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443 泪流满面
  白雪听了我的问话,沉默了许久。

  很久以后,她才动了动唇,说道:“你不要管我为何而来,你要管好你自己。这里真的很危险,你快点离开这里吧。”

  “不,我现在暂时不能离开。”此时,我痛苦的说道。

  我本来,想抓着她的手,对她说,我要带她一起离开,我要和她以后,永远不分开。

  但是现在,我却不敢!是的,我不敢!我如今,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这7天。

  而就算活过了这7天,那又怎么样。魔鬼游戏,还没有结束,我的命运,依然掌控在那个吃人的魔鬼手里。

  就算我把白雪带回去,我能将她带去哪里?带到那魔鬼游戏之中,陪着我,一起死吗?

  相爱的人,谁愿意看到对方死去…

  我不愿意,哪怕痛苦,我宁愿她独活。

  我的心里很苦涩,我也知道,白雪来这组织中,应该我和一样,都是另有隐情,另有目的。

  而我,也一样。

  她的目的,可能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告诉我。

  而我,也一样。

  我们两个人,默默的对视着。

  就在此刻,我做下了一个决定。

  一个让我,痛不欲生的决定。

  “白雪,我的事情,你不用管吧。我来见你,只是想和你解释3年前的那事,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算了。你便当做,是我做的,我是那个禽兽吧。”我心里痛不欲生,但是口里,却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

  “阎川,尽快离开这里。这里,真的很危险!算我请求你了。”她继续朝我说着。

  “我说了,我不用你管!到了时间,我自己会离开。”我冷漠道。

  “好吧,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倔强呢。”白雪摇头。

  不是我倔强,是我有不得不呆在这里的理由啊…可是那理由,我又不能说。

  痛…真的很痛,明明想要和相爱的人,述说一切,但是,却不敢说。

  “倔强就倔强吧…随便你怎么想。”我说道。

  白雪听了我的话,默然不语。

  就这样,我们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沉默着,沉默着…

  却不能将心中的秘密,与你分享。

  纠结着,纠结着,便在心里,慢慢的留下伤痕。

  那黑暗里,黑暗里,永远移不开的眼眸…

  “对了,阎川,我有…男朋友了!你以后,记得找一个女朋友,结婚,好好生活吧,忘了我。”突然间,你的话语,如一根银线,刺痛了我的心。

  “原来是这样啊…”瞳孔之中,已经沾满了泪湿,心中的痛,仿若被万蛇噬心。

  我扭头,努力不让眼泪,划过脸颊。

  然后,我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也有女朋友,那个和我一起加入传销组织的人,就是我女朋友。”

  “砰砰…”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突然间,这女厕所外面,居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过来。

  为了不让人发现,我们两个人,只能一字不说。

  狭小的隔间,我们两个人挤在一起。

  身体贴着身体,耳边,是她呼出的气息,鼻子里,全是她的香味。

  可是那心,却是痛不欲生…

  屏住了呼吸,却止不住心中的痛。

  这一刻,却是无言。

  等待是煎熬,时间是心痛的药。

  黑暗,吞噬了光明…

  足足好几分钟以后,那个进入厕所的人,居然还没出去。

  而且,在我们隔壁的隔间中,还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一阵男女对话的声音。

  “哎呀,干嘛那么着急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都憋了十几天了,我能不急嘛。唉,这狗屁组织,管的太严了,害老子每次做这事,都得躲到这厕所来。”一个粗犷的男音响起。

  “啊…轻点…”

  “靠,弄死你。”

  “……”

  听到这对话,我大概是明白了,隔壁在干什么。

  原来,是在这里面偷情的。

  隔壁的对话,继续响起。

  女声:“用力。”

  “我来了…”

  二人越来越猛。

  有时候,身体撞击在那隔间的门上,发出一阵抖动。

  我和白雪二人,都紧张了起来。

  黑夜里,白雪的脸上,忍不住升起一抹晕红。

  那像雪一样的肌肤,也红润了起来…

  我们两个人的身体,越靠越进。

  “哎呀,你也太没用了吧,才这么几分钟,就完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音,又响彻而起。

  接着,就是一阵抱怨声,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对此,我也感到好笑,心说那个男的,可真的太不行了。这才3分钟不到,就完事了。

  不过他那么快,也好,至少他们完事以后,就会离开。

  省的让我和白雪继续挤在这隔间里尴尬。

  就这样,没有多久,他们两个人终于穿好了衣服,离开了这里。

  等他们离开以后,我朝白雪看去,我发现,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目光对视着…对视着……

  突然间,白雪出乎我的意料,她轻轻的踮起了脚尖,然后,在我的嘴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随后,立刻打开了厕所隔间的门,离开了…

  我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仿若丧失了灵魂,慢慢的走出了厕所。

  从厕所,到宿舍,短短的距离,我仿佛走了千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床的。

  我只知道,当我爬上床,躺在床上,在那黑夜里,我的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无声的泪,流满了整个脸颊…

  而在另一边。

  一个女子,靠着墙壁,在黑暗中,也在无声的流泪。

  同时,她的口里,还在轻声的呢喃着:“小川,我不是故意要骗你,我也不是故意要让你心痛。我只是…怕连累你…”

  口中呢喃的风,黑夜里发出的香,渲染了那眼眸的泪两行…

  我在那一头,无声无息,泪满脸颊。

  你在那一头,思绪纷飞,泪流满面…

  你站在黑夜里流泪,

  流泪的人在黑夜里想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泪,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