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494 一僧一道
  “唉…”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胖道士也同情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很想帮你,不过自从我找了我师傅以后,我就知道,我是有心无力。我帮不了你。对不住了…”

  我摆了摆手,无奈道:“胖爷,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很感谢你。”

  “对了,阎川,我师傅在我们市里,还有一个老朋友。或许,你可以去寻求他的帮助。”胖道士突然说道。

  “你师傅的朋友?”我一愣,心说胖道士就已经这么厉害了,懂得道法,他似乎肯定特别厉害。

  至于他师傅的朋友,肯定也不弱。

  如果能寻找到他师傅朋友来帮忙,那或许真有办法。

  胖道士此刻说道:“我把你的事情,告诉了我师傅,我师傅听了以后,为你卜了一卦。还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说和你有些渊源。”

  “和我有渊源?”说实话,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道士,至于他说的那个‘妙算先生’,我更是第一次听说。

  “对,我师傅是这么说的。他还让我转告你,让你去‘无量寺’走一趟。他那朋友,就在无量寺中。他的佛号,叫做‘修心’!”胖道士说道。

  我点了点头,无量寺我倒是知道,而且还挺熟的。

  小时候,我们家不住在这边,而是住在另外的地方。

  那个时候,老房子还没拆,住的是那种院子,院子里有一棵梧桐树,当年,我和白雪第一次见面,就在那梧桐树下。

  我们家不远处,有一座寺庙,叫做‘无量寺’。

  曾经,我很孤独,经常去那寺庙里,跪在那寺庙中的佛像下。

  我在那佛像下,苦苦哀求,求那古佛让我摆脱人世的孤独…

  我求了三年,终于白雪来到了我的面前,从那以后,我才感受到了人生的诸多温暖,多了一分光明,少了一分抱怨。

  我很感谢那佛,感谢那寺…却没想到,那一座寺庙之中,居然有一个人,是这胖道士师傅的朋友。而他,还要我去找他。

  看来,我和那寺庙很有缘分,或许上一辈子,我是那寺庙中的和尚也说不定。

  “这是我师傅的信物,你把这信物交到那寺里,我师傅那朋友,便会见你。”这个时候,胖道士递给了我一个菩提子。

  我接过了它,对着胖道士感激道:“胖爷,多谢你了。下次有机会,若能见到你师傅,我当当面谢他!”

  …

  十几分钟以后,我和小玲姐、韩雪三人,走出了龙王观。

  出了龙王观以后,我对着她们说道:“接下来,我要去无量寺,是寺庙不许女人进去,等一下,你们直接坐车回家把。”

  二女无奈的点头。

  就这样,我们到了大街上以后,便分开了。

  韩雪二女直接回家了,至于我,则拦了一辆车,朝那无量寺而去。

  大概2个多小时,我才抵达无量寺的门口。

  却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出乎我意料的人。

  我居然看到了李剑。

  “你怎么在这里?”我朝他问道。

  李剑这个时候,正从无量寺里出来,他耸了耸肩,说道:“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我哼了一声,懒得理会他,直接进入了寺庙中。

  至于那李剑,着眯着眼睛,看着我的背影。

  我突然觉得李剑似乎也有些神秘,他自从醒来以后,便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以前,他总是刁难我,但如今,虽然遇到我也很不客气,但和以前根本不一样。

  甚至,他也不在家里住,我除了能在吃人的魔鬼发布游戏任务的时候看到他,其余时候,我都看不到他。

  按理说,他是总裁白颖名正言顺的老公,但他却对总裁白颖的身体没有兴趣。

  白颖也说他很奇怪,居然连碰都没有碰她一下。

  摇了摇头,我暂时没有想那么多,而是进入了无量寺里。

  进入了无量寺,看到了一个小和尚,我朝他问道:“你们寺里,有一个佛号叫做‘修心’的大师吗?”

  那小和尚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是谁?找我‘修心’师傅干什么?我师傅修佛,从不见外人!”

  我赶紧把胖道士给我的菩提子递给他,然后说道:“烦劳你把这菩提字给你师傅,就说他有一名好友,拜托他一件事。”

  那小和尚虽然好奇,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他拿着我递给他的普弟子,进入后院,寻他师傅去了。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那名小师傅回来了。

  他朝我古怪的说道:“奇怪了,真是奇怪了。我师傅以前从不见人,但今天看到你给他的菩提子,却很欣喜,说要见你。”

  小和尚的确很奇怪,他师傅‘修心’一心问佛,从不理凡俗之事,平日一直无欲无求、无喜无悲,一年四季,见那花开是一个平静表情,见那雪花纷飞,还是那一个平静的表情。仿佛这天下事,这时间流转,这岁月如梭,都不足以让他有一丝欣喜,一丝悲伤…

  可今天,当这小和尚把那菩提子递给他看的时候。

  他居然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请那人进来。”

  我跟着那小和尚,进入了寺庙的后院。

  后院中,种了一片竹林,在那竹林后方,有一个木屋,木屋内,供奉着一盏青灯,一樽古佛。

  院子外面,竹叶落了一地,扑在那石头小路之上。

  阳光从天际之外,照耀在那竹子之上,透过竹叶,在木屋的门前,映衬出斑驳的竹影。

  斜阳独倚西楼,一盏青灯,一樽古佛…

  明月悬挂窗前,一纸婆娑,一度春秋…

  那年菩提树下,一僧一道,一曲红尘…

  菩提问道,古佛舍利,谁能弃那名利?

  一声深深的叹息,从那竹林下的木屋中传出。

  “我原以为是‘妙算道友’前来,空欢喜,空欢喜…”一个沉重而又沙哑的声音,响彻而起。

  我朝那木屋中看去,看到那蒲团之上,青灯之下,古佛之间,有一个穿着布衣的男子。

  他眼眸如这尘世中的虚无,那眼神,像那婆娑中的灰尘,仿佛这婆娑世界,在他眼里,也不过那一缕阳光之下的一抹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