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乱清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冥冥天意,报应不爽
杆雷起爆的时候,“黎塞留主教号”舰长莫奴里正在主甲板上巡夜,正东方向遥遥传来异响之后,“黎塞留主教号”即受重击,他理所当然的认为,“黎塞留主教号”受到了来自正东方向的敌舰的炮击,于是,未及查看“黎塞留主教号”的伤势,便下令右舷诸炮“开放”反击。

  对于莫奴里的这个决定,时人及后人,皆有以为不可解之处甚多者。

  疑问主要集中在两点上:

  第一,炮声,杆雷爆炸的声音,其实是有差异的,莫奴里也算是宿将了,何以遽然认定该异响为炮声而不计其余?

  第二,异响发生之处,正正是“阿米林号”之所在,而“阿米林号”的泊位,莫奴里是清楚的,何以遽然认定“炮击”来自于敌舰而非“阿米林号”?

  “主流”的解释是这样子的:

  浓雾影响了声音的传递,即便“宿将”,仓促之间,也未必能够细辨该异响和正常的炮声的异同;而莫奴里的决定,还可能受到了下属的误导。

  据“黎塞留主教号”的幸存者反应,莫奴里未必如他自己对纪尧姆说的那样,亲眼看见了“爆响的同时,火光闪烁”异响发生之时,莫奴里应该正在左舷,而非右舷,因此,不应该看到什么“火光闪烁”。

  “黎塞留主教号”受到重击之后,莫奴里方才急奔向右舷,右舷的水兵向他汇报情况,惊慌失措之中,一张口就是,“上校,我们遭到炮击了!”并有“爆响的同时,火光闪烁”等语。

  莫奴里当然晓得“阿米林号”的泊位何在,可是,因为黑暗和浓雾,“黎塞留主教号”对“敌舰”的位置的判断,发生了相当的误差。

  黑暗和浓雾之中,不见敌舰之形,只能依靠倏忽而过的“爆响”和“火光”来定位敌舰,这当然会产生很大的误差;何况,浓雾之中,非但声音,光线的传递,也是变了形的?总之,“黎塞留主教号”认为,“炮击”来自于澳口中偏西的位置而“阿米林号”的泊位在口西。

  如果“黎塞留主教号”的“反击”足够“准确”的话,未必就打得中“阿米林号”,可是,如此含糊的定位,要求炮手“准确”,并不现实,“黎塞留主教号”射出的第一枚炮弹,就飞的过远了些,而东西方向上,“黎塞留主教号”、“阿米林号”几乎处在同一直线上,因此,不出意外的,这枚炮弹,正正击中了“阿米林号”的舷墙。

  “阿米林号”当然立即懵圈了,但舰长布尔热一向持重,并未第一时间下达反击的命令,可是,来自正西方向的攻击,接二连三不过一分钟,“阿米林号”又中一弹!

  这下子,没法子不反击了攻击不可能来自友舰!若是“走火”,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啊!

  于是,布尔热下令反击。

  于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另外,还有人反应,彼时,莫奴里刚刚喝过了酒,而且,喝的不算少。

  不同于中国舰队,法国舰队并没有战时禁酒的规定,莫奴里整夜不眠,又素有嗜酒的名声,以杯中物缓解疲惫和紧张,并不算稀奇,但是,如果饮酒过量,他的观察和判断未必不受到酒精的影响。

  不过,莫奴里到底喝没喝酒,若喝了,喝多还是喝少,已无从证实“黎塞留主教号”沉没之前,莫奴里就已经受了重伤,“黎塞留主教号”沉没后,他再也没能够浮出水面,连尸体都未能找到。

  说一千,道一万,法国海军是次“大规模自相攻击事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两个:

  第一,紧张过度,全舰队从上到下,人人都在想着,那支覆灭了“第一批次”的中国主力舰队,何时突然出现?

  因此,一有风吹草动,第一反应就是,“敌舰来袭!”

  第二,在世界海军史上,马祖一役,是杆雷艇的第一次实战;而“北京—东京”舰队的“第一批次”虽然已经装备了正经的杆雷艇,可是,对于这件最新式的兵器,“第二批次”却没有任何的概念。

  法军……一向有“对敌人不保密对自己人保密”的优良传统滴。

  因此,“第二批次”千防万防,都未做任何“防备小艇袭击”的准备。

  对于“第二批次”来说,就算有什么“小艇袭击”,也只能来自于“火攻船”,而“火攻船”这样东东,第一,不具备任何的攻击的突然性必须远远的就举火;第二,对水流、风向有硬性要求必须据敌舰之上游、上风,而马祖岛“后澳”及其周边海域,不存在使用“火攻船”战术的洋流及风向条件。

  总之,天意如此,只能徒呼荷荷了!

  *

  *

  纪尧姆对艾克托尔说,“中国人很快就会了解到马祖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实上,“马祖这里发生了什么”,中国人的“了解”,较他纪将军,还要更早一些。

  岛上有扮成渔民的情报人员,二十四小时盯着“后澳”里的法国舰队,“大规模自相攻击”的热闹,从头到尾,尽收眼底。

  另外,“特一号艇”、“特二号艇”并未远离马祖岛,撤离的时候,身后炮声不断却没有炮弹追了过来,便晓得有热闹看了,于是,一直躲在澳口附近,除了“后澳”里头的,还看到了另一场热闹听到炮声、匆匆赶回的“蔷薇号”,一头拦腰撞上了先其一步的“冰霜号”,“蔷薇号”舰艏严重破损,“冰霜号”则当场沉没。

  因此,当天晚上,北京的关卓凡,便收到了来自福州马尾的捷报。

  看过电报,关卓凡忍不住仰天大笑我他娘的竟然有介么好的运气?!

  “北京—东京”舰队,这支法兰西帝国的第一大舰队“第一批次”、“第一批次”全算上,经已全部毁掉了!

  这场决定中国国运和我个人命运的战争,胜利,经已是板上钉钉之事了!

  而且,马祖一役,冥冥之中,似有天意,真正叫报应不爽!

  何以如是说?

  原时空的中法战争,有一场战役,其情形颇类于马祖一役,只是规模较小,而胜者败者,正正好倒转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