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民国鬼事,雾水情缘 > 344.苏家祸事皆因此
  “最先发现事情不妙的人是我。”云珍说道:“我发现,我们云家虽然表面上平静,实则暗潮汹涌,特别是家里的人丁越来越少,族里的人提议大家生活在一起时,我便知道,洪门的人其实一直都未曾放过我们,更加未曾放弃过鬼衙金库,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接嘴说道:“你离开了云家,让他们永远也别想找到你,这样,他们就凑不齐鬼衙金库的钥匙了!”

  姨婆欣赏地笑道:“没错,这是一个蠢办法,也是一个最有效的办法,任凭他们如何掏空心思谋害云家人,蚕食云家长辈的心智,想集中云家人套取秘密,赶尽杀绝,可是,只要我走了,他们的计划就会永远落空!”

  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为何姨婆会年幼离家,杳无音讯的原因,看来,云家这些年的安稳日子,都是因为姨婆的这一出走,而换来的。

  “而我不仅是离家出走,我更是拜入了失传已久的观花门下,有了观花门的法术和神明傍身,任洪门的人是天王老子,都奈我不何。”云珍姨婆说话字字铿锵,我终于明白了她的苦心,明白了她为整个家族做出的牺牲。

  “可是……他们还是找到了我!”姨婆说起这事,浑身上下的精气神都萎靡不振起来:“他们知道我爱上了沈遇,于是,便设下计谋,让日本人抢走了跟鬼衙金库相关的九星铸客大鼎,让沈遇前去追寻,而他们,就在这个时候,对我采取了攻心伎俩。”

  洪门的人知道,于身是摧毁不了姨婆的,于是就开始筹谋摧毁她的心,姨婆是个聪慧的女子,怎会如此轻易上当?

  “我知那铸客大鼎跟鬼衙金库的钥匙相关,也知沈郎君去追回宝物了,可那群傻子却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他们想看我哭,我就哭给他们看;他们想让我寻死觅活,那我演一出戏陪他们玩玩。”

  姨婆说,当时她设计将洪门的主要人物诱导到了一南蛮之地的乱葬岗,她大开鬼门关,想利用阴间的鬼魂跟这群自以为是的人玩玩,结果……没想到却低估了地府里的鬼魂,放出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知道,我已铸成大错,身为法师,我应该心怀天下,解救苍生于水火,可我却为了泄愤,私开鬼门关,导致周围乡里乡亲被鬼魂所害,一时间冤魂无数,尸横遍野,我当时慌了神,不知该如何办,恐自己会遭受天谴,云家之物会落入他人之手,于是……我便将宝物埋在了乱葬岗,起名花氏,希望有一天,真正有缘的人,能够将她重启于事。”

  而后的事,便成了我的故事,我逃离娟婶家,一路南下,竟鬼使神差的日行千里,误打误撞夜宿土地庙中,被土地婆婆指引,挖开了这个坟冢。

  姨婆意味深长地笑道:“傻丫头,若不是我,你哪里能日行千里?”

  “原来是你!”我惊讶道。

  她点点头:“且说我离开乱葬岗后,果不其然遭受了天谴,为了不连累他人,更不想被人知晓我已经死了,于是我藏在了一个废弃的官家宅院的地窖里,身死之后,经历了地狱十八重劫难,方才能回到尸身边,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窖里,浑浑噩噩地度日。”

  而我的出现,则被姨婆称之为天意:“是天意让你来到了我的面前,也是天意让我看到,这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女孩,她身上流着云家的血,这血液,会指引着她,像一块磁铁,被鬼衙金库的吸铁石给牢牢吸引过去,于是……我便住进了鼻烟壶内,指引着你朝着该走的方向前进。”

  “为什么?”我问:“过去你只想藏起来,只想破坏他们的探秘计划,为何现在你却希望我去搜集鬼衙金库的钥匙,希望我们去探秘?”

  “那是因为,我这么多年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宿命让我们跟鬼衙金库挂上了联系,躲是躲不掉的,躲得过这一世,也躲不过下一世,难道,你希望我们云家的孩子,子子孙孙都跟洪门继续纠缠不休吗?更何况,我们云家……除了你和你弟弟小轩,就只剩下族里的两位吊着气的老人了。”姨婆叹道:“要想结束云家的宿命,想要过上安生日子,我们就不能害怕,不能去逃避鬼衙金库的秘密,更何况,天意也在告诉我,是时候解开这个秘密了!”

  鬼衙金库里究竟有什么,只有当初进去过的云舜才知道了,不过他已经死了多年,早已经作古了。

  “所以,我打算把我找到的这个钥匙,也是最后一块钥匙交到你的手上。”说罢,姨婆坐在沙发上,手指轻轻一勾,那天花板上的暗格里,便飞出了一块青铜片,又是一个图样繁复的形状。

  “姨婆,你可否告知,这青铜片究竟有何作用?”百思不得其解,这要是用作钥匙,也不知道怎么插进钥匙孔里。

  她若有所思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呀,我已经帮了你很多了,从今往后,你得自己去闯了。”

  姨婆走到屋子的正中央,仰头对着神龛,笑得十分幸福,我随着她的目光望去,见到那神龛上供奉着两个牌位,一个是显考沈遇之灵位,另一个是显妣沈氏云珍之灵位。

  两个灵位摆在一块,竟然能让我酸了鼻子。

  姨婆叹道:“我这一生,都是为了云家,为了鬼衙金库而活,到死也不得罢休,终于……今日终于得到了解脱,我终于可以和郎君在一起了……”

  说完后,整个世界变得扭曲起来,不断地在我面前旋转、旋转,旋转到地老天荒……

  待我睁开眼时,是被尹恒叫醒的,天儿都快亮了,路灯已经熄灭,尹恒满脸倦容的出现在我眼前:“小柔,你咋躲在这儿睡觉呢,让我们一顿好找,三子的金荣帮差点就要把这条街给掀了。”

  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要不是手心里握着一块青铜片,我还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原来,苏家遭此横祸,竟然不是爹爹的原因,而是因为娘的缘故,这就是为何爹被人所杀,而娘、小轩和我却安然无恙,原来,他们这么做,只是想逼迫娘交出身上的秘密,可怜我娘并未知晓此事,糊里糊涂的被卷入了这场纷争之中,白白送了性命。

  想到此,我恨啊,恨不得将洪门一网打尽,让他们血流成河,如此,才能祭奠我惨死的父亲母亲!

  “小柔,小柔,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啊!”尹恒在我面前晃了晃,我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了一个硕大的水缸里,从缸中爬起来后,我将青铜片藏好,眼含杀意:“我们走……”

  “去哪儿啊?”他追上来。

  “去找白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