的大马士革弯刀和一面盾牌。马木留克强弓的尺寸比突厥强弓还要大一号,射程远,穿透力强,只是射速稍慢。坐骑是闻名的阿拉伯纯种马,身高腿长,冲刺速度惊人,耐力也不错。

  云浩看到这支骑兵的第一眼,就知道这就是曾经让蒙古人颤栗的马穆鲁克重骑兵。连拿破仑都对这支骑兵颇为赞许,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中东碰见了这东西。

  马穆鲁克军队的战斗力在阿拉伯世界首屈一指,原因在于兵源和训练。每年阿拉伯人贩子从高加索地区和中亚草原诱拐或绑架数以万计的孩童,把他们送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开罗的奴隶市场贩卖。

  阿拉伯苏丹们挑选素质最好的孩子,买下来送入军事学校,成为未来的马木留克士兵。最受欢迎的马穆鲁克“原材料”来自高加索的格鲁吉亚和中亚突厥部落。

  高加索山民和中亚突厥人具有粗壮强健的体魄,和好勇斗狠的性格,是当兵的上佳材料。埃及马穆鲁克政权建立以后的五百年间,马穆鲁克士兵几乎全部来自高加索地区。

  马穆鲁克军事学校有非常科学的训练体制,孩子们先学习阿拉伯语和教义,灌输对主人的忠诚;长到十四岁开始接受系统化的身体和军事技能训练,包括熟练使用弯刀、长矛和弓箭等武器,以及基本骑术。

  箭法尤其受到高度重视,学员们先练习站在地上射箭,然后学习马上射箭,最后学习策马飞驰时的射术。基本军事技能完全掌握以后,学员开始接受所谓“骑术训练”,即骑兵战术单位的机动训练。这里学员们演练在进退迂回等各种战术机动中保持队形,互相照应。

  马穆鲁克军队在装备和战术上综合了欧洲骑士和中亚轻骑兵二者的优点,并且马穆鲁克士兵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斗志顽强。马穆鲁克王朝依靠这支强大的军队延续了五百多年。

  云浩断然拒绝了程处默想要上前一战的想法,拿破仑都看好的军队,云浩不认为程处默会讨到好处去。而且看着那军容严整的队伍,马穆鲁克就不是好对付的。

  看到有援军,城门的吊桥放了下来。埃及军队开始出城反击,他们认定只要里应外合绝对可以打垮唐国的军队。毕竟,现在堵在城门口的步兵不过一两千人。

  如果他们对八牛弩有足够的认识,绝对不会这样鲁莽的冲出来。

  在城门打开的一刹那,埃及军队就好像潮水一样往外涌。而几乎与此同时,火药弩那粗大的弩箭也飞进了人群。

  “轰!轰!轰……!”十几声炸响之后,人潮好像拍打在了礁石上,被撞碎成无数朵浪花。城门洞里面满是残破的尸体,和濒死人的哀嚎声。城门洞的墙壁上,几乎一瞬间就粘满了碎肉。红呼呼的粘了一层,碎骨头更是飞溅得四处都是。

  城门洞的顶上,诡异的插着一根大腿骨。白白的骨头上挂着血浆,顺着断茬的地方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骨髓油。刺鼻的血腥味儿和硝烟味道混合在一起,组成了另外一股味道。

  这样的场景几乎在每座城门洞子里上演着,埃及人密集的阵型导致了巨大的伤亡。

  有些勇敢的人,踩着脚下残破的尸体继续进攻。可唐人的火药弩箭,却换成了火油弩箭。火药弩实在是太宝贵了,在中东最不值钱的其实就是火油。

  十几支火油弩窜进了城门洞子里,随着“呲”的一声轻响。大火在一瞬间就弥漫来开,那些勇敢的人一下子就成了火人。火焰附着在他们的铠甲上,炽烤着他们的身体。剧烈的疼痛让他们立刻在尸体上疯狂的奔跑起来,因为脚下的尸体也满是火焰。

  他们想尽快逃出去,可大多数人至死也没能跑出这座城门洞。

  火油弩不断的被发射进来,尸体被火焰焚烧的不住抽动。大滴大滴的尸油滴落在火焰里面,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了。

  滚滚的浓烟,让这里成为了人间地狱。进攻在一瞬间就停止下来,没人敢也没人能走出城门。埃及人里应外合的计划,几乎一瞬间就破产了。而钳制他们的,每座城门前只有十几架八牛弩而已。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埃及人从城墙上顺下绳子。一些勇士嘴里叼着弯刀,顺着高大的城墙攀爬。很可惜,这些勇士成为了八牛弩射击的靶子。这一次,八牛弩发射的普通的弩矢。

  强劲的弩矢往往穿过勇士们的胸膛,将他们钉在城墙上。任他们怎样拼命挣扎,可就是没办法将深深钉在城墙里面的弩矢弄出来。

  不过弩矢不总是那么准,风速,射手的判断,还有烟雾的遮挡都影响了准确度。有些人被粗大的弩矢射中了大腿,结果大腿其根被射成了两截。血水好像瀑布一样喷涌着向下流淌,那些勇士的惨叫声带着哨音坠落到了护城河里面。

  埃及人对付的法子很简单,抛下更多的绳子,让更多的人顺着绳子往下爬。你只有十几架八牛弩,一次性也只能发射十几枚弩箭而已。你那东西又不是连发的,装填总得需要时间。

  很快八牛弩的射速就赶不上埃及人爬下城墙的速度,尽管城墙上钉着很多人。可顺利爬下城墙的人更多!

  不过埃及人遇到了问题,那就是阻挡敌人进攻的护城河,现成了他们的障碍。想要下河就得脱去一身铠甲,没人蠢到穿着几十斤的铠甲跳下去游泳。那不是勇敢,那是作死!

  当到达城下的埃及人多起来之后,八牛弩立刻重新换上火油弩。粗大的弩箭带着青烟钻进城墙下面的人丛里面,然后就有橘黄色的火焰腾空而起。巨大的黑烟笼罩下,无数身上燃烧着火焰的人跳下了护城河。

  就算你力大无穷,可身上穿着几十斤重的铠甲想要游泳。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人一到护城河里面就开始下沉,那些会游泳的还想扑腾两下。可人的体力,终究抵不住万有引力!一个个穿着铠甲的武士,秤砣一样在水底挣扎。没一会儿,他们就不动了。

  有人想解脱铠甲,跳到水里。可需要仆役帮忙才能穿上的铠甲,这时候想脱下来谈何容易。

  死亡总是能激发人的无穷潜力,在弩箭射击火焰烧灼的情况下,居然还是有人完成了这一壮举。他们卸下了身上的铠甲,嘴里叼着弯刀跳到护城河里面。然后奋力游到对岸,不顾疲惫的体力奋勇向前冲锋。

  从他们的凶悍程度可以看出来,这些都是悍卒。游过了护城河之后,居然还能奔跑如飞。

  人一旦过了护城河,八牛弩就不用管了。因为云浩留下了一两千人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弩手。

  这些人身上一片铠甲都没有,可他们要面对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大唐强弩。弩箭只要射在身上,就能把一个大活人射成对穿。再强悍的体魄,也禁不止两枚弩箭的贯穿伤。

  唐军骑兵可能不如马穆鲁克骑兵,可唐军的弩手绝对是最好的。云浩训练士卒,一向都是以弩箭为先。如果考核中射不中靶子,那只能吃馒头酱菜。一个星期都看不到肉星,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想要吃肉就得苦练,长期训练下来,唐军士卒几乎都有了神射手的本事。

  这些埃及的悍卒,虽然都很悍猛。可身上没有铠甲,盾牌更是没人带出来。在弩箭的密集攒射之下,只能含恨倒在冲锋的路上。

  埃及人悲哀的发现,自己顺着绳子爬下去的士兵,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不利的境地。出类拔萃的士兵们,只能含恨看一眼唐军的军阵,然后倒在血泊中魂归天国。

  没有一个人能够冲到唐军阵前,与唐军进行白刃战。那些身上背负着火药的家伙,更是在火焰的炙烤下爆炸,最后落一个尸骨无存。

  埃及军队的将军们悲哀的发现,自己的手下只是起到了浪费唐军弩矢和火油矢的作用。天知道唐军有多少这东西,反正自己的军队消耗光之前,绝对耗不光唐军的物资。

  几乎就是在城内发动攻击的时候,马穆鲁克骑兵也开始了冲锋。

  他们的冲锋非常富有游牧民族的鲜明特征,散兵线拉得很开人在马背上俯得很低。一看就是常年习练马术的家伙,基本上已经做到了人马合一。

  有他们作为前锋,后面就是海浪一样扑过来的埃及步兵。已经看不清楚有多少步兵了,漫天的烟尘遮挡了视线。只是沉闷的脚步声,让人很怀疑是不是地震了。

  “火箭弹,标高三,覆盖性射击!”看到了马穆鲁克骑兵冲过了测距石,盛彦师大喝一声。身后就响起了火箭炮发射时,那特有的“嗖”“嗖”声。

  无数火箭弹在漫天的浓烟中激射上天,然后尾巴上的烟尘划过一条轨迹坠落在埃及步兵们的冲锋阵型里面。

  火箭弹这东西的特点就是,准确性糟糕透顶。不过,对付大面积目标却是得心应手。尤其是这种齐射状态下,一次覆盖性的射击简直就是任何地表生物的噩梦。

  沉闷的爆炸声一声一声传过来,到处都是烟雾看不清楚战场上是什么样的。云浩心里还捏一把汗,万一这是埃及人的诱敌之计,自己可就要面对最不愿意面对的白刃战了。

  “投石机发射!”看到了马穆鲁克骑兵穿过了第二道测距石,投石机就发射了。依旧是火油弹,云浩手里的火药弹实在不多。不得已,火油弹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上百颗火油弹冒着青烟飞向了敌军阵地,橘黄色的火焰甚至连城了一道火墙。好多马穆鲁克骑兵,身上带着火焰从火墙里面钻出来。

  锋利的刀尖儿带着火焰指着唐军军阵的方向,仍旧冲锋不止。

  “八牛弩,火药弹。距离二百,发射!”没办法了,这个距离上云浩只能用上了火药弩。

  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无数弹片撕碎了马穆鲁克骑兵身上的铠甲。人仰马翻之下,冲出硝烟的马穆鲁克骑兵已经不足四百人。

  “真的很强悍啊!”云浩看到那些马穆鲁克骑兵,已经摘下了弓箭借着马速将弓箭远远的抛射过来。

  不过这种抛射对唐军的杀伤力并不大,绝大多数都被人用盾牌挡了下来。即便没挡下来的,身上的铠甲也很好的保护了他们。即便有人受伤,伤的也都不太重。至于那几个被射死的,只能说战场上刀剑无眼。

  “距离一百,弓弩手发射!”尽管做了层层阻截,但强悍的马穆鲁克骑兵还是冲了过来。不过迎接他们的,是暴雨一样的箭矢。上万名弩手一起发射,阳光都为之暗淡了一下。

  云浩吃惊的发现,在这样的箭雨下,仍旧有马穆鲁克骑兵冲了过来。虽然数量已经只有一百左右,但他们冲锋的凶悍仍旧让人心悸。

  这些人身上插满了箭矢,手里擎着带血的大马士革钢刀。雪花纹路在阳光山闪闪发光!

  “程处默,用你的刀剑去争夺属于你的荣誉吧。今天的荣光属于你!”云浩拍打了一下程处默的肩膀。

  程处默鼻子都差一点儿气歪了,自己麾下有五千骑兵。去干掉一百人,还说这是荣耀的事情。

  不过军令就是军令,程处默一催胯下战马。挺直了马槊当先就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