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629 谋杀亲夫
  眼镜王蛇首带着这群人,朝我拥了上来。

  “快下车,你这个混蛋。”此时,我看到眼镜王蛇首的手里,拿着一把枪。

  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我。

  心里有些忐忑,脸色变得蜡白,旋即,只能乖乖的从车里走了下来。

  “双手抱头,快点。”眼镜王蛇首那如林志玲一般嗲嗲的声音,在此刻阴冷无比。

  我无奈,只能按照她的要求,把双手抱在头上。

  同时,心里思考着逃跑的办法,可是在她手枪的威胁之下、在二十多个人的围捕之下,我又有什么把那份呢?

  如果我此刻,有道气的话,那我根本不怕她们。

  即便那眼镜王蛇首有手枪,我也可以使用道气,使用曾经青叶飘雪教我的‘御风术’,瞬间逃离。

  可惜,我的道气不能使用,那御风术也使不出来。

  “嘟嘟嘟…”此时,眼镜王蛇首拨通了徐胭脂的电话。

  电话响了3声,便被接通。

  刚刚接通,眼镜王蛇首便直接说道:“社长,那混蛋想要易容成你逃跑,被我们给识破抓到了,您赶紧来山庄大门这里。”

  “抓到了?太好了,我马上过来。”徐胭脂咬牙切齿的说道。

  电话挂点,大概10分钟以后,徐胭脂带着一群人而来。

  在她的身边,哑巴阿姨也在,那个哑巴阿姨看到了我,无比激动的指着我,口里‘啊啊啊’大叫着。

  我根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不过看她的表情,似乎很愤怒的样子。

  此时,徐胭脂走到了我的面前,冷冷的看着我:“你这个混蛋,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戏弄我。”

  我现在,反正都被她们给抓到了,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直接摊了摊手,做了一个双手抓球的动作。

  看到这个我这个动作,徐胭脂的脸色大变。

  从刚才的愤怒,变得更加愤怒。

  “你…”很显然,她明白了我那个动作的含义。

  想到了白天上午洗澡的时候,被我抚摸了全身,被我摸胸的事情。

  她忍着怒气,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谁?易容潜入了我们黑蛇团,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金钱社的人?”

  我摇了摇头,“我并不是金钱社的人,至于我是谁,我说了你也不认识,就一个普通的小人物而已。”

  “别废话,把面具给我摘了!”徐胭脂看到我现在的模样,心里就来气,毕竟我现在易容的样子是她。

  “你以为我打扮成这鬼样子很舒服啊…”我嘟囔了一句,旋即,把脸上的鬼皮面具给撕扯了下来。

  同时,把手伸入了怀里,将胸口的罩子,也从里面扯了出来。

  除此之外,胸口那两个苹果,也被我拿了出来。

  当徐胭脂看到我从怀里扯出的那罩子,顿时间,脸上的寒意更浓。

  “你…”她的脸色,简直比鬼脸还要难看,心里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程度。

  很显然,她认出来了,这个罩子,是她的…

  不过,这里人这么多,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嗖”的一声,突然,徐胭脂出手了,朝我而来…

  我吓了一大跳,心说完了完了,她估计要出手把我杀了、或者,要用她的蝴蝶刀,像砍那个林轩一样,把我的手臂给砍断。

  我把眼睛闭上了,等待着死亡或者断臂。

  “啪”的一声,一只手抓在了我的背上,可是,并没有感受到痛苦。

  睁开眼睛,发现她并没有用蝴蝶刀杀我,或者砍断我的手臂。

  而是一只手,提着我的后背,把我揪了起来。

  “你干什么?”我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的问道。

  “放心,我现在还不会杀你。我要好好的审问你。”徐胭脂这会儿,把愤怒藏在了心里,冰冷的开口。

  因为这里人太多,她怕我把之前给她洗澡、摸了她胸,看光她全身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她打算单独的审问我。

  她抓着我的后背,拎着我朝前走去。

  我挣扎着,可是她力气大的惊人,我根本挣脱不了。

  就这样,我被拎着回到了她的住处。

  “砰”的一声,刚刚进入房子里,她便把我扔在了这大厅里。

  接着,冷冷的开口:“说,你到底是谁?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还易容成哑巴阿姨…昨晚还有今天,还…还我的身体给看光了,还…”

  她本来想说,还摸了她的胸,可是这话,她说不出口。

  我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也不能怪我吧?谁叫你这么一个大的一个人了,还要别人帮你洗澡?我当时心里也是拒绝的!”

  “你……”徐胭脂那个气呀,揪着我,恨恨的说道:“你这混蛋,你不怕,我杀了你?”

  我当然怕她杀了我,可是这会儿,反正明知要死,所以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干脆和她顶起了嘴。

  “不怕。你杀吧,你杀了我,你就是谋杀亲夫、大逆不道,你这种做法,在古代,要像那些不守妇道的女人一样浸猪笼!”我摊了摊手,说道。

  “谋杀你妈!”徐胭脂被我气的都快成精神病了,居然爆出了这样一句粗口。

  “别不承认。我可是知道,你徐胭脂以前发过誓,如果哪个男人摘掉了你的面具,看到了你的容颜,你就嫁给那个男人。你忘了,昨天晚上,在浴室里,我帮你搓背、擦洗身体的时候,可是看到了你的容貌。哎呀,我媳妇长得可真漂亮啊。”我要是不要起脸来,那真的是无敌了。说出来的话,可以把任何一个人都给气死。

  徐胭脂虽然武道厉害,可惜,斗嘴可不是我的对手。

  这会儿,听了我的话,真的是越发的气愤。

  那原本如雪一般的白皙的脸庞,被我气得血气上涌,脸色通红。

  “你…你这混蛋!我杀了你…”此时,她手握蝴蝶刀,朝我而来。

  我口里大喊着,“谋杀亲夫,谋杀亲夫。你要浸猪笼…”

  “什么狗屁黑亦有道,连亲夫都谋杀,你这样大逆不道,你对的起你尊敬的九爷吗?”

  我大喊着,于此同时,那徐胭脂的蝴蝶刀,已经抵在了我的脖子上…