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谁敢动他
  人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很多时候在遇到事情时,就会变得慌乱 , 就会变得手足无措,就会开始讲一些自己以前都不会讲的道理

  我估计像贺有富他们这样的公子哥 , 可能在很多时候都是属于那种欺负别人的人。

  像他们这样喜欢欺负别人的人 , 他们从来就不会把一些法制看在眼里 , 就好像他们欺负刘红梅一样。

  要知道他们做的可都是一些违法的事情 , 如果是普通人做的话,那是要蹲大牢的。

  如果他们但凡是把法制放在眼里的话 , 也不会做出这样卑鄙下流无耻的事情,也不敢去 , 随随便便冒这个险,但是他们确实就这么把事情给做出来了 , 就说明他们完全是藐视了法律。

  也就是说,他们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是从来不讲究法律的。

  他们可能觉得说在这些比他们弱的人面前 , 他们就是法律。

  但是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 , 在现阶段我比他们强。

  而在面对比他们强悍的人的时候,他们觉得说他们这个时候只能够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他们自己的安全。

  所以说以前他们在胡作非为的时候,都不讲究法律 , 这个时候又要开始和我讲起了,不能够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说实话,这群家伙没有一个屁股是干净的 , 像他们这样的人 , 我根本就不怕打他们。

  我打他们这件事情肯定是违法的 , 但是像这样的事情 , 我能够做到把他们给打了之后,他们还不敢把我怎么样 , 因为我想要威胁他们,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就算我真的犯了法 , 就算我不能够威胁到他们 , 现在也是法制社会 , 我只是打了人 , 也不是什么太大太重的违法乱纪,最多也就在局子里面关上几天。

  甚至于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在局子里面关,就做一个书面检讨 , 交一些罚款就行了。

  所以说这个时候 , 我反正是不管怎么样,不管他们这个时候说的到底是什么,我想要打他们那就得打他们 , 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我不管他们是谁 , 不管他的老子是谁,反正招惹到了我,我就照打不误。

  看到我这个时候是在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过去,这群家伙我是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额头上已经冒起了汗珠。

  同时我也是注意到,在场不少的人都是拿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少人好像都是来了兴趣。

  这些公子哥们,很有可能很多都相互认识,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独立的圈子。

  每个圈子里面有每个圈子的朋友 , 或许自己的朋友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可能还会有一些担心,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的朋友出现问题 , 而是其他一些人出了事情,他们自然就是会用着看好戏的心态来看待这件事情。

  甚至于从某种程度和意义上来说 , 像他们这样的富家公子哥或者是官二代 , 其实更加的喜欢看热闹凑热闹。

  因为他们其实最主要的不是看热闹是喜欢看这样有意思的热闹 , 要知道我一个人大闹新夜上海夜总会这件事情就是一件很让人觉得刺激的事情。

  别看这些人里面刚才有不少的人都在不停的声讨我 , 其实如果我真的能够把这件事情给闹大,他们在心里面还是愿意的 , 反正只要不伤害到他们自己,他们能够

  看热闹,那就自然是最好 , 不过这就是所谓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就不信,你还能够把我们给怎么样!”

  在这个时候贺有富一群人里面一个身材相对比较健硕,一看就是属于那种经常健身的家伙 , 此时也是来了火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吐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 然后便是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 , 做出了一副要跟我干架的样子。

  说实话,这个家伙冲过来的是气势汹汹,但是他这么没头没脑的朝我冲过来 , 从我看来他这样做肯定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他有这个力气还不如逃跑,因为就现在这个情况来说 , 我要一时间收拾对付这么多人 , 他如果跑了的话 , 很有可能今天还会免除一些被我毒打的可能。

  当然我是很清楚的知道 , 像他们这样的一群人,应该是不可能会选择逃跑的。

  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 , 如果都选择逃跑了的话,那么他们还要不要自己的脸面了?

  要知道他们都是一些官宦子弟,他们的家人都是属于那种很有地位很有身份的人 , 他们就算是不为自己的脸面考虑 , 也要为自己家人的颜面考虑。

  如果说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由于害怕撒腿就跑 , 那么到时候事情传出去 , 他们岂不就沦为了别人的笑柄,他们岂不是以后也就没有脸见人了,所以说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逃跑。

  这个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的朝我冲过来 , 其结局肯定是大家都能够预料到的 , 这个家伙冲过来的时候是气势汹汹,而且看上去体格强壮,给人的感觉就算我再怎么厉害 , 也还是跟我能够交上几个回合 , 和我打个照面,就算不能伤及我也不可能被我很轻而易举的撂倒。

  可是事情往往就会超出正常人的预料,就在这个家伙冲到我面前之后,我是根本就不等他对我进行任何的攻击动作,我抬手便是一拳狠狠的直接挥在了这个家伙的面门之上。

  当我此时拳头狠狠砸在这个家伙面门上的时候,在场的人如果是感知能力稍微强悍一点的话,都能够很清楚的听到有鼻梁骨断裂的声音响起,而且在鼻梁骨断裂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这个家伙鼻血也是好像水龙头打开了开关一样直接喷了出来。

  由于鼻子伤得比较厉害 , 所以说鼻血流的也是很迅猛,一时间是把这个家伙的一整张脸全都给染红了。

  这个家伙身材不错,由于长期健身看上去人也是比较健康 , 所以说长得也还算是颇为帅气,属于那种比较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 , 结果我这么一拳头下去 , 整个脸完全就变形了 , 看上去倒是让人觉得有一些狰狞恐怖与时间在场的众人 , 有一个算一个也都开始看,我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因为刚才的光少我下手的时候是根本没有手下留情 , 现在这个不知死活冲到我面前的家伙,又是被我一拳头给打成了这个样子 , 我现在尤然已经成了这群人眼中的危险人物,要是谁跑来招惹我一下 , 估计他们都能够知道那个家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刚刚那个不知死活冲到我面前的家伙,现在已经是为自己愚蠢的动作付出了代价 , 而这个时候我也是把目光看向了在场的其他人。

  然后就看见那些本来是看热闹的人 , 这个时候见我把目光看向了他们,他们也是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都把目光移开 , 不敢来看我,因为他们这个时候虽然知道我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但是他们也怕自己会沾惹上麻烦 , 万一我就是属于那种疯子的类型 , 光是看别人一眼 , 觉得别人不对付 , 我就会冲上去把别人毒打一顿,那么他们的处境也就会变得很危险 , 这群家伙自然是不会让自己变成危险的处境,他们也都是那种比较喜欢让自己体面一些的人 , 不想让自己丢脸。

  像我这样类似于疯子的家伙 , 他们是能够躲远一点就尽可能的躲远一点 , 能够尽可能的避免和我发生冲突 , 就尽可能的避免和我发生冲突,反正他们说到底只不过就是一个看客。

  他们主要的任务也就是看热闹,他们自然是不想出现什么引火上身的事情 , 他们可还没有那么的无聊。

  我是把目光朝着在场的众人看了一眼 , 而在当我把目光朝着在场的众人看完一眼之后,是再一次的定格在了贺有富一群人的身上。

  贺有富一群人现在已经是被吓得有一些直打哆嗦了,因为他们的确是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我是一拳头把刚刚冲过来的那个家伙脸给打变形了 , 现在都还跪在地上痛苦的哀号 , 浑身上下都已经被血给染红,而他们基本上也可以想到他们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

  所以说这群平时看上去是属于那种嚣张跋扈的公子哥,现在也是害怕了,机个人浑身上下都是在打哆嗦。

  显然也是被我的彪悍给吓的不轻,而看到在场的这些人如此的这番表现,我在心里面是没有任何的波动起伏,只是觉得这群人着实是有一些太没有用了。

  这个时候他们居然连跑的勇气都没有,如果是我的话我知道我打不过还会选择跑 , 但是他们已经被吓得连跑都不敢跑了。

  我看到他们没有要跑的意思,我是故意的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带着笑容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 同时手上由于脏的鲜血还在不停的向下滴着血。

  我之所以会这样做,就是给他们带来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 我要让他们真正意义上的感觉到惧怕 , 不然的话他们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的 , 我只有这样一步一步的朝他们靠近 , 一步一步的让他们感受到威胁,他们才会在心里面感受到这种压迫感 , 感受到这种恐惧。

  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想要在心理上对他们形成一种煎熬,要知道这群家伙可都不是什么好鸟 , 他们在玷污刘红梅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想过刘红梅在被他们玷污了之后会不会有心理上的煎熬 , 会不会很难受。

  他们只知道他们拥有着一定的权力,拥有着一定的地位 , 拥有着正常人无法比拟的背景 , 所以说他们就可以胡作非为。

  今天我就要来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而且我要做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些,我今天不仅要收拾他们 , 我还要让他们颜面扫地,我还要让他们的父母也跟着他们一起付出代价,因为有一句话叫做养不教父之过 , 他们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般嚣张跋扈的样子 , 其实从某种程度和意义上来说 , 和他们的父母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 如果不是他们的父母溺爱他们,如果不是他们的父母一直都包庇他们 , 他们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的嚣张,像现在这样的无法无天。

  所以说他们能够做出如此这般禽兽不如的事情 , 也要给他们的父母记上一功 , 所以说我今天不光要收拾他们一样 , 还是要收拾他们的父母。

  只不过这个时候 , 我要先把收拾他们的任务给做完。

  我是走了差不多大概有一分钟才走到了他们的面前,而在这一分钟里面,他们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以前的他们或许给人的感觉是那种飞扬跋扈的感觉 , 或许是那种无法无天的感觉 , 但是现在的他们在看我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蝼蚁在俯视上天一样。

  “你——你究竟到底是谁?我们又没有招惹你,我们有根本没有动过你,你干嘛要找我们的麻烦?”

  这个时候贺有富是忍不住再一次的开口说了一句儿,在说这番话的时候 , 他的语气中已经是充满了可怜哀求 , 还有极为的不解,显然这个时候他也是服软了,他也是怕了。

  在他的话之后旁边一个鼻梁有一些他的家伙也是跟着开口对着我说道:

  “对呀,这位兄弟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无缘无故的跑来找我们的麻烦干嘛?我们又没有招惹到你,你总是要告诉我们一下你是为什么要来找我们麻烦吧,我觉得我们之间很有可能存在,有一定的误会!”

  我这个时候是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而在听到我开口说出如此这番的话语之后,这群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我 , 好奇的目光里面也都是有这几分哀求的意味。

  看他们只是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是没有意思办好要同情怜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值得同情怜悯。

  而我这个时候肯定是决定了要收拾对付他们,但是我又不想用那种很轻松随意的方式把他们给收拾对付了 , 所以说看到他们此时这副痛苦哀求的样子,我也是在心里面想到了一张,所以说也是带着几分玩味的开口对着他们说道:

  “我的身手你们应该也看见了 , 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招惹我 , 我现在不想告诉你们 ,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 , 如果你们不想在我手里挨打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 这个新夜上海夜总会,你们也是看见了 , 我对这个地方非常的不满意,所以说你们要是不想挨打的话 , 那么你们现在有一条明路可以走,就是把这个夜总会给我砸了 , 如果你们砸的够快 , 砸的够狠,让我觉得很舒服的话,那么我可以想着不找你们的麻烦!”

  我这个时候是提出了我的想法,而在听到我提出我的这个想法之后 , 这在场的贺有富及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想也没想便开始挽起袖子 , 二话没说 , 别人开始砸起了这个夜总会里面的东西。

  这群家伙都是富家公子哥 , 他们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人 , 所以说他们都非常清楚的知道,就现在这个情况来说 , 他们这个新夜上海夜总会就算有很强的背景,但是他们也必须要砸。

  如果他们不砸这个夜总会的话 , 那么我就会收拾他们。

  所以说为了保全他们的安全 , 他们这个时候必须要砸 , 而且就算把这个夜总会给砸了 , 他们大不了也就是赔一些钱而已,因为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是看见了,他们是迫不得已 , 必须要砸 , 不然的话他们就要挨打,所以说就算是砸了别人,夜总会里面的人也不能也不好找他们的麻烦 , 毕竟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和别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 他们也是为了保全自己,所以说不得已而为之。

  再说了,这里还有光少这个家伙,要知道这个叫光少的家伙,肯定是这个夜总会里面的股东,或者是一些重要成员,现在的情况他是看的一清二楚,就现在的这个情况来说,他既然看到了那么后面 , 就算在心里面不高兴,也不会太过多的追究。

  所以说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是要砸,而且不光要砸 , 还要狠狠的砸,还要砸得很卖力 , 还能够让我这个时候不找他们的麻烦。

  看到这群人开始不停的砸这个夜总会里面的东西 , 我玩味的 , 一直盯着他们看 , 其实我能够感觉到这个时候,他们看上去好像是在听我的话 , 但在心里面估计都已经开始盘算琢磨起了,以后要怎么收拾我。

  因为我能够感觉到他们此时那略微带有着几分惊恐的神色 , 里面还充满了愤怒,还充满了阴狠 , 而这些愤怒和阴核,足以证明他们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算了 , 毕竟他们都是一些公子哥 , 这次的事情让他们颜面扫地,让他们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他们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就算了 , 这可不是他们的做派。

  砸了差不多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是突然听见了,外面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不然在这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之前 , 我其实早就已经听见了 , 夜总会外面有一阵阵刹车的声音 , 显然外面应该是来人了 , 而且他们很着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 应该就是这个夜总会派来的救兵。

  果然和我想的没有错,这个时候从夜总会外面是好好荡荡的 , 冲进来了一大波穿着警服的警察。

  “都给我住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这里闹事?”

  在这一大帮警察冲进来之后 , 看到此时夜总会里面的情形 , 这些冲进来的警察脸上的神情都是变得极为的严肃和难看了起来 , 同时其中走在最前面一个中年大腹便便的警察也是愤怒到有一些怒不可咆哮的开口,便是对着整个夜总会吼了这么一嗓子。

  当这个家伙在吼出了这么一嗓子之后,刚刚还使劲砸东西的贺有富一群人也都是连忙停下了手里面的动作。

  而在当他们停下了手里面的动作之后 , 一个个都快是要感动的哭了 , 看这群警察的样子,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贺有富一行四五个人是眼泪花子,一下就包不住了 , 滚滚的流了下来。

  然后就好像是苍蝇看到了大便一样的 , 朝着这群警察冲了过去。

  刚刚那个说话的鼻子有些塌的家伙,是一把就抱住了那个说话的大腹便便警察。

  “舅舅,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都要被人给打死了,你快来看看,在这里的夜总会里面居然有人闹事,而且还把人给打了,还打上了这么多人 , 不光打人还砸了东西,你可一定要替我们做主这件事情,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其实这个鼻子有一些他的家伙,就算不说这个大腹便便的警察也看到了 , 现在在场的情况,也知道我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不过这个时候 , 他却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 , 而是把绝大多数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 , 躺在地上的那个叫光少的家伙身上 , 当他看到光少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躺在地上之后,连忙对着身后的警察说道: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有看见光少都已经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了吗?快点去把光少给扶起来,快点带他去医院看医生!”

  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一看也是在警局系统里面有着很高职位的结果,在面对这个叫光少家伙的时候 , 都这么的担心,那么就足以说明这个叫光少的家伙的的确确身份背景不简单。

  说实话 , 我把他打成这样应该是惹到事情了,但是我依然是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好让我觉得惧怕的。

  只不过这群警察来的的确是有一些不是时候这个夜总会我是砸了 , 但是贺有富这几个人我还没有收拾。

  他们突然这么跑过来,倒是影响到了我的计划。

  我这个时候正在心里面琢磨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的时候,哪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已经是冲着后面的下属吼道:

  “你们一个个的都还愣着干嘛?快点去把这个家伙给我抓起来呀!”

  听到了这个家伙的话之后 , 下面的警察自然都是准备跑过来让我给抓住。

  说实话 , 现在都已经做好了被抓的准备了,我也不担心我收拾不了贺有富这群人,我现在虽然被抓了 , 但是我的太子党还在,只要我一声令下,我能够让他们断手断脚 , 而且让别人查不出来是我做的。

  所以说就算被抓我也没有关系 , 可就在这个时候 , 我是突然听见夜总会外面响起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我看谁敢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