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七百零四章 黑卡
  “你是什么人?”

  我不想和这个家伙废话,直接便是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见上一面 , 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 , 一个知道你电话号码 , 知道你身份的陌生人给你打电话,你应该要重视一下!”

  还别说 , 这个家伙此时的一句话 , 真的就说到了点子上。

  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给我打电话 , 我还真的就必须要做到重视。

  毕竟我现在树立的敌人太多了,而且关注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像我这样一个被高度关注的人 , 我就应该重视一下我的身边一些特殊的情况,我就应该要注意一下我身边有没有什么隐藏着的危险。

  这个突然奇妙冒出来的陌生人 , 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 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些什么。

  但是我能够很清楚的知道 , 他既然是给我打电话,既然是约我见面,那么我就能够肯定 , 他不是什么一般的人。

  因为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而且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也绝对没有胆子敢约我见面。

  “说个时间地点吧!”

  一番琢磨之后 , 我是格外洒脱的说出了这句话。

  而在听到我如此这般洒脱的话语之后 , 电话那头的陌生男子 , 也是不由得笑出声来,同时是对着我说道:

  “不愧是何杰雄 , 不愧是太子党的太子,的确是有几分魄力 , 的的确确也是比正常的人聪明一些,比正常的人厉害一些 , 以前我听到有别人评价一个人年少有为我还有一些不太服气 , 现在我听到有人说你年少有为 , 我是真的服气,我也是真的觉得有道理!”

  这个家伙先是莫名其妙的给我戴了一阵高帽子,再戴完高帽子之后又是接着对我说道:

  “我现在就在医院对面的一家咖啡厅 , 我觉得你应该很快就能够赶过来,对吧?”

  这个陌生的男人,在说完了一句话之后,便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当我再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之后 , 我也是不由得在心里面暗自有一些恼火和有一些头痛。

  我是的的确确有一些搞不清楚 , 弄不明白事情究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想要什么,它的出现又将意味着什么。

  但是这个家伙的突然出现 , 确实让我意识到了好像情况有那么几分的不太妙 , 也有那么几分的危险。

  因为这个家伙他既然是知道我在医院里面,提前在医院对面的咖啡厅等我,就说明这个家伙他其实是时时刻刻在注意我。

  我的行踪是完全暴露在这个家伙的视线之中,要知道我本来就有着很强的侦查意识,如果有人跟踪我的话,我是能够察觉得到的,但是我却没有察觉到他在跟踪我,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这个家伙绝非常人。

  同时我基本上可以排除,他们是南宫家的人 , 因为我和南宫家基本上已经算是撕破脸皮了,南宫家的人是不可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找我的。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的来路 , 是有一些让人扑朔迷离,又有能力时刻关注到我 , 知道我的动向 , 又不是南宫家的人 , 我还真的就不知道他到底会是什么人。

  说实话 , 这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人,才是最让人要觉得小心谨慎的人,

  因为他们充满着无限的可能 , 他们也很有可能,带来无限的危险。

  如果说是赵磊 , 还有贾健两个人,他们的手术还没有完成 , 我还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否已经安全了,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 , 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因为我一直把他们两个当成是我的兄弟 , 所以说他们两个现在出现了问题,我是必须要守护在他们身边的,不管我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 我觉得我都必须要守护在他们的身边。

  可是现在我既然已经确定了,他们已经安全了,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 这个时候这里只要有胖子就够了 , 因为我有理由相信以胖子这个家伙做事的能力 , 他是肯定能够把赵磊还有贾健两个给照顾的很好的 , 而且他们才刚做完手术,估计要醒过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 这段时间我去办事情正好,不过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影响。

  所以说这个时候 , 我也是没有过多的犹豫 , 告诉了胖子一声之后 , 便是直接下了医院 , 然后朝着医院对面的咖啡厅走去。

  给我打电话的家伙,他并没有告诉我一些具体的细节。

  比如他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他具体是在咖啡店的哪一个位置 , 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 , 我都能够感觉到我去了咖啡厅之后不一定遇得到他,因为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想要一直保持神秘的话,那么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就不准备和我见面 , 而且就以我的身手和实力来说 , 如果他不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或者说是他提前布下了埋伏,那么他很有可能就会被我给怎么样,到时候没准儿会在我手上吃一些亏,这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会看出来的事情,起码我觉得不像是他们这样的人会干出来的事情。

  但是我却能够很肯定,他让我去咖啡厅,那么就肯定不会让我白白的去一趟。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够见到他,但是我去这一趟肯定有收获 , 起码可以获得一些消息,或者是他想要给我说的事情。

  “请问是何杰雄先生吗?”

  我在快步赶去咖啡厅的时候,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一个服务员 , 就好像是在专门等我一样。

  在我刚推开门的时候,便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这个服务员应该是不认识我的 , 他之所以会知道我 , 应该是有人提前告诉了他 , 有关于我的一些外貌信息 , 而且是很明确的外贸信息,所以说这个家伙能够在看到我之后 , 一眼就能够认出我。

  当我在听到这个服务员问出如此这般的话语之后,我也是不由得把目光看向了他。

  “对!”

  “那实在是太好了 , 我在这里已经等你很久了,刚刚有一位先生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 还特意嘱咐一定要亲手放在你的手上,千万不能够打开 , 或者是让别人看见 , 只能交给你让你看,那个先生把事情说的很严重,而且在说话的时候很严肃 , 搞得我也很紧张,就一直在这里等你,现在既然你都已经来了,我就可以把心交给你了!”

  服务员在说话的时候是把一个信封交给了我 , 而我在看到这个信封之后也是暗自的有那么几分的奇怪。

  当然奇怪归奇怪 , 我也没有什么太过多的诧异 , 因为我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 我很有可能是见不到这个家伙的。

  这个家伙不想和我见面的话,他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给我留一封信 , 然后让我亲自把信给拆开,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话 , 他也可以直接放在信里面。

  这样一种原始的传递信息的方法 , 看上去好像是有一些太过于浪费时间 , 太过于繁琐麻烦 , 但其实是最为安全的。

  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只要这个家伙,能够稍微注意一下细节 , 能够不让自己太过于暴露 , 那么他来去就不会有人发现他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相貌,这样一来的话他把一封信交给别人让别人帮忙代理交给我,我就不知道他是谁。

  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很稳妥的方式 , 而且信封里面很有可能还有一些东西 , 这个东西是不能够通过网络或者是一些手机消息发送出来的。

  虽然这只不过是我的猜测,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我的猜测基本上是不会出现错误的。

  因为我这个人向来意识很准,我能够猜测到的东西会出错的几率也会很少。

  “那我想请问一下,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给你信封的人,他具体的相貌是怎么样的?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是问出了这个问题,而那个服务员在听到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也是冲我有一些不太清楚的摇了摇头,是有一些尴尬的开口对着我说道:

  “说实话,把信封交给我的那个人的的确确是有几分奇怪,我也没有看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样 , 因为他戴着帽子然后又有口罩和眼镜遮着,所以说看不清他的脸,至于身材的话我只能够知道他身高好像挺高的 , 具体是多高,我也忘记了 , 还有就是体型 , 他穿着很宽松的衣服 , 然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 我只能够说她不是那种特别胖的人,至于具体是很瘦还是一般的体型,我也不太清楚!”

  在听到服务员说出如此这般的话语之后 , 我也是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因为对于我来说这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 这个家伙既然是想要保持神秘,那么它就肯定不可能在这些服务员儿的面前透露出自己的外形。

  因为如果这个家伙一旦有任何的暴露的话 , 那么他很有可能就会出现问题。

  毕竟就以我的能力来说,我想要调查一个人 , 起码在整个兰城市来说 , 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容易的,我想要调查他,那么我就肯定能够想到调查她的方法 , 这一点是毫不夸张,因为我在兰城市算得上是一手遮天。

  “好了,谢谢你,我知道了!”

  我这个时候是对着服务员说了这么一句 , 然后到也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 , 因为这个服务员他就是一个帮忙送信的 , 他不知道这些具体的情况也是再正常不过 , 我也没有必要非要在他那里询问。

  最后我是拿上了信封,然后离开了咖啡馆 , 当然在离开咖啡馆之后,我是再一次的去到了医院 , 当然我去到医院 , 并不是说要去找赵磊 , 还有贾健两个人。

  因为这个时候我还很想要看看这个信封里面究竟到底装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打开信封,而我现在要打开信封就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起码是一个我认为隐蔽的地方。

  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到 , 这个时候应该是有人在跟踪我的 , 或者说我很有可能时刻都在被人监视,这只不过是我自己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而已。

  我不否认我有着很强的能力,但是同样的我也不否认比我强的人不在少数 , 起码在跟踪这一方面 , 比我强的人其实还有很多,他们同样的都很优秀,他们同样的都很强悍,我和他们相比其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最后我是去到了医院二楼的厕所,至于为什么不去一楼的厕所,是因为我感觉一楼好像也不是那么隐蔽,我现在已经被这些跟踪我的人都搞得有一些怕了,我是真的不想被别人跟踪,被别人窥视 , 因为这种让别人感觉到隐私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但是现在没有办法,我已经被人给窥视了 , 那么我能做的就是被动的接受,能够尽可能小心一点 , 就尽可能小心一点。

  而当我在进入到厕所之后 , 也是找了一个独立的单间 , 然后关上了房门 , 在关上门之后,我这才是打开了信封之后就看见信封里面是一封简单的留言 , 同时还有一张银行卡。

  我这个时候是来不及看这封信上面写的是什么,倒是被这张银行卡给吸引了 , 因为这张银行卡是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我非常清楚的知道一张黑色的银行卡它意味着什么。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 这个黑色的银行卡,全名叫做美国通用百夫长黑金卡。

  这个卡定位就是定位给顶级的人群。

  也就是说像这样的卡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拿到的 , 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 , 很多普通的人一辈子碰都碰不到。

  这个信封里面突然存在有这么一张银行卡,也着实是把我给吓了一跳,因为我可不认为突如其来冒出这么一张卡是一件好事情 , 我也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只存在于一些不切实际的故事里面,而真正天上会掉下来的基本上就是横祸。

  这一张银行卡这个时候我拿在手里就感觉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这个时候,我也是忍不住的把目光看向了那张留言纸。

  “我亲爱的何杰雄先生 , 我知道你现在好像是有心要管理一些政府方面的事情 , 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做到哪一步 , 但是兰城市现在政局相对来说会比较混乱一些 , 我觉得你应该要好好的思考一下你做的事情到底值不值得对不对,你是一个聪明的人 , 我觉得你应该要给自己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这张卡上面有一些钱 , 我知道你虽然不缺钱 , 但是我觉得你看到了这个数字之后肯定也还是会很心动的 , 所以说拿上钱 , 然后乖乖的干你该干的事情,你是一个混黑道的,你的身份背景并不干净 , 你就不要来插手政坛方面的事情了 , 你插手的越多,那么你的危险就越大,这是一个来自好心人的提醒 , 你最好能够接受,不然的话你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当我再看到这封信之后 , 我也是忍不住的想要笑出声来。

  因为我的的确确是没有想到给我写这封信的人来找我的人居然会是有关于政坛方面的人。

  我就说过官场比商场还要阴暗,还要勾心斗角,还要狠毒的多,说实话我这个时候就只是做出了一些小举动,有心人就已经发觉到了问题,并且已经开始在解决问题了,这足以说明他们处理能力的手段有多么的老辣,有多么的迅猛。

  而看着这张黑卡,我在心里面也是暗自摇头 , 因为如果来找我的人是有关于政坛的人的话,那么我就能够确定,这些钱也是那些当官的人手里面的钱 , 我应该是触碰到了他们某块利益蛋糕,所以说他们想要拿钱消灾 , 让我拿上钱之后识趣的滚远一点。

  我虽然不知道这张卡里面有多少钱 , 但是我知道这张卡里面的钱绝对是可以供普通的人逍遥快活上几辈子 , 可以让很多人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 , 这也是让我在心里面暗自的有一些恼火。

  我向来不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但是我在看到不平事情的时候 , 我依然会选择站出来,就像现在的这种情况 , 这些官员能够明目张胆的拿出这么多钱来让我不要再管闲事,那么就足以说明他们到底有多少钱!

  以前我一直认为兰城市真正黑暗的,是黑道势力 , 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其实这个城市真正黑暗的 , 并不是黑道儿是白道。

  因为如果是一个合格的一个一心为民的白道的话 , 那么他们是肯定不可能让黑道如此猖獗,让小混混如此的招摇过市,他们就应该很早的便清除掉这些败类残渣 , 还老百姓们一个和谐和平的家园。

  可是这么多年他们却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给落实好,兰城市作为一个国际化的都市,按照道理来说治安条件应该是很好的 , 结果他的自然条件确实差得离谱。

  这足以说明这些白道上的人 , 他们究竟到底是有多么的迂腐 , 有多么的无能。

  估计他们不是没有能力去处理这件事情 , 他们只是把一切的精力和精神放在了搜刮民脂民膏上,他们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 , 所以说他们才会如此这般的有恃无恐。

  他们只管捞钱,只管做证据 , 他们不会去在意老百姓的感受。

  没准黑道越猖獗 , 他们能够收到的好处就会越多 , 他们能够得到的利益就会越多。

  说实话 , 现在我是真的头疼。

  现在我们公司失去了两员大将,很多员工又出现了身体上的问题,公司已经是乱成了一团糟。

  南宫家族又是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 恨不得要把我们快一点的给清除掉 , 而抛开南宫家族不提的话,现在我又招惹上了政坛的这些人,当然我现在可以选择放弃与他们为敌 , 因为这个时候只要我选择接下这张卡 , 只要我愿意接受他们的好处,那么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他们也是不会主动来找我麻烦的,毕竟他们也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所以说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放弃搅动兰城市的政坛,同时也就等于是放弃了暂时要改变娱乐圈的想法。

  因为要改变娱乐圈,最先要改变的就是工商管理局,而这个工商管理局肯定就算是利益蛋糕中的一块。

  我这个时候也是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tmd,老子就不信邪能够压得过正!”

  我这个时候是安置愤怒的咆哮的这么一句。

  因为我这个时候所在的地方是卫生间,所以说我也不敢把话说的太大,是很小声的说出了这番话 , 而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我也是没有再犹豫,直接便是把这张银行卡给扳弯了,然后把芯片给破坏 , 丢进了厕所里面,至于这封信我也同样是撕毁掉。

  然后是直接一冲水把 , 从走之后 , 这才是走出了厕所里面。

  现在我就感觉是以一个人的力量在对方多方面的力量 , 我能够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 但是我也同样的清楚,我不应该退缩 , 因为我既然有能力来管理这些事情,我就要想尽一切的办法来管理 , 如果我有能力都不这样做的话,那以后就真的可能没有人会做这些事情了。

  “嘀嘀嘀”——

  就在我做下决定之后 , 我的手机是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是真的不想接到任何的电话 , 因为我感觉现在我只要接到一个电话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 接到一个电话就是一些让我感觉到头疼的事情。

  但是电话竟然响了,我也不能不看一眼,所以说也是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电话上面的来电显示 , 发现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的居然是刘红春。

  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接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