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518 两个人格的争斗
  李湘君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之后,跪倒在地。

  他抱着头,眼睛里面一片血红。

  “啊…”

  “香兰,爸爸在家等你,你快回家,快回家啊…”此时,李湘君的脸上,是慈爱。

  “不,不,香兰已经死了,她死了,是那些可恶的魔鬼杀死她的。我要把那些人,全部杀掉!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好人,全是坏人,全是魔鬼…”下一秒,李湘君的脸上,变得狰狞起来。

  可瞬间,他的脸色又变了,变得慈爱起来,“香兰,香兰,你真乖,又拿了奖状回家…爸爸真是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才有你这么一个又乖又聪明的女儿。”

  然而,那慈爱的表情,只存在他脸上几秒钟,片刻之后,便又重新变换,变得无比狰狞恐怖:“香兰,你在地狱会孤单吗?爸爸多杀几个人,来陪你!!”

  “啊…头好痛。”

  “小丑…小丑,你这个魔鬼,不…”

  “不要,我不要成为魔鬼。”

  “香兰,我要香兰活过来。”

  “我要看到香兰…”

  “好,只要能看到香兰,成为魔鬼又如何…”

  “……”

  这一刻的李湘君,似乎疯了。

  他的两个人格,都在胡言乱言。说着一些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他一直在述说着,述说着那些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香兰,这是布偶,是你最喜欢的布偶,爸爸一直留着。”李湘君抱着一只布偶,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一旁的红菱,看到他,突然觉得有些害怕。

  “明明面前这个人,我一只手都打赢他,为什么,我却会对他产生恐惧呢?”红菱嘀咕了一句,“人类,真是可怕。”

  而此时,李湘君一直看着祭坛之中的那具尸骨。

  “香兰,爸爸等了你十几年了,你都不回家。爸爸不等了,爸爸去陪你,咱们去地狱好不好。去地狱,你还做我女儿好不好?地狱里,应该没有那些魔鬼吧?”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李湘君说那句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慈爱的表情。那应该是他原本的人格。

  那是一个饱经沧桑,对女儿充满了父爱的父亲!

  “不,你不能死。你忘了害死了你女儿的那些魔鬼了吗?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他们还有人活着,杀了他,杀了他…这个世上的人,都是坏人,都是坏人。”李湘君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狰狞恐怖,像是‘魔鬼’一般。

  不,比魔鬼还要可怕。那是一个内心绝对黑暗的人,内心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光明,他认为,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都是坏人,都是魔鬼。

  那个内心,满目疮痍,彻底黑暗,彻底扭曲…

  “不,我不想做魔鬼,我不想杀人了,我不想杀人了。我不想一直活在黑暗里,我不想做魔鬼啊。我只要香兰,我只想去陪她。”李湘君又变成了另外一具人格。

  这个人格,抱着怀里的木偶,看向了一旁角落里,一把生锈了的剪刀。

  他想死,他想死后,去地狱里陪他女儿…

  “不,不能死,你不能死。我们的仇还没报,我们的仇还没报!!”另外一个人格,继续扭曲的嘶吼。

  可是此刻,似乎是‘父亲’的人格,占据了他这具身体。

  他慢慢的在黑暗里行走,走到了那更加黑暗的墙角。

  墙角里阴森幽冷,旁边有一张堆满灰尘的破旧桌子,上面,放在一把生锈的剪刀,那剪刀上面,还沾染着干涸许久的血液。

  那些血液,凝固了岁月,凝固了过往的罪孽。

  里面,似乎有12个亡魂,在哭泣,在忏悔。

  血,是谁的血?

  罪孽,又是谁的罪孽?

  李湘君此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

  看着怀抱里的那只木偶,充满了慈爱。

  他最后深情的看了一眼背后祭坛中的那具尸骨,缓缓开口:“香兰,爸爸不好,早该让你入土。”

  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

  李湘君说完最后一句话,终于走到了墙角,把那一把生锈了的剪刀,拿了起来。

  然后,在手腕之上,剪开了自己的动脉。

  鲜血在缓缓的流,似乎,在洗刷着剪刀上的罪孽。

  他瘫软在墙角,任凭手腕上的鲜血流淌,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木偶。思绪纷飞,他想到了那一个个等待着女儿的傍晚。

  想着女儿,背着书包,穿着一双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踏着小白鞋,每次回家时候的微笑。

  “香兰,我来地狱陪你了…”

  一旁的红菱,看着眼前这一幕,皱了皱鼻子。

  她有些看不懂,刚才还要杀人的人,怎么突然间,就好像疯了一样,自己和自己说话呢?

  现在,更是直接自杀了?

  “人类,真是奇怪。他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当他的眼神,看向我的时候,我却会感到恐惧!他明明想杀人,现在,却又自杀?我真想不通,感觉人类好复杂啊…”

  红菱嘀咕了一句,然后吐了吐舌头。

  之后,她走到我面前,用手指头弹了弹我的额头:“阎川哥哥,今天我又救了你一命噢。”

  说完这话,她的身影再次慢慢的化作了一道红色的雾气,飘入了我脖颈上挂着的海螺里。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从黑暗里苏醒过来。

  旋即,我便看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面上。

  一旁的暴力女,也躺在地上,绑在我们身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

  而连接我们血管的小导管,也被拿掉了,伤口那里,鲜血已经凝固。

  “暴力女…”我朝她呼喊了一声,并没有回应。

  我赶紧爬起来,摸了摸她那傲人的左胸。

  “呼~~~”我松了一口气,“还有心跳,只是昏迷了。”

  狠狠的在她胸口上占了一下便宜,发现这暴力女真有料。

  随后,我看向了一旁的祭坛,以及那墙角。

  我发现,墙角里,李湘君手上的动脉割破,鲜血不断的从里面流淌,他静静瘫软在墙角的血泊中,脸色苍白如雪,眼睛半眯着,似乎,快要彻底死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李湘君,不是要放了我和暴力女的鲜血,来‘复活’她女儿的亡魂吗?现在,怎么把自己的血给放了?”

  我心里古怪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