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当我再听到这样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是普邮的汉子摇头苦笑,因为这个声音我实在是太熟悉了 ,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这个突然发出来的声音应该就是叶非凡那个老东西的声音

  说实话 , 刚才虽然是经历了很多事情 , 但其实我和叶非凡分开也还并没有太久的时间。

  我不知道叶非凡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这里出了事情的 , 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 , 叶非凡现在既然是跑过来了,那么自然是来帮助我的。

  本来我还在心里面琢磨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 待会儿我去到了警察局之后要怎么样去处理,怎么样的保全自己 , 看来现在我是完全不用担心考虑这些事情了,只要有叶非凡来了 , 那么我基本上就能够保证自己是安全的,是不会出现问题的。

  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叶非凡这个家伙究竟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来头 , 但是我很清楚叶非凡这个家伙 , 既然他们家族能够和南宫家族这样的京城大家族为敌,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整个兰城市 , 应该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和叶非凡做对的,或者说基本上没有人敢和叶非凡作对。

  因为京城可是政治中心在那样的一个地方的一个古老家族的势力,是正常人难以想象的。

  而叶家能够和这么古老的一个势力进行对抗 , 进行分庭抗礼 , 那就说明叶家的实力和这个南宫家族是不相上下的。

  南宫家族现在虽然是逃离了京城 , 但是到了兰城市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人敢惹他们的。

  虽然说没有人敢惹他们 , 这一点肯定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叶家就敢惹他们 , 而换一句话说就是除了一家以外没有人敢动他们,这样一来的话自然也就说明了叶家在兰城市是没有人敢动的。

  所以说叶老爷子现在要出来保我 , 那自然也是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我现在只是单单的听到了这个声音 , 我就知道来人肯定就是叶非凡那个老家伙 , 但是我能够第一时间猜出来 , 那是因为我有着过人的脑子,还有我和叶老爷子相互之间,认识也已经有这么久了。

  所以说我的脑子里面 , 能够很清楚的记得叶老爷子的声音 , 这样一来的话,我一听到他的声音,自然也就能够联想到是叶老爷子来了 , 但是我能够这么快的联想到来人 , 是叶老爷子并不代表着说,其他的人也能够很快的联想到这一点。

  因为说实话能够和叶老爷子接触的人,我觉得应该不是那么多,起码不是像这些富家公子哥或者是官二代能够接触到的,要是想要和叶老爷子接触的话,应该也是他们的父母和家人能够接触。

  刚刚那个大幅便便的警察,也是不知道叶老爷子的声音,这个时候在听到外面有人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自然也非常的不高兴。

  因为这个家伙没有想到 , 居然还有人敢来管这个地方的形式,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还敢如此这般的叫嚣。

  这个家伙虽然看上去官职并不是特别的小,但在整个兰城市来说 , 也绝对不是特别的大,所以说他其实也还是会有很多的顾忌。

  但是现在他所处的位置是新夜上海夜总会 , 而他要收拾的人是新夜上海夜总会里面来闹事的人。

  这样一来的话 , 他做事自然也就不会存在有什么顾虑了 , 因为这个家伙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个新夜上海夜总会的背景和来头 , 这样一来的话他做事当然也就不会有顾忌,因为他这个时候肯定是要帮新夜上海夜总会的嘛 , 也就是说他是在帮新夜上海夜总会背后的人做事。

  这样一来的话,有了强大后台的支撑和撑腰 , 他当然也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害怕了,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如果他都害怕了的话 , 那他也就不要再混了。

  而且从她的角度上来说,既然都有这么大一个支撑在帮他了 , 他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顾忌 , 因为估计在整个兰城市都没有几个人比新夜上海夜总会背后的势力强悍。

  他现在基本上是可以做到有恃无恐。

  所以说这个时候这个家伙哪里会去管到底是谁开口冒出来的这句话,在听完这一句话之后想也没想便是愤怒的咆哮道:

  “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在这里胡言乱语,给老子一起抓到警察局里面,老子待会——”

  这个大幅便便的中年警察话只说到一半,声音便是戛然而止 , 而当他的声音在突然停下之后,整个人的脸色也只是在瞬间变得惨白。

  他此时的这番表现的的确确是转换的有些太快了,有一些让人都感觉到摸不着头脑。

  或者说只是让一部分人有一些摸不着头脑 , 因为这个时候叶飞凡这个家伙已经是走进了夜总会 , 大家也都是能够看到他。

  说实话在场很多人是都不认识叶非凡 , 所以说这个时候也是一脸懵逼 , 不知道这个老头是什么来头。

  但是只要是认识叶非凡的人,在看到了叶非凡之后 , 基本上脸上的表情都和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一样。

  “叶——叶老,你——你怎么来了?”

  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这个时候虽然是被吓得不轻 , 但是说到底这个家伙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 , 所以说很多事情他遇到了 , 还是知道应该怎么样快速的反应过来 , 然后进行处理的。

  就比如说现在的这种情况,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谄媚起来,整个人说实话就好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的 , 快步走到叶非凡那个家伙的面前 , 然后是一脸的恭敬恭维,恨不得把自己的腰杆弯成90度。

  当然他在作出这番像走狗一样的表情的同时,这个家伙额头上也是不停的有冷汗冒出 , 人生中也是有着几分隐藏不住的恐惧 , 因为他知道叶飞凡的身份,他也知道叶非凡是他,根本就得罪不起的人,最为关键的是刚才他好像是出言不逊,说了一些好像是不该说的话,还在叶非凡的面前称自己为老子。

  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他是很清楚的,知道很容易就能够激怒到叶非凡。

  而就以他的身份激怒到了叶非凡,就等于是间接的给他判了一个死刑 , 他可没有什么能力和本事和叶非凡做对比做较量。

  这个时候在场的众人有一个算一个知道叶非凡的人是开始给旁边的人小声嘀咕着叶非凡的来历和背景,不知道叶非凡是什么的人,也是好奇的相互打听 , 而当知道叶非凡的真实背景和来历之后,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脸色 , 其实都有一些不太好看 , 或者说是震惊或者说是担忧。

  这个时候 , 叶非凡根本连看都没有看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 是直接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对于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可以说是冷漠到了极点 , 根本就连正眼看她一眼的表现都没有,但是在朝我这边走过来的时候 , 他脸上却是露出了一脸的关心神色,是格外担心的开口对着我说道:

  “杰雄,没事儿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 , 我告诉你,今天不管是谁来了 , 我反正说了这件事情我保你 , 那就没有谁敢动你,你告诉我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谁招惹你了?有谁招惹你,你跟我说一声,我保证把他们收拾的连他们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

  这个时候叶非凡这个家伙应该是故意的提高了自己说话的语调 , 所以说他只是说出来的这番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听到叶非凡说出如此这番的话语之后,在场不少的人都是暗自的为贺有富一群人捏了一把汗。

  因为像贺有富这样的一群人 , 他们的的确确是有一些背景 , 但是他们的这点背景在叶非凡的面前肯定是不够看的。

  他们可能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究竟到底是怎么招惹我了 , 但是有一点他们是很清楚 , 那就是我是来找他们麻烦的。

  现在叶非凡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就是要帮我出头 , 这样一来的话,如果我再说我跟他们之间有矛盾 , 到时候叶非凡直接迁怒于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 , 那等于就是说他们以后不仅要遭殃 , 连他们的家人也要跟着遭殃。

  一时间这群人是吓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而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 , 原来我有这么强悍的实力,居然能够让叶非凡对我这么重视。

  很多人也是在小声的议论着我的身份背景,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来头 , 为什么会如此这般的获得叶非凡的青睐。

  要知道他们在整个兰城市里面见识到的人 , 认识的人也有很多,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个城市里面稍微有一点地位的人 , 应该他们都有认识或者是接触 , 可是让他们感觉到奇怪的是,像我这么一号人,他们是从来没有听到过,或者说他们不是没有听到过,而是没有见过,没有和他们接触过。

  “何杰雄!”

  人群里面不知道是谁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而在听到这三个字之后,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直接的炸开了锅,因为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听到过这三个字,只不过没有见到过真人。

  现在突然听到了这三个字 , 再联想到刚才,好像叶非凡这个家伙也是在叫我杰雄,在场的人是明白了过来 , 原来我就是兰城市赫赫有名的何杰雄。

  在清楚明白过来我的身份背景之后,在场的众人也是终于的明白了过来 , 我为什么会如此这般的嚣张 , 我为什么会如此这般的大胆 , 因为我就是这个城市的地下土皇帝 , 我还真的就有这个能力来嚣张。

  他们只要但凡有一点脑子就应该想得明白,其实我是走黑道的 , 我的名声虽然不干净,可是我做起事来很多时候会很方便 , 我要收拾起一个人来,可比他们简单得多 , 而且他们要收拾人,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 还是要运用一些权力 , 要走一些看上去正规的渠道。

  但是我收拾人可不一样,我说要让谁缺胳膊少腿就能够让谁缺胳膊少腿,我如果想要把事情做得很绝的话 , 我还可以直接的灭了别人的全家。

  而且像我这样的人,只要是可以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我就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 并且找一个替罪羊 , 也就是说我做这些事情我不会承担任何的责任。

  所以说我看上去好像不是什么官员 , 我也没有什么权力 , 但是我没有权力,却有势力。

  我估计像他们在场的这些人 , 宁愿去得罪一个有着强大背景的大官儿,也不愿意来得罪我 , 因为得罪我的下场很有可能会比得罪一个大官儿的下场凄惨的多得多。

  就现在的这种情况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而出现 , 现在这样的情况 , 发生现在这样的问题 , 也的确是有一些超乎了大家最开始的意料。

  我这个时候是看清楚了在场众人的表现是淡定从容的对着叶非凡笑了笑,然后是继续的开口说道:

  “叶老,你就不要担心我了,在整个兰城市 , 我觉得应该还没有谁能够欺负得了我 , 我想要欺负人很容易,但谁想要欺负我恐怕就得付出一些代价,这几个家伙欺负到了我的朋友 , 所以说我就想来收拾对付他们一下 , 结果我还没有把他们给怎么着,这群警察就来了,就要把我给带走!”

  我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叶非凡那个家伙是瞪圆了眼睛,怒然的转头看向了身后的那一众警察,用着有那么几分威严的声音开口对着那群警察说道:

  “你们跟我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准备要带他走,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准备要带他走?”

  “——”

  叶非凡这个家伙,他并不是什么寻常人,他在我面前说话的时候可能表现的还很和善,但是在面对这群警察的时候,他说话可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 他的语气中也是带有着那么几分格外强势强悍的意味。

  而在她此时这番格外强势强悍的话语之后,在场的这些警察哪里还敢说一句话,别说是这些警察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 就怕这个时候会发出声音,会引起叶非凡的注意 , 到时候迁怒于他们。

  叶非凡看到这群警察是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的 , 是指着刚才那个跟哈巴狗一样在她面前说话的大腹便便中年警察。

  “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准备要把他给抓走?”

  “没——没有,我——我——”

  这个家伙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 , 可能在很多人的面前 , 他都是属于那种威风八面的形象,很有可能在指挥下属的时候也是霸气十足 , 平时无论是说话做事给人的感觉也都是肯定很圆滑,毕竟能够做到像他这样的官职 , 必然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可是这个时候在面对叶非凡时,他是已经完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 整个人已经是语无伦次不说,只是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几个字 , 便已经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把话往下说下去。

  而看到这个家伙此时这番没用的模样 , 叶非凡是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家伙,然后是呸了一声。

  “我就不知道像你这样的怂蛋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来的 , 你别说是当官儿了,你就是做一个警察我都觉得不配回去,你直接就写一份辞职报告,我不想看到你在警局多呆一天!”

  说实话叶非凡的这句话是霸气十足 , 而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 , 连我都感觉到有一些震惊。

  因为叶非凡这个家伙的权力好像是有一些大的离谱了 , 要知道这个大腹便便的警察 , 虽然的确是可恶,但是说到底他也是公务员。

  你要知道公务员可就是一份铁饭碗 , 就算你犯的事情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也不会被开除,你也依旧会在体制内 , 只不过很有可能是会被调到一些莫名其妙没有权力的部门。

  反正你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 那么你只要想在体制内继续的混下去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 你想要混那肯定就能够一直混 , 可是这个时候叶非凡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要这个家伙直接辞职,这实在是有一些让人觉得说 , 太恐怖了。

  要知道这个家伙说到底也是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 而且就像他这个官职,要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很多年,要有人脉 , 要有实力 , 要有运气才能够升上去,结果就凭借他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把别人的官给撤了,甚至是直接让他丢了工作,这一点好像是有一些太凶残了——

  我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叶非凡那个家伙是瞪圆了眼睛,怒然的转头看向了身后的那一众警察,用着有那么几分威严的声音开口对着那群警察说道:

  “你们跟我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准备要带他走,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准备要带他走?”

  “——”

  叶非凡这个家伙,他并不是什么寻常人,他在我面前说话的时候可能表现的还很和善 , 但是在面对这群警察的时候,他说话可是一点儿也不客气,他的语气中也是带有着那么几分格外强势强悍的意味。

  而在她此时这番格外强势强悍的话语之后 , 在场的这些警察哪里还敢说一句话,别说是这些警察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 就怕这个时候会发出声音 , 会引起叶非凡的注意 , 到时候迁怒于他们。

  叶非凡看到这群警察是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的 , 是指着刚才那个跟哈巴狗一样在她面前说话的大腹便便中年警察。

  “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准备要把他给抓走?”

  “没——没有,我——我——”

  这个家伙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可能在很多人的面前 , 他都是属于那种威风八面的形象,很有可能在指挥下属的时候也是霸气十足 , 平时无论是说话做事给人的感觉也都是肯定很圆滑,毕竟能够做到像他这样的官职 , 必然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可是这个时候在面对叶非凡时,他是已经完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 整个人已经是语无伦次不说 , 只是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几个字,便已经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把话往下说下去。

  而看到这个家伙此时这番没用的模样,叶非凡是恨铁不成钢的 , 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家伙,然后是呸了一声。

  “我就不知道像你这样的怂蛋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来的,你别说是当官儿了 , 你就是做一个警察我都觉得不配回去 , 你直接就写一份辞职报告,我不想看到你在警局多呆一天!”

  说实话叶非凡的这句话是霸气十足 , 而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 , 连我都感觉到有一些震惊。

  因为叶非凡这个家伙的权力好像是有一些大的离谱了,要知道这个大腹便便的警察 , 虽然的确是可恶,但是说到底他也是公务员。

  你要知道公务员可就是一份铁饭碗 , 就算你犯的事情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也不会被开除 , 你也依旧会在体制内 , 只不过很有可能是会被调到一些莫名其妙没有权力的部门。

  反正你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 那么你只要想在体制内继续的混下去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你想要混那肯定就能够一直混,可是这个时候叶非凡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 就要这个家伙直接辞职 , 这实在是有一些让人觉得说,太恐怖了。

  要知道这个家伙说到底也是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而且就像他这个官职 , 要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很多年 , 要有人脉,要有实力,要有运气才能够升上去,结果就凭借他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把别人的官给撤了,甚至是直接让他丢了工作,这一点好像是有一些太凶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