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451 小玲姐的柔情
  说实话,当时那个蹲在地上的人,表情很瘆人。

  眼中,透露着一股怨恨,让我当时心里发毛。

  现在想想她那个时候的表情,以及那诡谲的脸庞,我都觉得,有些恐怖。

  所以,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天,即便有些难为情,我还是将这事朝小玲姐问了出来。

  小玲姐此时,见我一脸肃然认真的模样,便没有再打趣我了。

  而是也认真的回道:“阎川,我真没有!我说的是真话,如果我撒谎,骗了你,那就让我天打雷劈好了。”

  我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小玲姐,别那么认真。我只是再确认一下。因为那个偷窥我们的人,当时,我们看她的脸,真的和你一样。但是,她的眼睛里面,却对我充满了怨恨,透露着诡谲,所以,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问你。”

  “嗯,我理解。不过,那个真不是我。那天你和韩雪在做那事的时候,我一直在山洞的帐篷里面睡觉,我就没有出去过。”小玲姐再次肃然的说道。

  “那她…是谁呢?会不会是…”此时,我想到了一个可能,心里有些发凉。

  “阎川,你不会猜测,那个人…是…是鬼变得吧?”小玲姐颤声说道。

  刚才,我的确是那么猜测的。

  但是,鬼为什么要变成小玲姐的模样,偷窥我和韩雪做那种事情?而且,还用怨恨的眼神,盯着我?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都离开那个荒岛了。就不要在想那件事了吧。”小玲姐此时,突然又朝我吹了一口气,摁着我的手,在她那穿了丝袜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

  而且,还诱惑我说道:“刚才,你不是说,隔着丝袜,不知道里面的手感吗?现在,我就让你不隔着丝袜…”

  说到这里,小玲姐突然间,把一只手,深入到我们紧贴的中央。旋即,撕拉一声,居然把她大腿那里的丝袜,给直接撕裂开了。

  然后,拉着我的手,朝那裂开的地方,伸了进去。

  丝袜撕开一条口子,她就让我一只手,从那丝袜口里面伸进去。

  隔着丝袜抚摸那大长腿,和被丝袜包裹着抚摸…这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

  前者的手感,全在那丝袜上,虽然很滑,但是,不够弹。但后者,不但滑,而且,还充满了弹性,除此之外,还有细腻、等多钟感觉。

  很复杂,根本难以用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说得再多,都不如真的抚摸…那真的会让人上瘾。

  手,越来越上了…都快要,触及到那两腿之顶了…

  手上,突然间,感觉到有一股粘稠,突然降临…

  “现在,你觉得,是我的腿手感更好,还是那大屁股的臀?”小玲姐哈了一口气,朝我问道。

  我他娘的现在,哪里有心思回答你的问题。我现在,全身全意,都在感受那手感了。

  “咯咯~~~不说的话,就当你默认认为我的更好了。”小玲姐咯咯笑着,她一笑,心间上的高耸,顿时间想一片棉花糖一样,弹在我身上。

  我的手,继续往上…

  因为活动的距离太长了一下,让那丝袜,再一次‘撕拉’一声,裂开得更大。

  小玲姐非但没有组织我的活动,反而,配合我,把腿…稍微分开了一些。

  脸上,也渐渐的变得红晕了起来,口里,不停的喘息,舌头,还从嘴里露出,就像是一条跑累了的小狗一样…

  ‘呼呼’的喘息着,热气啊,不断的吹在我的脸上,吹在我的鼻子里,一股子蜜橘味…

  我坏笑道:“小玲姐,你的味道,是蜜橘味,你晚上,是不是吃了蜜橘啊…”

  小玲姐脸红红的,而且,腿上也红红的,露在外面的手臂,也红红的,仿佛,皮肤下的血液,在沸腾,在奔流不息…

  她咬着唇,皱着眉,有些难以忍受的说道:“不…不是的。我没吃蜜橘。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秘密,什么秘密?”我好奇的问道。

  “我…我的那里,也是蜜橘味,流出来的…也是…甜的。”小玲姐说完这话,娇羞无比,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口,不敢看我。

  我则愣了一下,然后,把手轻轻的抽出来,放在鼻尖,闻了一下…

  “还真是蜜橘味呦…”我嘀咕了一声,惹得小玲姐用脚踩了踩我的脚,把我的脚,踩得一阵生痛。

  “你还真…那个…你这个…变…坏人!!”

  刚开始,她估计要骂我变态吧,不过后来,她改口了,变成了坏人。

  而此时,小玲姐也开始变得主动了起来,她直接用嘴巴咬我的唇,咬住那里,呜呜道:“阎川,还有4天,如果完成不了这个任务,那我们,就要死在这传销组织里了。”

  听到这话,我沉默了下来,双手下意识的将小玲姐,抱住了。

  小玲姐贴得我更紧了一些,上身,与我那‘愤怒的大鸟’,贴在一起,若非隔着牛仔裤和丝袜,或许…愤怒的大鸟,已经进入那落花流水、带着橘香的山谷,

  小玲姐继续说着,“不过,我这一次,我比韩雪要幸运。因为,如果我们会死的话,那也是我和你死在一起,那个大屁股,只能独自活着了…”

  我抚摸着她的背,感受到了她的颤抖,我知道,面对死亡,小玲姐也会害怕,也会颤抖。

  我安抚着她,说道:“不会的,小玲姐,我们会度过这一关,会活着回去的!”

  “嗯,像以前,你救韩雪那样,把我救回去,这一次,你当我的英雄。”小玲姐呢喃着,坚强的她,这一刻,真情流露。

  上一次,在荒岛的时候,小玲姐便对我袒露了心思,那一次,她甚至愿意跪在地上,替我吹那一口寂寞,品那一曲玉萧。

  这一次,或许是因为死亡的逼近,或许她觉得,要在四天之内,完成这个任务,太困难,觉得我们都会死,所以,在此刻,她才如此主动…

  她愿意,在这狭小的厕所隔间,独倚幽篁卧听荷,任那玉萧敲玉河。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