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明朝败家子 > 第九百四十六章:一夜暴富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是银子不能解决的问题。 X 23 U S.C OM

  因为这片土地上,有的是人,这些朴实的人,都有一双勤劳的手。

  关于这一点,方继藩有准确的认知。

  一旦炼钢之后,便是铺设铁路线,未来的收益便可保证,既然将来有人接盘,还担心个啥投入?

  朱厚照得了方继藩的准话,像是吃了定心丸,心情很是舒畅。

  “听说,交易市场已经疯了?”朱厚照笑嘻嘻的道。

  方继藩气定神闲的说了句:“这群该死的奸商,真是讨厌。”

  …………

  交易市场确实已经疯了。

  现在这交易市场,说是人满为患也不为过,已经成了数不清的商贾们盘踞的地方。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现在做买卖的形态,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以往的那条路,已经走不通了。

  何止是京师的商贾,哪怕是附近州县,甚至是远来的客商,现在几乎都愿意泡在这里。

  这里设立了专门的茶室,大家凑在一起,相互认识,相互交流各种讯息。

  要知道,商贾往往是这个世上,对于讯息最敏感的人,对他们来说,任何一个消息,都可能带来巨大的财富。

  因而,来此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每日都是数千甚至上万的人流。

  展示的货物,随时都可能交易。

  交换的讯息,也随时可能变现。

  甚至是一纸契约,可能在几日之内,已过数人之手。

  在这里开张的西山钱庄,也是最热闹的,无数的银钞,或是随时储蓄,又或者立即兑现,前堂到处都是乌压压的人。

  这是一扇新的大门,原来做买卖可以如此。

  而这几日的话题,永远都少不了生铁。

  生铁的价格,在一日之间,暴涨了一倍之后,此后几日,一直都在上扬。

  人们都疯了。

  每一个商贾,都试图在寻找货源。

  “有生铁吗?”

  “老夫看,只怕还要继续涨下去。”

  “又涨了,涨了,一斤涨了三个铜钱。”

  人们在此,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昨日也许还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商贾,可一夜之间,资产便翻番,直接一夜暴富,成为所有人交口称赞的对象。

  以往的买卖模式,是熟人之间的交易,哪怕是熟人,平时也只是书信往来。

  可在这里,却是每日接受无数的讯息,犹如后世一般,一个没有见识的人,突然精通了网络,于是乎,涌入的知识开始爆炸,经济、军事、娱乐,几乎所有的讯息,短短数月之间,便可让一个此前还不懂任何军事编制,不懂任何经济活动的人,成为优秀的键盘经济学家、军事家、键盘娱乐圈消息灵通人士以及……六学家。

  即使是从偏远的福建布政使司发生的一个消息,都可能被人带到这里来,随即开始广泛的传播。

  而现在……铁……铁呢。

  市场上,生铁不断的走高,原本市面稀缺的生铁,却是不断的涌出来,据闻,有不少商贾,勾结了地方上挖掘铁矿的镇守宦官,也有人据传,不少生铁,是自造作局里流出来的。

  不过,没有人会去问生铁的来源,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铁能换来银子。

  许多人,眼睛都红了,当然……生铁还有其他的渠道,商贾们将目光都放在了遥远的关外。

  其实商贾对于关外是陌生的。

  可他们却知道,在关外,有大量的铁矿,而那些铁矿,却非是官府经营……

  这就足够了。

  整个交易市场的正中心,是一个小圆结构的大厅。

  这里被人称之为交易中心。

  但凡是有人想要收购货物,都愿意让人在此挂上牌子。

  譬如现在,这交易中心里,便琳琅满目的挂满了各种牌子。

  “收上等丝绸,二两四钱一匹,七百匹。”

  “收木材,六百钱一方……”

  当然,更多的牌子,却是挂着:“收生铁,每斤一百五十二钱!”

  才刚刚牌子挂出来,可是很快的,牌子又撤下:“收生铁,每斤一百六十钱。”

  似乎……哪怕是如此,还是无人问津,牌子继续挂出:“收生铁,每斤一百六十五钱!”

  犹如走马灯似的,一个个牌子,疯狂的挂出来,无数的商贾伫立在这之下,看着那一个个翻新的牌子,双目赤红,几乎要疯了。

  若是自己有生铁,只怕用不了几日,便可暴富啊。

  听说现在西山正在炼钢,许多炉子都开始建了,未来的生铁……只会一路上扬。

  ……

  而不少的大东家,此刻……却已经没有兴趣将心思花费在收购生铁的上头了。

  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市面上的生铁,几乎都被搜刮完毕了。

  与其花心思收购,倒不如……

  行动必须要快!

  据说河西走廊,有的是生铁……还听说炼钢不只是生铁,对于煤炭的需求,也是极大的,宣府那里,据说有大量裸露的煤矿,官府并没有将煤炭来当做官营,只怕得立即派人前往宣府一趟,和当地的父母官打好关系,得购置一些煤矿来。

  一辆辆拉货的马车,已经预备好了。

  数不清的民夫已经招募。

  还有沿途所有的关节,也需派人立即前往打通。

  这一路,固然是遥远。

  运输的费用,不低。

  可到现在为止,照这么个趋势下去……可说不准呢。

  不只如此,各地的铁矿,许多的商贾,也都了若指掌。

  要知道,固然是官营的生铁,也是可以买卖的,前提是,必须得增产。

  这些商贾,最擅长的恰恰是钻营。

  哪一处铁矿可以增产,可以拿下货来,那镇守的宦官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是哪里人……

  河西走廊的生铁,据说质量极高,且价格是最便宜的……

  摸清了路数,便有数不清的车马,开始出发了。

  出发时,车里装载着数不清的粮食和生活用品。

  据说在河西,那儿粮价很高,许多的生活的必需品,价格也是关内的一两倍。

  这些东西送去了河西,再装了生铁返回,通过许多人的计算,这是有利可图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四轮马车的出现,让这一切成为了可能。

  以往的马车,装载的货物少,且费时费力。

  可四轮马车不同,平稳,速度也快,同时装载量大。

  当然,最重要的是,关外的鞑靼人被征服之后,大量的马匹也开始涌入了关内,这些价格低廉,吃苦耐劳,且还好养活的蒙古马,实是不可多得的畜力。

  看上去,这沿途似乎是远了一些,可实际上,北地大多都是平原,几乎没有过多地丘陵,只需沿着官道,一路西行,若是快马加鞭一些,其实……来回一趟,也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

  这和南方不同,南方多山多水,甚至可能几里路的距离,中间横着一条河,一座山,这几里路,便需耽误几日的时间了。

  在那官道上,数不清的车马,已是趁着天未亮,纷纷出发,他们怀揣着路引,或是寻到了某些大人物的荐信,一队队的车马,浩浩荡荡,连绵不绝。

  西山车马制造作坊的马车,现在几乎是全力赶工,订单已排到了年后,可人们对于载货马车的需求,却没有停止。

  为了增加运量,匠人挖空心思的对于马车进行改良……

  车马制造的作坊,似乎也预备扩产。

  而对于大宗生铁的收购,王金元是舍得下血本的,价格涨了就涨了,依旧还是有多少要多少,太子殿下那里催促的急,若是耽误了太子殿下的大计,他是真的会宰了自己的。

  不过……

  细细的看着账目……

  王金元也有一点懵。

  不对啊。

  表面上看,好似是大肆收购生铁,使生铁的采购价格暴涨之后,花费了无数的银子。

  可细细算下来,马车的销量却是翻了番,由于对马的大量需求,西山在关外的大量马匹,也开始供不应求。还有未来,河西走廊的各种矿产,似乎……

  更不必说,等将来……旧城……

  想到这里,王金元倒吸了口凉气,咋,横竖西山都没吃亏。

  …………

  这交易市场中的热络,其实也没有引起太多大人物的关注,对于庙堂诸公而言,这些下三滥的交易,不过是尔尔之事罢了。

  却有一人,穿着便装,出现在这贸易市场,他暗访着每一个交易的细节,随即,回到家,便又开始去看了那国富论中的文章,将白日所见,进行对照。

  在那油灯冉冉之下,王不仕的双肩,竟是微微的颤抖。

  是对的!

  这一切……竟都是对的。

  虽然不知生铁最终会变成什么,可结果……一定如自己所料。

  他激动的脸色通红,甚至身躯颤抖……

  国富论……真是一部奇书。

  眯着眼,王不仕似是看着一个地方,事实上却是想事想得出神了。

  此时的他,已经预感到,数不尽的财富,正向自己招手了。

  天变了……

  世道也变了……

  翰林院里那些还抱着经卷的一群蠢货啊。

  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过来。

  傲慢……实是人之大忌也!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